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封城”期间太闷 武汉市民因外出被打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06

“封城”期间太闷 武汉市民因外出被打死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主席陈忠和的弟弟陈和建最近因在武汉“封城”期间外出,回家时被多名管制人员殴打,最后颅内出血死亡。本台记者韩洁与目前人在荷兰的陈忠和了解了相关情况。

被打死的陈和建


韩洁:陈忠和先生您好。首先可以请您介绍一下事件经过好吗?

陈忠和:武汉“封城”封了一个多月,我弟弟可能被关得难受,就约了朋友晚上去喝酒,十二点去,凌晨两点回来。进门翻墙的时候被守门的人抓到。规定是不能进出,我弟弟出去就违反他们的规定,所以被惩罚,就把他打了一顿。

韩洁:家属们有没有去报案?

陈忠和:没有报案,也没有追究。

韩洁:知不知道是谁打的?

陈忠和:不知道,肯定是他们小区的保安,打太重,不然怎么会死人?

韩洁:陈和建先生被殴打后是清醒的?之后是怎么样被送进医院的呢?

陈忠和:他回家之后有跟我母亲说,被(四、五个人)抓去打了一顿,之后他就去睡觉了。隔天早上我母亲去叫他起来吃饭,去他房间就看到他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然后就去街坊隔离去叫人。下午两点左右到医院,拍脑部CT,发现大面积出血,同时也给他做了胸片,说怀疑他感染了武汉肺炎。

韩洁:医院当时有没有为陈和建先生提供治疗?之后是怎么样发现陈和建先生过世的?

陈忠和:因为医生说就算抢救过来可能也是植物人,费用也很高,大概十几万元,他女儿就做主说不同意开颅,让他在重症病房里看护。后来他女儿回到家几分钟就接到医院电话说,不行了,已经过世了。医院开了死亡证明说疑似是因武汉肺炎死的,说尸体不能留,要马上火葬。

韩洁:刚才您提到医院怀疑陈和建先生感染了新冠病毒?他去世前有没有出现例如发烧、咳嗽等症状呢?

陈忠和:没有,我弟弟很健康。我把他的胸片给我们这边的医生看了,说看不出肺有阴影,是健康的肺。当时送医院的时候是居委会的人跟着救护车一起去的,我们家里人没有去。我估计居委会知道是他们打死的人,为了推卸责任,就跟医生串通好,不说我弟弟是被打死的、是颅内出血死的,而是要说肺炎死的。

韩洁:家属有没有为陈和建先生讨说法呢?您把事件公布出来后,他们的反应是怎么样的呢?

陈忠和:我前天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一上来就指责我曝光了这事,意思就是警察会找他们麻烦,他们害怕。我就说这有什么,又不是我们打死人,是别人打死人,我们还不能发声吗?我想是不是公安局威胁他们了,不然不会吓成那个样子,他们跟我视频通话的时候,吓得脸都变形了。

韩洁:好的,谢谢陈忠和先生。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