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世界正在经历「第三次大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30

世界正在经历「第三次大战」

武汉肺炎从全球情况来看,假设中国公布的数字是真实的,那么中国在确诊病例和死亡数字方面都已退居第三位。上周五,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表示:中国愿意给美国提供援助。其后,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说:「他们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委婉点说,那是一个不同形式的政府。」


前两天,北京学术网站「钝角网」刊登一篇中国《财经》杂志主笔马国川访问旅法学者张伦的长文。在北京网刊出,当然避开一些官方敏感词语。但文章刊出一天就被删除。接着,在注明「删节部分内容」后再刊出,一天后也遭删除。我留下来读后,虽觉得有些地方避重就轻,但视野广阔和深入,值得详细介绍。

张伦在中国出生,北大社会学硕士,89年六四后经香港流亡法国,靠自己挣钱、苦读,在巴黎取得博士学位。现于赛尔吉-蓬多瓦兹大学(Universit de Cergy-Pontoise)任教。在法国没有参与海外民运,亦少与当年运动伙伴联系,有时在法国媒体投书或出版书籍分析中国时势。

张伦目前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对于欧洲与美国的武汉肺炎疫情都有了解。在访问末段,他说:「我们正在经历『第三次世界大战』。当然,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与人之间的战争,但是牵扯这么多国家,造成这么大损失,从波及人群、遭受损失、国家动员、社会心理等方面看,这完全是一种战争的状态。而且各国动用的处置办法基本都是和战争性质有关的,因此以战争做类比并不为过。这是一场非传统性的世界大战,跟恐怖袭击一样,是对国家、个人安全的新型的重大威胁。」「从人和病毒的大战,连带造成的各种政治、经济、社会和意识上的后果,进而引发人和人的战争,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由于全球经济的衰退造成经济资源萎缩,会引发各地社会冲突,甚至包括没受过疫情影响的地区,可能也会因次生的经济问题带来局部冲突。就像二次大战一样,有些国家没有参战,但事实上大战对其的影响深远,也都没逃得掉。总之,它会引发世界格局的重大变革,旧时代已经崩塌了,从此人类历史会分为『2020年之前』和『2020年之后』」。

大约十天前,畅销书《世界是平的:一部21世纪简史》作者Thomas L. Friedman在《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文章,将B.C(公元前)和A.D(公元后)重新定义为B.C.Before CoronaA.C.After Corona,即「冠状病毒前的世界」和「冠状病毒后的世界」,与张伦可以说所见略同。

称作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引发人间实战,以及历史里程碑意义竟可与公元纪年类比,意味疫情将引发世界格局的重大变革。人类社会将往何处去?生于这时代的人不能不关注。

张伦在访谈中,回答了一连串问题:西方国家是否疫情失控?经济会否崩坏?民主制度是否缺乏效率?中国是否有制度优势?不同国家制度的基本哲学是甚么?这次大疫会不会增加世界对中国的不信任?全球化会不会因这次疫情而终结?他评述各国应对这次公共卫生危机的措施与效果,涉及国家制度、文化传统、人口结构、医疗资源等各方面。明天继续介绍。


来源: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