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疫情蔓延全球,世界应该“感谢中国”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06

疫情蔓延全球,世界应该“感谢中国”吗?

随着新冠病毒对全球的威胁不断升高,中共不但试图否认病毒起源于中国,更强力塑造自己是抗击病毒的领导者。

星期三中共官媒新华社称,“中国做出巨大牺牲、付出巨大经济成本、切断病毒传播途径”“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
有评论称,要世界感谢中国?是中国欠世界一个道歉吧?也有评论说,“祸起萧墙,萧墙却要当世界脊梁”。
一场疫情,让世界看到了中国什么?是所谓的“牺牲武汉拯救了世界”?还是专制禁言导致全球灾难?世界应该“感谢中国”吗?中共这波宣传攻势,能扭转还是进一步加剧公众对其失误的怒火?
嘉宾:香港资深媒体人纪硕鸣;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中共伟光正的逻辑就是,中国人从一出生就应该感谢这个党妈,我们整个国家也应该感谢这个党妈,现在是全世界都要感谢这个党妈。
为什么要有这样的一个逻辑,是因为在共产党的逻辑里,你的成就都是我的,但是它绝对不会把你的苦难看成是它的。如果它饿死几千万人,它也会告诉你那边还有四、五亿人还没有饿死,是我养活了他们的。
即使现在世界已经有超过10万人受到武汉病毒或者叫它中国病毒的感染,并且已经有三千多人死亡,但它还是觉得全世界欠它的,因为它做的非常好。做的非常好其中一个最底线的逻辑就是,你应该感谢我的不杀之恩。
孟子讲,无四端心,非人也,中国政府其实是非人的政府
夏明教授说,记得余英时先生讲过一句话,对中共你不能觉得它有什么最坏,没有它做不到的,只有你想象不到的。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孟子讲四端心,如果一个政府面对这么大的灾难,而且全世界70多个国家现在还陷于困顿,现在还在应对这个灾难,死亡人数也在逐渐增加。而且这70多个国家都是跟中国有最紧密关系的国家,这个时候中国政府还厚着脸皮要全世界感恩的话,夏明教授认为这是没有恻隐之心,没有辞让之心,没有羞耻之心,没有是非之心。孟子讲,无四端心,非人也,中国政府其实是非人的政府。
中共把病毒做为武器,一方面打国外,树立它的自信跟合法性,另外一方面也加强对国内百姓的管控
夏明教授表示,中共在武汉病毒这个事情上其实犯下了滔天罪行,中共是想把这个病毒武器化。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个病毒可能跟中共的生化武器是有关系的。现在70多个国家已经受到重创,相信未来联合国安理会一定会召开会议,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
既然中国说这个病毒来自国外,甚至指向美国,那相信国际调查就必不可少,要把这件事情澄清。中国政府面临前所未有的意识形态挑战。而且它的宣传在国内已经处于大面积塌方,老百姓相信它的越来越少了。
在这种情况下,重整它的实力,把病毒做为它的武器,一方面打国外,树立它的自信跟合法性,另外一方面也加强对国内百姓的管控。
纪硕鸣认为,真正做出巨大牺牲的是中国民众。他说:“它说中国做出了巨大牺牲,实际上真正做出牺牲的是中国老百姓,那么多人染病,那么多人死亡,那么多人因为防控、止病的极端措施遭受磨难。以至于疾病带来的次生灾难还没完没了。老百姓该向谁去讨道歉?该向谁去要感谢?而仅仅获得道歉和感谢就够了吗?这是人命啊。”
此外纪硕鸣表示,他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后抗疫期”,可能将面临社会矛盾失控的问题。
他说:“因为前期它精力主要在于防疫情扩散,但是当疫情(被)控制以后,人们开始走出围城,互相交流才会了解痛失了什么。这个时候社会矛盾会转移到抱怨、愤怒、追责,一齐涌来。”
纪硕鸣表示,宣传部门可能想要尽快塑造一个新形象以便能够冲淡可能突如其来的不满情绪。
他认为,塑造励志故事、把矛头指向西方、将追责的责任转移方向都是“传统宣传惯用的方式”,但他强调,中国民众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
他说:“目前中国的老百姓已经有太多的经历,有属于自己的判断,刻意制造悲情、仅仅为政府服务的民族情绪、牺牲百姓利益的‘社会稳定’都是政治功利主义。舆论本来由党来控制,但是民心已经很明显地属于绝大多数老百姓自己所有。所以我要说的是,要引导舆情,实事求是最好。”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