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武肺百日】武汉官员愚弄市民 危困围城 逼疯等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09

【武肺百日】武汉官员愚弄市民 危困围城 逼疯等死

中国首名武汉肺炎病人最早或于去年121日出现,官方隐瞒疫情,惩处公开病毒已经袭来的李文亮等「吹哨人」。1月被迫公开疫情,但坚持没有证据证明肺炎会「人传人」,城内人掉以轻心。武汉封城前500万人离开,让病毒散播全球。回顾武汉肺炎从出现到爆发,彷佛中国在每一个可以出错的环节都错了。这一场「中国瘟疫」,历经百日,习近平的执政面临上任以来最大的挑战,台湾的蔡英文却因此民望大增。被封禁个多月的武汉市民称,当初信错政府,险些连性命都失去;身处省外的湖北人有家归不得,在外饱受歧视,中国却又开始大张旗鼓,默默宣传战胜疫情的「伟大胜利」。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武汉,死者以千计,患者倒毙街头已是见怪不怪的事。

2019121日,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相隔五个巴士站的一个民宅内,一名中风的七旬老翁出现发烧、呼吸道疾病的病症,到了1229日,需要转到武汉金银潭医院,他大概想不到自己体内的病毒,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把武汉变为死城,颠覆整个世界。这名老翁,是目前能追溯到最早病发的武汉肺炎病人。

直到1230日,有人尝试吹响哨子,在聊天软件群组说了:「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SARS」,他们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等八人,但他们的下场是被警察训诫,被指造谣。

这个时候,大部分的武汉人仍然「信政府,不怕!」包括54岁的老百姓张毅,「我们是从(11日整肃)华南市场开始,才知道有人得病。」张毅想,既然警察说肺炎是造谣,那就不去华南海鲜市场一带就好,农历新年接近,大家为办年货四出奔走,年前亲友团聚吃饭,外出旅游的、返乡过节则离开武汉,「18号,我们还在吃年饭,开了几桌。」现在回想起来,张毅庆幸家族无人染病,「肯定很害怕,所有人群密集的地方,都是危险的地方。」

到了1月中旬专家依然强调可防可控,也只有武汉和香港每日公布疫情,彷佛病毒不会跨越城市边界一样。120日是转捩点,「可防可控」的专家王广发也中招了、钟南山指病毒肯定会人传人、习近平就疫情首次讲话。全国各地公布的疫情这一日后也突然直线上升。


疫情从武汉爆发,官方隐瞒至祸延全球。


大批民众怀疑自己发烧,涌到医院,抢购口罩,甚至是板蓝根。到123日凌晨2时,武汉突然宣布早上10时封城,大批人连忙离开武汉,连同之前已离开的人,估计一共有500万人流出。想起封城那日,张毅也感欷□,「我们怎么解决吃的喝的,超市里面大家都是很恐怖的。」政府也失神了,「政府也不知道怎么办,没有预案。」

随后封闭的范围逐渐扩大,湖北突然变得「生人勿近」,全国感染人数几何级数上升,病床难求,各地都要兴建临时医院。不少人在家等死,甚至有家庭因为武汉肺炎几被灭门,湖北导演常凯、父母、姐姐都因武汉肺炎病逝。21日,吹哨者李文亮公布自己感染武汉肺炎;同月6日,李文亮的心跳停顿,整个中国的互联网沸腾了。


武汉封城一个多月,张毅说「很多人都被逼疯了,跳楼、进精神病院」。武肺爆发百日前夕,中国的疫情彷佛是安静下来,官方公布各省染病人数大幅下降,陆续复工,却引来猜测是否为复工而操弄的数字游戏。武汉不少被指康复的人离开医院后复发,有人甚至因此而死亡。

但是相关的新闻很快被删除,因为中国官方下令要报「暖新闻」,掩盖疫情一个个活生生的惨痛个案,甚至对外宣传: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身处一线灾区的张毅却认为,中共才应该要向世界道歉,因为中共的隐□,「全世界都被隔离、全世界都有病毒」。100日后,中国以至世界都改变了,但不变的,是中国式隐瞒。

疑病毒源 禁食野味

野味是目前最广泛被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在224日通过全面禁食野味的决议,但真正让人类染病的动物仍未确定,蝙蝠、穿山甲,甚至蛇都被认为「嫌疑」最大。

华南海鲜市场被指是武汉肺炎的源头。


【穿山甲】

华南农业大学研究指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管轶团队也发表论文指,通过分析穿山甲冠状病毒多个谱系发现与新型冠状病毒的相似性。

【蛇】

北京大学、武汉生物工程学院等研究人员指原本寄宿在蝙蝠身上的病毒在传染人类之前极有可能曾在蛇类身上寄生,并发生突变。

【蝙蝠】

世卫指新型冠状病毒有机会是来自蝙蝠,之后转移到中间宿主,再感染人类,但中间宿主仍未完全查明。 



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