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错误,祸延全球(中)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30

中共错误,祸延全球(中)

乙)中共以维稳手段扼杀吹哨者

在疫情爆发的初期,为了隐瞒疫情,中共强力镇压揭露疫情的医务人员,导致全社会无法正视疫情爆发的风险。这方面的恶行包括:


第一,对「发哨者」(最早透露疫情的人)严厉批判。

根据《人物》3月刊封面《武汉医生》的第二篇报导,201912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11日晚上1146分,医院监察科科长通知她第二天早上过去一下。领导批评她「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是专业人士,怎么能够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这是原话),并着令她回去跟科室的200多号人一个个地口头传达到位,不能发微信、短信传达,只能当面聊或者打电话,不许说关于这个肺炎的任何事情,「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说」

她当时有一种很绝望的感觉,自揣「我是一个平时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工作的人,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按规矩来的,都是有道理的,我犯了什么错?我看到了这个报告,我也上报医院了,我和我的同学,同行之间对于某一个病人的情况进行交流,没有透露病人的任何私人信息,就相当于是医学生之间讨论一个病案,当你作为一个临床的医生,已经知道在病人身上发现了一种很重要的病毒,别的医生问起,你怎么可能不说呢?这是你当医生的本能,对不对?我做错什么了?我做了一个医生、一个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换作是任何人我觉得都会这么做」。

《人物》这篇专访已经被删(编按:众新闻有转载全文,请按这里阅读),但内地读者用各种各样的方式使之「复活」,例如以竖排形式、书写形式等来绕过当局的电脑屏障技术,使大家都能够阅读,显见人民对当局这种隐瞒真相、打压讲真话的措施极端不满。

第二,对「吹哨者」以「散播谣言」为由实行「依法处理」



然而,这些善意的警示却被视为造谣而遭到惩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众所周知的李文亮事件,兹引述他发放的讯息,以证明他毫无造谣的意图:

《新京报》报道中的截图。


20191230日下午李文亮在微信群「武汉大学临床04级」中的发言:

543分)
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SARS
(诊断书图片)
CT视频)
在我们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

642分)
(旁人:「小心我们的班级群被封号了」)
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
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

1937年,冠状病毒(Coronaviruses)首先从鸡身上分离出来(下略)
后来的事众所周知,他被公安部门「依法处理」。他的「认罪书」,成为中共暴力镇压疫情讯息的如山铁证......



第三,阻止中国专家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

中共除了要禁止民众传播有关疫情的讯息外,还企图进行「学术消音」,不允许中国科学家在外国期刊上发表他们对武汉病毒的研究成果。

2020129日,中国科技部办公厅发出《关于加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科技攻关项目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各科技攻关项目承担单位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把研究成果应用到战胜疫情中,在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不应将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

《通知》提出「树立大局观念,增强社会责任感,以『功成不必在我』的胸襟,发挥集智攻关、团结协作的优良传统,......共同做好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科技应对工作」。

《通知》说,眼下正处于全国上下全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非常时期,疾控系统专家的首要职责是研判、预警和防控疫情。而在短时期内在国际顶级刊物发表多篇英文论文,似有只重抢时间发表科研成果、未专注于本职工作之嫌。而这些论文中的一些重要信息,也未及时传递给公众。这引起了不少的争议。

据财新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30日,中国学者已经在国外权威学术期刊《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分别发表了5篇、2篇有关新冠病毒肺炎的文章。这些论文涉及的研究题材包括新冠病毒肺炎的流行病学及临床特征、早期传播作用方式、疫情的进展情况等。

表面上看,这是中共呼吁中国专家不要只顾在国际学术期刊上扬名立品,而要用其研究成果应用于抗疫工作,这种要求看似无可厚非,但是为什么中国的专家选择在海外发表论文呢?

前引上海公卫中心在15日发现新冠状病毒基因序列后,已经立即向上海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等主管部门报告,提醒他们新病毒与SARS相似,建议采取适当措施防止疫情扩散,但直到111日,团队仍未见当局回应,于是团队在 virologic.org 网站上发布了世上第一个新的冠状病毒基因序列。该所的张永振的团队觉得当局显然无意就病毒一事对社会大众采取任何行动,于是才决定公开发表病毒的基因排序。他们认为:「这并非有关任何个人的荣辱,这是面对一种过去未为人所悉的呼吸道疾病,尤其是新年期间有大幅度的人口移动」。换言之,他们是因为当局对他们提出的警告置若罔闻,才被迫在海外刊物上发表,公开这潜在的危险。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资深终身教授张作风对《知识分子》称,这次武汉肺炎的科研成果是一流的,短时间内在很多知名杂志发表了文章,「但是根据这些发表的数据信息,有很多完全可以在疫情爆发初期就用来指导这次新发传染病的控制。有些非常重要的数据,仅仅是在英文杂志上发表以后,我们才可以看到,有很多信息在国内并没有及时向公众公开,也没有及时地应用在扑灭爆发流行的整个过程中」。从他对这些论文质量的高评价,假如能够早早引起中共当局的重视,必然对抑制疫情产生积极的作用,但可惜中共对这些宝贵的发现未能给与足够的重视,反而进一步发出《通告》来扼杀科学家迫于无奈在外国发表其研究成果。


来源: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