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到底谁把武汉新冠病毒雪藏了13天?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01

到底谁把武汉新冠病毒雪藏了13天?

 最近网上流传一篇署名翟鹏霄的长文“到底谁把武汉新冠病毒雪藏了13天?”该文在本周三被封杀,今天又重现。这篇长文以《第一财经》整理的疫情发展时间线梳理出一个事实:一月上半月,武汉疫情被“雪藏”的时间段与湖北和武汉召开两会时间相重叠。



 
    这篇文章引用《财新》的实地采访展示,武汉当地的一些事实与官方的通报不相符:比如从13日到15日这13天,光是确诊的医务人员就有5名。最早一例是17日。李文亮医生则在112日出现症状住院。武汉一家大型三甲医院的影像科医生告说, “我们所有医院的医生都知道这个事不对头,因为我们看到的情况和现实报出来的情况差太远了。”这位医生说,肺部间质性改变以往非常少见,他所在的科室每次遇到相关影像,甚至会引起科室内的学习讨论。但在115日,他所在医院的发热门诊一天就能发现50个此类病变。
  
    在这样明显人传人的现象面前,为什么有关部门和专家却一直对外宣称“没有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为什么在15天的时间里,武汉卫健委的病例通报为零?该文指出,疫情“沉寂”的十多天,刚好跟武汉市、湖北省“两会”的召开时间一致。
  
    该文还透露:第一份提出“人传人”的报告,即不来自武汉,也不来自国家卫健委,而是来自香港大学微生物学教授袁国勇。他带领团队115日在港大深圳医院确诊一家6人感染病例,其中5人近期到过武汉,将病毒传给另一人。这个 “人传人”的例子被袁国勇用书面形式,发送给中国疾控中心CDC主任高福和广东省CDC,提示人传人和无症状感染的风险。3天后,钟南山院士118日到访武汉,袁国勇一同到达。119日钟南山结束武汉考察,对外发出“人传人”警告。
  
    该文作者翟鹏霄说,我们不知道,如果没有这份来自武汉之外的报告,钟南山院士是否会在18日来武汉,医护人员感染的消息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公众宣布。
  
    李文亮医生是8位“造谣者”之一。···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周里,一步一步地提示着我们错过的每一个机会,每一个节点:1230日,武汉错过了他的“哨音”。112日,当他重症入院的时候,正在调研的专家“错过”了他的病例。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一位医生正谈在ICU病床上,心里在想:“通报怎么还在说没有人传人,没有医护感染。”
  
    而武汉的多数医生,尽管接诊越来越多的类似病人,看到不寻常的肺部病毒感染和明显人传人的迹象,却不敢公开发声音,因为他们“怕被警方传唤。”
  
    这篇长文本周三被删掉后,今天在微信花儿财经上可以看到。
  
    来源: 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