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不愿提起的12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3-19

习近平不愿提起的12日

近期,正当中国疫情「趋稳」(37日以来,内地日增个案回落至双位数内),国际累计确诊数字超越中国之际(截至317日下午,其他国家及地区约9.6万宗:中国约8.1万宗),中国的抗疫已经进入「阶段性胜利」,发出「必胜最强音」。中国的防疫重点由防止国内爆发变为警惕海外传入;由国际支援中国变为中国协助世界;中国逐渐复工复产开城,对比外国停工停市锁国。

114日,习近平同党外人士共迎新春


中国的宣传机器正全速开动,对准中国举国体制的优势和中共强而有力的领导,聚焦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强人政治和英明领导,从而突显外国一团糟的抗疫部署以及民主政治的失败。

1720日中间 防疫零动作

近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学习大国」特意为习近平炮制《习近平的战「疫」日志》,罗列这位中国防疫最高统帅自1月以来,如何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密集开会批示、3次亲临「一线」考察调研等等。这个《战「疫」日志》,固然对习歌功颂德,但同时亦留下了他不想告人的12日,这正是中国错失防控疫情的黄金关键期,国内难容讨论,值得所有人细察。

习近平的《战「疫」日志》1月出现了7项纪录(以日计),2月约19项,39项(至16日止),密者1日有34个防疫动作,一般每一两日就有一次「习抗疫」,印证了习核心密集出手。

不过,习近平这个《战「疫」日志》有一不寻常之处,就是17日至20日之间,即习近平第一个防疫要求到中央「批准」疫情出街,中间出现了一个12日的空窗期,其间习近平防疫零动作,与他其余的防疫时间表形成强烈的对比,成为防疫工作「消失了的12日」。

17日是习近平尴尬的一天。《战「疫」日志》记载,「习近平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要求」。可是,党媒并没有为习近平这个重要的防疫起首动作提供连结,与习其余的每个动作基本上必连结指回原文的做法有异。

这天,习近平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主题是听取全国两会的相关报告,并要求有关方面带头增强「四个意识」(政治、大局、核心、看齐意识)、坚定「四个自信」(道路、理论、制度、文化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等各项目标任务,会后公布只字没提疫情,亦没提「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

1个月后即26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出「新时代学习工作室」的独家稿件,图解习近平的战「疫」时间。他的第一个疫情起始动作,是120日「对疫情作出重要指示」,并没17日的记载。

215日,中共党刊《求是》刊出2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的习近平讲话,习17日的第一个疫情动作才「补回」,他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17日,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补充了习近平有「先见之明」而非「后知后觉」。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17日」,习近平这句「原话」显示,在他的认知和中央层面,武汉肺炎在17日甚至之前已经发生。

党国机器无法盖过世人双眼

201912月初,中国已出现首例武汉肺炎;12月底,李文亮医生预警、中国开始通报世卫;202011日,国内基因公司验出新型肺炎基因被要求「毁尸灭迹」;13日,李文亮被训诫、中国向美国通报疫情;16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要求启动二级应急响应,但其后中央领导人「要求要注意防范,但同时要求不要因此造成恐慌而影响即将到来的农历新年节日气氛」(《明报》报道,217日)。

习近平的《战「疫」日志》自此出现了12日的真空期(18日至19日),对疫情只字未提,全国继续大春运、吃大锅饭、挤市场、看表演、搞团拜,举国上下歌舞升平,岁月静好。一起看看这12天及之后,习近平都做些什么事(根据新华网的「近平日历」)。

18日,习近平出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总结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19日,习近平就乌克兰客机坠毁分别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伊朗总统鲁哈尼致慰问电;

110日,习近平出席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并为最高奖获得者等颁奖;

111日,无纪录;

112日,习近平就阿曼苏丹卡布斯逝世,向阿曼新任苏丹海赛姆致唁电;向阿曼新任苏丹海赛姆致贺;

113日,中央军委举行慰问驻京部队老干部迎新春文艺演出,习近平向全军老同志祝贺新春;在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114日,习近平同党外人士共迎新春;

115日,无纪录;

116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应约同越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阮富仲通电话;在缅甸媒体发表署名文章;

11718日,到缅甸国事访问;18日就中越建交70周年同越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阮富仲互致贺电;

119日至21日,考察云南;20日,在云南遥距批示疫情;

122日,无纪录;

123日,出席中共中央国务院举行的春节团拜会;

124日,无纪录;

125日,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疫情防控工作。

17日至20日、由120日至25日,这两段关键日子,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否防疫至上?他有否及时听取专家意见,作出最迅速和最适当的部署?他能否经受治理能力的大考?在天灾中有没有生出人祸?后期的功能否补前期的过?

这些经验和教训,相信党国机器永远都无法盖过世人雪亮的双眼。


来源:明报 / 吕秉权 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