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新冠病毒是中国制造 为何愈传愈盛?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20

新冠病毒是中国制造 为何愈传愈盛?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呼吁全球合作对抗新冠肺炎疫情,不要政治化和污名化特定国家。这些话北京听了非常悦耳,但随着疫情变化,病毒是人为制造的说法愈传愈盛,世卫能否让真相水落石出?美国想加入调查频遇中方阻扰,美国首先宣布撤侨和一些不寻常反应,都引发猜测。谣言和阴谋论、假新闻不应喧宾夺主,但合理怀疑,让全球看清疫情是天灾抑或纯粹人祸,是很多人最大的疑惑或期望。


美国联邦参议员柯顿(Tom Cotton)本月上旬曾指控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拥有最高等级的P4实验室)制造,引发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反驳是「完全疯狂」;国务卿庞培欧、白宫顾问纳瓦罗都要求中共说明病毒来源后,双方暂偃旗息鼓。但网路和社交媒体近日不断流传文章,质疑病毒来自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说法不可信。

理由包括:一,疫情爆发之初,中方即指病毒来自该市场,随后大肆清洗后关闭市场,被指销毁证据,让追查无门,显得不寻常。二,该市场距P4建筑仅280公尺,事后中方已派解放军反生化武器专家陈薇少将和军队进驻该研究所,更增添外界疑虑。三,报导指新冠病毒在摄氏56度即可杀灭,如果吃野生动物,煮熟后为何病毒还能传染?四,最初许多染病者从未与海鲜市场和野生动物接触,病毒来源因此不可信。

「旁证」包括一箩筐说法:

一,P4研究员石正丽领导中国团队,2012年以对抗SARS为名,和美国合作,并受美方资助经费。但美方因不同意中方对病毒作基因改造,2014年退出,美、法(协助设立武汉病毒研究所)都认定,中方疑在研制生化武器。

二,石正丽团队2017年完成五种版本病毒基因改造,四种有传染力,最厉害的一种可侵害肺功能(和这次疫情相似),一种可破坏人类免疫系统。2015年,石得意洋洋在「自然」期刊发表论文,称冠状病毒可人工改变基因,不需中间宿主就可传给人类;论文还公布系列参数。央视和其他党媒都曾高调报导这项「突破」。

质疑者说,中方1月初发现疫情即通报美方,美国立即知道内情不简单,成为第一个宣布撤侨的国家。美国成立专家小组要到中国协助调查,中方一再阻挠,近日才获准加入世卫团队进中国,但拒绝他们到武汉。湖北实施有如「战时管制」的措施,美国北方司令部调集精锐的反生化部队,在各大城市周边部署防范,视同作战应对,都和美方掌握的情资有关。

三,「新京报」报导,新冠肺炎「零号(第一位患病)病人」黄燕玲,是武汉病毒所科研人员,疑在P4感染病毒,但石正丽否认她是P4员工。但该所2012年度免试硕士研究生录取名单中确有黄燕玲,石为何撒谎说不认识她?想隐瞒什么?最新发展,中国近30位专家的论文证实,零号病人是70多岁男性,121日即发病,和海鲜市场也无接触史。

四,敏感时期,新华网、央视都报导,习近平214日主持深化改革会议,除了要求打赢防疫战,还要求把「生物安全」纳入法律和制度保障体系,尽快制订「生物安全法」。习的指示被认为意有所指,似在暗示人为制造病毒须加强管治。

网上许多中外文章指证病毒是人造。msn新闻网引用美国生物学家James Lyons-Weiler说法,指新冠病毒疑使用「pShuttle载体」人工技术,插入其他基因片段,留下「生物指纹」,可验证是人造病毒。他在IPAK网站发表文章,怀疑中国合成病毒的动机可能制生化武器,或研发对抗SARS疫苗时实验室管理不当,让病毒泄漏。

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肖波涛也发表论文,认为病毒可能来自该实验室,但已被删文。而西雅图佛雷德哈钦癌症研究中心学者Trevor Bedford则认为病毒是自然进化,从基因中找不出改造的证据。

由于中共和欧美互不信任,病毒和责任归属的调查和争议很大。如果中方私造生化武器,显然违反中国1984年加入、全球183国缔结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但如属人为贪婪,有如2018年贺建奎私自改变婴儿基因排序,举世谴责,两者意义和后果差别很大。

眼下最需要的是真相。但国际纷争下彼此互不信任,最后可能各说各话。疫情通常被视为天灾,防疫已出现不少人祸,如果病毒源头竟是人为制造,将天理难容,罪孽深重。但愿最后结果不是这样。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