中国茉莉花革命: 官方秒删民间疯传,《发哨子的人》引爆疫情舆论攻防?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13

官方秒删民间疯传,《发哨子的人》引爆疫情舆论攻防?

这个星期中国互联网上传阅着一篇文章《发哨子的人》,报道了武汉中心医院医生艾芬从吹哨到被噤声,以及看到同事感染去世、感叹武汉民众悲惨命运的心路历程。


继“吹哨人”李文亮去世后,文章再次点燃中国公众对揭露疫情医师的同情以及当局掩盖真相的怒火。
于是在当局秒删文章后,网民以各种方式不停转发,甲骨文、摩斯密码文、火星文、天书版纷纷出笼,让当局删不完,除不尽。
评论称,这是中国互联网上“罕见的一次信息保卫战”,“民意坚韧的反弹,如水流汇聚一起”。网友接力反审查为何引发关注?疫情之下,中共继外宣后,内宣是不是也在失守?
嘉宾: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香港执业律师、独立时评人桑普
网上出现“发哨人”被删文章的帖子,《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说:“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表达不满情绪的一种‘网上行为艺术’。这样的不满情绪由来已久,它们总要通过一些契机和方式释放出来。”
香港执业律师、独立时评人桑普认为这种说法很可笑。中国成为世界的救星、大救星、吹哨人,根本是荒谬绝伦,看感染跟死亡的数字就很清楚,根本不值一博。但重要是他指网上的行为艺术,这句话桑普有同意的部分,也有不同意的部分。
同意的部分是,今天的中国人还没有像香港人一样这么勇敢地站出来,去抗争,去示威游行。为什么,因为大家都怕严控。大家都知道这个地方非常严格。大家戴上口罩,表达出他的声音,方方日记,艾文芬女士的文章,还有很多的人的一些说法,都在网上弥漫。但是这仅限于言论,不能称之为行为艺术。但是从言论到行动,这跨度是需要勇气的。
其实胡锡进这种说法是呼应了习近平310号到武汉视察说的一句话。他说‘要理解、宽容、包容一些人的一些基本想法,要做心理疏导’。桑普认为胡锡进是给大家出出气,这个说法基本上呼应习近平的说法的。
中国共产党对整个人民的监控是很厉害的
桑普还说,中国共产党对人民的监控是很厉害的,并非像有些人说的节节败退,全盘惨败。事实上管控的力度是在加强,现在达到了一个临界点要爆发了。人民的愤怒跟大家的情绪现在上涨了,会不会持续坚持下去,是决定中国人民能否脱免于言论自由控制的一个关键。桑普认为现在还看不出来一个很决绝的转变。
“六四”以后无忠臣
桑普说“六四”以后无忠臣。“六四”到现在20几年,不同的派系之间互相都有斗争,互相争权夺利,这个是事实。但寄希望于中共内部的改革没有任何意义可言。因为大家讲道理不是讲给共产党任何一个人听的。如果他们真的爱听道理,早就退党了。
如果说他们愿意当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普通的世界公民,他们听道理,我们愿意讲。但我们所讲的不是为任何一个中国共产党里面的人来吹哨的。其实毛邓江胡习都有改照片的事情发生,他们都在该。桑普甚至表示照片上的习近平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个习近平,都要打一个问号。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认为,中共对于言论的打压已不仅是维稳的惯性,而是维稳“加速度”。
他说:“如果说疫情的早期是维稳的惯性造成了对于‘吹哨人’李文亮等八位医生的训诫,或者对言论的打压,造成了疫情的蔓延,大家说这是维稳的“惯性”。但是今天对于言论的打压以及删吹哨人的故事,这样的行为已经不仅是一种维稳的惯性了,我把它称为是维稳‘加速度’。这种维稳加速度自然引起更大的、更普遍的愤怒。而且激发了民众反制这种信息控制的智慧。”
此外杨建利表示,如果越来越多的人将会认清共产党的本质的话,这些人不仅存在于党外,也存在于党内。
他还认为,党内的声音“慢慢要出来了”。
他说:“我们最近和党内的知识分子还有一些党内各方各面的人都有很多的交流和接触。他们非常清楚,党内已经形成共识。这个共识是反对定于一尊,第二(是)要求法治,因为没有法治使每个人都感到威胁。民间有个共识,这个已经非常清楚了,要求言论自由、反对维稳。
实际上这两个共识是可以有共同点结合在一起的。这就是我所看到的、我认为中国在这次疫情以后一定会有一定的变化的非常重要的原因。”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