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到底死了多少人?挖掘疫情真相的公民记者李泽华被失踪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29

到底死了多少人?挖掘疫情真相的公民记者李泽华被失踪

“我现在路上,我现在被一个国安的人开着不是警车的车在追我……我是在武汉,我开得很快。他们在追我,他们一定想隔离我……。”

公民记者、前央视主持人李泽华226日探访武汉疫区途中疑遭警车尾随。


这是95后公民记者李泽华226日从武汉发出的求助视频。 不久之后,他在自己在武汉的临时住所被中国国安人员抓走,从此就再也没有消息。现在还不能确定他到底是遭到拘留还是隔离。
李泽华是继在武汉实地报道疫情的公民记者陈秋实和方斌被失踪后,第三个“失联”的公民记者。
“我不愿吞炭为哑”, 在探访武汉病毒所后被抓
从被追赶到后来在住所被抓之间,李泽华还上传了一段大约4个小时的视频, 其中大约3个多小时是黑屏,最后大约45分钟的视频展示了李泽华预感自己要被抓的紧张不安和害怕。
他说:“不害怕是假的,怕不怕又怎么样呢?他们最后肯定会抓我。” 他还说,他来武汉前就有预感陈秋实的命运最终也会落在自己头上,“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
在视频中,李泽华介绍自己是因为去了“武汉P4病毒所”,才引发了前面被国安人员的追踪的场景。武汉P4 病毒所,全称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简称武汉P4实验室。武汉P4 实验室一直被怀疑是这次疫情泄毒的源头。
在这段最后的视频中,李泽华还留下了自己的“最后的话语” (final speech)他说自己,“无愧于自己,无愧于我的父母,无愧于我的家庭,也无愧于我毕业的中国传媒大学,无愧于我学的传媒,我也无愧于这个国家。我没有做任何对国家不利的事情,自己无愧于父母和自己的母校和自己的国家。”
他还引用中国作家鲁迅的话对门外等候抓捕他的国安人员慷慨陈词:“咱们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为民请命的人,就有拼命硬干的人,就有舍身求法的人,这才是中国的脊梁。”他说自己“不愿吞炭为哑,我也不愿意闭目塞听。”
他还提到了1989年的往事。他说:“我知道理想主义在当年的春夏之交(六四事件)已经破灭。静坐已经没有任何作用。……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什么。”
李泽华今年25岁,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在去武汉前从曾任职的中国中央电视台辞职。他说,自己从央视辞职,就是“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有更多像我一样的人能够站出来。”
李泽华在视频的最后喊话国安人员:“ 我非常理解在外面的你们。我理解你们执行命令,但是我也很同情你们, 因为当你们在无条件、无理由地支持着这样残酷的命令和执行着这样的命令的时候,终有一天,这种残酷的命运也会降临在你们的头上。”
“必须明白发生了什么”
李泽华是在26日另一位公民记者陈秋实失踪后进入武汉的。在武汉期间,他共发出了六个视频,包括前面的求助视频和被抓走前的视频。
211日在第一个视频,“我为什么来武汉?”中解释说,武汉传出了自相矛盾的报道,“让我们似乎离真相更远”。他必须要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和正在发生什么?”
他在视频中说:“我们不明白的太多, 我们想明白的更多。我们必须明白发生了什么。 有的人也许已经明白了,他想让更多的人明白。 但是,他们却不想让我们明白我们想明白的。他们只想让我们明白他们想让我们明白的。”
他说,他要“用自己的耳朵和眼睛去获取信息,做出自己的判断”。他还特别强调,自己在武汉选择居住的地方距离陈秋实曾经在武汉居住的地点不远,这不是巧合。
摆“万家宴”的“百步亭”社区,到底有没有病患?
李泽华的第二个视频216日播出,是有关武汉的百步亭社区的。因为在疫情爆发期间举行“万家宴”,百步亭是这次武汉疫情中最受关注的社区,百步亭社区目前生活着大约15万人。
118日,百步亭社区仍旧按往年的惯例举办了“万家宴”,4万多户家庭参加了这个活动。 而此前三天,115日,武汉市卫健委在官网发布的疫情知识问答中,已经首次提到“不排除有限人传人”。
中国官方新华社213日援引百步亭社区某居委会工作人员的话说,在“万家宴”举行的前三天,他们曾向上层领导建议取消“万家宴”,但没成功。
24日,中国社交媒体上开始流传百步亭社区“疫情大爆发"。微信截图消息称百步亭的多个小区居民出现发热症状。
李泽华在百步亭社区暗访时被居民告知,小区楼道并没有像政府对外界宣称的那样进行消毒;小区里大约有45个门栋被贴上“发热门栋”的字样。但是,如果不下楼查看,小区居民根本没有正规的渠道了解哪些门栋有发热的病人,也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小区到底有多少确诊病例。
李泽华了解到的另一个方面是武汉医疗资源的缺乏。 由于缺乏核酸检测试剂, 百步亭和武汉其他社区的发热病人在排队等候检测。有时,一个小区一天可能只有一两个可以去检测的名额。
武汉火葬场探秘,武汉到底死了多少人?
李泽华的第三个视频是关于武汉到底死了多少人的。他暗访了武汉的”青山殡仪馆“。在“青山殡仪馆”视频中他证实了武汉的殡仪馆需要高价聘用“抬尸工”的网传信息。
在他的视频中,一个负责招聘农民抬尸工的人走近告诉自称帮朋友寻找抬尸机会的李泽华说,他可以安排抬尸。不过,与网传4小时可以挣到4000元人民币不同,这个人给出的价格更低廉。
这个人告诉他,“如果今天没有拖尸体就一分(钱)没有。…… 拖第一具500,拖第二具增加两百,拖第三具再加两百,如果第四具的话就是1100。”
李泽华到晚上11点才离开青山殡仪馆,但是殡仪馆的焚尸炉还在轰隆隆作响, 意味着殡仪馆的工人在加班加点。
他在这段视频的最后用了几个数据,算了一笔账,暗示中国政府其实隐瞒了死亡的人数。
他说,根据官方的数据,武汉市平均每天非病毒感染死亡人数为137人,而武汉市区共有74个火化炉,日常情况下,每天每个火化炉只需火化1.74具尸体,每具尸体火化需要60分钟的时间。
疫情爆发后,李泽华根据官方的资料算出,武汉在112日首例确诊病例死亡到219日为止的38天内平均每天因疫情死亡的人数为40人。
汉口殡仪馆专门负责火化新冠病人的遗体。这家殡仪馆共有30台火化炉。按照上面的数据,李泽华推算出,汉口殡仪馆每天需要处理的52 具非感染者遗体(每个火化炉每天火化1.74X30座火化炉)加上40具病毒感染者遗体应该是92具,远远低于这家殡仪馆的火化能力。如果每天工作八小时的话,汉口殡仪馆有能力火化240具遗体。
李泽华的结论是,如果官方有关武汉肺炎死亡的人数是真实的话,非但汉口殡仪馆不需要加班,其他殡仪馆(青山殡仪馆)更不需要加班。
在这段视频中,李泽华还插播了一段自己帮助一个倒在马路中间的残疾人站起来的经历。 他说,因为大家对病毒的害怕,原本可以抬手帮助的情况,没有人敢直接帮助这位残疾人,不得不拨打110报警电话和120救护电话。
栖居在武昌火车站地下停车场的民工,到底有没有?
李泽华被抓前制作的最后一个完整视频,是有关武汉封城期间栖身在武昌火车站地下停车场的民工的。视频显示,李泽华没有找到这些人,不过,他并不是无功而返。视频的结局比较温暖。李泽华帮助了一个没食物吃、没地方睡的流落在武汉的农民工找到了一份临时的工作和暂时栖身的地方。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