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武汉直击 公民记者:「医院地上多具遗体」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04

武汉直击 公民记者:「医院地上多具遗体」

中国武汉肺炎疫情严峻,疫情爆发地武汉市于上月23日封城后,经常发表针贬时弊言论的武汉商人方斌,在中国通讯软体微信成立「全民自救」群组,披露肺炎肆虐真相。他上月25日至31日期间,走访武汉市的汉口医院、二桥医院,又去武汉红十字会,想当义工但被拒绝。他也曾试图前往武昌殡仪馆,但没有通行证而无法成行。上周六,他又去武汉市四家主要医院:汉口医院、协和医院、同济医院和第五医院,并用手机偷拍院内的真实景象。方斌连日来的行动引起当局关注, 一度遭到逮捕。以下是方斌提供给《苹果》独家披露的全程记录。


【汉口医院】

我现在到了汉口医院。汉口医院我来过有四、五次了。封城前我来过,宣布封城以后我也来过。那时候人是挺多的,知道吧?但现在听说病人都要直接在社区看,分流,确诊了再到这来,所以现在医院的人就少了。我看一下现在汉口医院的人是不是少了?

(医院内景)

这人还是多啊。还有这么多人。分流了还有这么多人。还是好多人啊。还是人很多。
(手机镜头在拥挤的大厅移动)

【汉口医院, 继续】

(很多人坐在候诊室打点滴)
这个就在凳子上躺着。
(方斌问一个病人) 「你这输的是什么针呢?」
(男子回答) 「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是什么?」
都在输液。我们看一下。人还是很多,还是很多。
(背景说话声,呻吟,抽泣)
哎哟,好可怜啊。很难受,很难受吧。
(妇女) 「已经死了。」
这确定死了吗?人已经死了。因为他们在那里哭,太可怜了。真是太可怜了。 

【从汉口医院出来后,在车里的独白】

我刚出来。我刚才在汉口医院。我还以为大医院人会少一点,但人还是很多。我刚才去看了,里面好多人躺着,已经不行了,有几个不行了,有一个已经死了。死了,就在走道上。医生就叫我别看了。她可能是怕我感染了,叫我赶快离开。他们现在就准备把他抬走。可能抬到火化场去了,那怎么办呢?

医院现在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没有媒体来报导。我一个人老是往医院里跑,能够拍些一线的嘛。所谓的前线…
这说起来真是… 可是真正的那些拿着钱的新闻单位,新华社、人民日报。拿了那么多钱,中央电视台、湖北电视台、武汉电视台,拿了那么多的钱,为什么不到医院前线来报导?为什么不把真实情况报导出来?


【协和医院】

我到了协和医院。它这个门口贴的有一个赞助物质的条幅(标语)。协和医院是比较大的。原来看到一个通知,说这个医院不让进了,不接病人了。医院锁了。
我是在封城前(1月)21号来过这里,发热门诊很多人。我就往发热门诊去看一下。这个是主楼,这个主楼门诊封了,不让进。我看到它的箭头指的发热门诊,看那里收不收病人?

【协和医院,继续】

(医院广播:医院是挽救群众生命的重要场所。禁止扰乱医疗机构正常秩序,危害医疗人员人身安全…)
这个发热门诊,开着。
(医院内景)
它只是一个小门面,从里面进来。进来看到它比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扩大了。第一次只是一个门诊,现在扩到大厅里来了。
(背景说话声)
现在门诊就是这样,挺大的。协和医院是把封城之前的门诊,一个小的门诊,扩大到厅里面。门诊人还是非常多。确诊了,就去医院里面治疗。那里我就进不去了。我只能在门诊看一下。

【同济医院】

我现在到了同济医院。
(医院大厅很多人在打点滴)
同济医院这么多人啊。
(医院过道。嘈杂的说话声)
好多人。诊室进不去。

【第五医院】

我到了五医院了。(一辆车辆)武昌殡仪馆的车。哟死了好多,死了3个。装尸袋,1234,一个装尸袋一个尸体。吓人啊。刚才殡仪馆车里3个装尸袋,3个尸体,里面有3个尸体。
(男:是的。有3个。)
3个尸体。
(男:他们报导的才死了十几个人。这里就三个,一天得死多少个。)
(方斌跟一个男子说)你不敢进去?往里面去啊!
(医院内景)
这么多人!
(背景说话声)这不是免费治疗吗?怎么还要钱呢?电视说了免费啊。
(男:电视说金银潭医院免费)
电视说金银潭医院免费。这儿不免费。这是搞什么。不免费还打架,是排不上队。
怎么在过道上?没有病床?
(一个声音:没有病床)
病床都没有了。过道上躺着,躺在地上。
门诊我是进去看了。可能住院病房不让看,进不去。

【第五医院,继续】

武昌殡仪馆这里面的尸袋,刚才我照给你看了。现在又多了。刚才3个,现在我数一下尸袋。123456788个。
这么多,就那样死了。这几个是昨天死的吧?哎哟,这死人这么多。这是病房,不让我进了。他们在往这搬尸体,还在搬尸体!这里面还有诊室。
(医院内景)(呻吟。哎哟我快不行了。)
「这你家什么人啊?」
(儿子:父亲。我的父亲。)
完了。已经没有声音了。没有生命体征了吗?这个也完了。这个完了。这个又完了一个啊。又快死了一个,他儿子已经喘不过气了。
刚才3个,现在几分钟?5分钟了,现在已经8个了。又来了1个,2个。
(外面)
里面还有尸体吗?还有啊。这么多!这太多了。还在搬。尸体还在搬,8个尸体。里面又有人快完了。现在8个尸体了,我刚才又数了。8个了。8个尸体了。
(跟一位男子说)「你去数。你不敢吗?你敢不敢去数?8个尸体了,里面有一个也快完了。」
(男:你听到了吗?这是我旁边的人跟我说的,现在已经拖了8个了。)
「里面有一个已经快死了,他儿子在哭。你进去看了,你不敢进去是吧?」
(男:我哪敢进?)
「你不敢进,那就没辙了。你没我胆大。」
(男:他那一车要拖出来多少个?)
「有多少拖多少。死100个,还不就拖100个?那谁知道。死5个就拖5个。谁知道几个。」
反正8具尸体了。这个太狠了!


【车内独白】

我刚从五医院出来。唉,我一进五医院,他就有一个殡仪馆的车,武昌殡仪馆拖尸体的,我一进去的时候是12点,过两分。进去以后我就数它里面的尸体,结果123个。然后等我去门诊去转一圈,大概也就5分钟。也就是五六分钟。因为拖尸体,要点时间。5分钟后我出来,他们就装了有8个尸体。我数了一下,8个尸体。

然后我进到里面那个诊室,有个诊室还是可以进。我进去以后里面有一个小伙子已经喘不过气了。他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他父亲要死了。打电话已经说不出话了。然后我去看了一下,他那个生命体征基本已经完了,就算是已经死了。只是在蹦啊蹦、动啊动那种,急速动啊动,快完了,快死了。
从那出来以后,他们又在抬尸体。装尸的人说:「尸袋!尸袋!」 他喊拿尸袋。里面究竟有几个就不知道了。因为他可能就是中午来收一次,什么时候再来收一次。

【傍晚7时左右,「疾控人员」敲门】

男:测个体温,测个体温。
方斌:我今天拍的视频,你们这么快就找我来了?
男:: 测个体温,测个体温。
方斌:体温什么?我体温没问题。
男:: 我们不放心。
方斌:你们是哪里?你说清楚哪里的?你哪里的?
男:: 你开下门。你开下门。
方斌:你要告诉我是哪里吗?
男:: 是哪里你要开门才知道,我才可以给你看啊。
方斌:不,我的体温没有问题。
男:: 我有点担心。
方斌:你检查的。
男:: 现在不放心,
方斌:你什么东西不放心。
男:: 你现在去了医院里,我们不对你放心,因为你的防护措施不到位。

【与「疾控人员」争吵】

男:确定你有没有病,对不对?
方斌:你确定不隔离?我说你确定不隔离我。我这么说好了,如果你以此为名隔离我的话,那所有知道的资讯的人,都会觉得你们因为我讲真话、我报导真话,你们抓我。
男:这样这样…
方斌:你叫什么名字?
男:我叫什么名字跟你有什么关系?
方斌:你是哪个单位?
男:我们是工作人员好吧?
方斌:工作人员得有个名字,得有个单位。
男:你配合一下,配合一下。
方斌:不是叫我配合。那你这样。你就拿个搜查证来,好吧?你就找个搜查证来。因为有法律规定对不对?我们按法律办事。因为我没有病,你拿个搜查证来,我配合你。你就拿个收藏证来。
男:我们是疾控中心的。
方斌:疾控中心…你拿个搜查证来。拿个搜查证来。
男:搜查了。
方斌:你拿个搜查证就完了,你不能以这个名义来隔离我,懂不懂?
男:那么危险的地方你去了以后,你有没有可能被传染?
方斌:我没有,我这体温正常。我进出都正常。
男:潜伏期14天你知道吗?
方斌:我进去是正常的。
男:潜伏期14天。
方斌:但是我的体温正常。
男:你这是害别人,知不知道?
方斌:我的体温正常。
男:你知道刑法上面有一条,你知不知道?
方斌:我体温正常。
男:如果你的病传给人家…
方斌:问题是我没有病,我体温正常。你这样,你拿个搜查证来,我不废话。你就拿个搜查证来,如果你够法律条件,我们就按法律办好不好?你找搜查证来,私人住宅,不允许任何人擅闯。我有法律保护,好吧?
(嘈杂的声音。闯入。)

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