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疫情危机 习近平说最大黑天鹅在这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24

疫情危机 习近平说最大黑天鹅在这里

习近平主席20191月曾说,中国经济出现困难和挑战,因此必须防范风险,防范意想不到的「黑天鹅」;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演变成危机,却揭示习近平当局的因应措施,就是批评者眼中最大的黑天鹅。


中共理论刊物「求是」日前公开习23日主持政治局常委会议的讲话,他自称早于17日,他已提出防疫要求。「求是」公开习谈话内容,原意是要显示习亲自指挥防疫工作,想撇清习与疫情失控没有关系。但这一坦白,却戏剧化揭露习中央早已知道疫情,却不肯公开,继续隐瞒,才导致17日之后大规模感染,最后武汉封城。

翻查17日之前数天的新闻,可以知道:一,13日大陆专家已证实,新病毒就是类似2003年非典(SARS)的冠状病毒;二,早在12月中旬,大陆专家已知,新病毒可以人传人;三,专家不可能不知2003年非典的惨痛经验,习近平当年也经历过抗非典战疫,不可能不知汲取教训,但是他17日却仍不肯公开疫情,继续向公众隐瞒,直至120日才上央视作全国讲话。由17日至120日两周,正是新病毒大规模传播之时。如果当时公开疫情,呼吁人民提高防范,还不算太迟。

「求是」公开习的讲话还有一个重点,习自称122日,他已要求「对湖北省人员外流进行严格管控」,这就是武汉市23日凌晨下令10时起「封城」的命令来源。但封城被批评是个重大失误,因为封城后的配合措施不当、医疗设施不足,导致1100万人被困在城内和交叉感染。

自疫情爆发以来,武汉确诊和死亡人数一直占全国80%以上;翻查122(封城前一天)新闻,当天武汉累积死亡17人,确诊400例,但222日最新确诊已增至7.7万例,死亡也增至2300人,武汉占超过八成,确诊和死亡人数都是一个月前100倍以上。

如果122日习不下令封城,改为积极治疗感染者,严格隔离出现感染症状的人,有无可能更能避免封城后的大规模感染?下令封城还有一大败笔,封城前有500万人闻风先逃离武汉,其中不少人逃到北京、上海,这是京沪沦落后来出现疫情的根源;一些人又逃到欧美,疫症因而传播至全球。

除了隐瞒和封城两大举措被外界批评,这次疫症危机更明显揭露习一手建立的由上而下的中共控制系统,是导致防疫失败的主因。习上台七年,一直强调党指挥一切,全党全国都须听党的指挥,而党则由党中央指挥,党中央又由党核心指挥,党核心就是习核心一人,形成一个由上而下控制一切的系统。

武汉市长周先旺此前被媒体追问,为什么隐瞒疫情?他回答说,如此敏感的信息,必须请示上级,才能公布。在中共严密控制下,举国党官无人敢做决定,不敢作为,事事都要请示上级,由地方到中央,最后才上报习近平。这是隐瞒疫情和防疫失败的基本原因。

习近平是否汲取疫症教训,改变中共控制系统?非常困难。一,中共是一党专政的极权体制,这样的政权必须控制一切,包括党政军、政经社会的一切都须受严密控制;稍一失控,就可能导致系统崩解。

二,习上台七年,一直强调一切要听党的领导。他集大权于一身,控制全党全民,靠的就是由上而下的控制系统,不可能拆散或改变这个系统,反而会力图强化控制。况且,从防疫工作看,习政府的信心仍非常坚定,至今仍认为疫情最终可控,经济也可以在疫情过去后迅速反弹。

三,所谓「民怨沸腾」除了网路空间,基本上只出现在武汉,全国其他地方(包括京沪)大部分人民对40年来的生活改善仍感到满意,因此不会威胁到政府和中共统治;大多数人虽被「禁足」,但只在等候疫症过去,尽快恢复正常生活。

不过,这次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正是习去年所强调须防范的黑天鹅;中国今年第一季GDP增长,经过春节三周假期经济停顿后,已确定将大幅下跌。投资银行摩根史坦利估计,会跌至3.5%

但也有分析说,中国实质GDP增长根本只有4%左右,加上这次疫情冲击,第一季实质增长将接近零,甚至出现负增长。至于第二季情况也难乐观,因为习近平210日要求全国复工,但过去一周复工的工厂只有约三成,2.7亿农民工复工的不到三分之一;零售和服务业复工的更少,各地商场和餐馆仍关闭。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