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别忘了 北京早就出现过正国级零号病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17

别忘了 北京早就出现过正国级零号病人

病毒起源于哪里?两个月来,当局一边在微信上强力封杀理性和寻求真相的声音,一边支持病毒是美国投放的说法,让这种论调泛滥微信朋友圈。终于在313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把美国投毒直接抛向了世界,显示了站在这种论调之后的,正是北京官方。

武汉肺炎(又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COVID-19)不止让中国人,也让世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这种耸人听闻的指控让世界惊掉了下巴。但对于早就了解党性是什么的中国人来说,却是意料之中的事。

70年来,掌握了全部国家宣传和暴力机器的党中央,总是把好人说成是坏人,把善良者说成是邪恶者,把无辜者说成是有罪者,而且用编造的所谓证据和排山倒海的音量,一次次欺骗着广大耳朵和嘴巴都被捂住的中国人。

明明是传播了真相,提醒外界小心的李文亮医生,却成了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而被训诫的人。这种善恶颠倒、黑白颠倒,直接让控制瘟疫的良机失去,让众多的中国人、各国人付出了生命代价,包括李文亮医生本人也因此死去。而瘟疫对世界各国人们造成的经济损失更是无可估量。

17间,这块曾经孕育了5000年璀璨华夏文明的神州大地,却已经向世界输出了两场大瘟疫,从萨斯到武汉肺炎,这一次比上一次更严重的多,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下一次是不是会发生更可怕的?

在北京雇佣的网评员们还在拼命散播恶美帝投毒,从而为造成瘟疫失控的真正责任者洗地的时候,别忘了,北京官方承认过的零号病人50年前就已经出现。


刘少奇含冤去世后,“专案组”竟然将刘少奇以“烈性传染病人”的名义在开封火化场秘密火化。而且火化申请单上的名字填写的是刘卫黄。

19691113日,为了保密,当局特意选在晚间,在开封火葬场火化了一位神秘人物,当时官方称被火化的遗体是一名烈性传染病患者。火葬场由军人予以警戒和封锁,只留下了两名火化工人。火化手续由北京赶来的专案组人员办理,登记申请人时冒用了刘原的名字,死者名字一栏填写了卫黄的名字。

这位烈性传染病患者就是曾经的国家主席,卫黄是刘少奇少年时曾经用过却不为外界所知的名字。刘少奇和恶美帝同享党抛去的大帽子,这位叛徒、内奸、工烈性传染病患者的死去是100%实的红朝历史。

不管你是谁,党说你有病,你就是有病,哪怕是国家主席。

此次武汉肺炎爆发后,网上有人精彩而又悲哀的概括了造成70年各种国难(包括此次瘟疫失控)的病毒流传过程:

病毒起源德国,中间宿主俄国,经北大图书馆泄露,爆发于上海。此病毒在井冈山,延安多变异,最终肆虐于神州大地,七十年无特效药根治,邓小平采用开放疗法,虽然疫情暂缓,但毛病未改,积恶成习。病毒基因序列经过人工重组,再次引发更大面积疫情,终成国难!

现在看来,在上述病毒流传过程中,无论是早期还是现在,一直在致使大批人群非正常死亡。而作为官方正式承认的因这种烈性传染病而死去的零号病人,应该是正国级的刘少奇无疑的了。

叹!70年不间断的荒谬与悲剧!


来源: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