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武汉地方官主动为习近平当替罪羊只会越描越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05

武汉地方官主动为习近平当替罪羊只会越描越黑

转发此新闻:



我们《夜话中南海》栏目上周五刊发并播出的文章《第一时间回应武汉市长,习近平到底是在表功还是认罪?》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当中共央视抢在第一时间报道了习近平对世卫负责人自夸,武汉肺炎“我一直都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之后,包括央视自己的文字网站在内的所有中共媒体又悄悄删改,用如下一段其实并不是在现场向世卫领导人表述过的内容替代:“我在中国农历新年第一天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对加强疫情防控做出了全面部署,成立了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统一领导,统一指挥”……。


202021日欧盟国家公民离开武汉机场


这里暗含的一个重要细节就是,王沪宁等人篡改习近平原话的目的就是试图以此为习近平开脱,向公众说明是从大年初一开始,这个武汉肺炎的事情才开始被报到“一尊”习近平处。而大年初一之前责任应该谁负?一篇原标题为《武汉书记忏悔 习近平保持沉默》的分析文章,被网友改名为《太监让武汉地方官给习皇上擦屁股》。内容介绍的是:给人民造成这么大的灾难,武汉人、湖北人流浪的流浪,被堵死在城里的只能听天由命。 从网络流露的文字、书信、视频可以看到,多少无辜的市民在家中坐以待毙,多少本来在安静度日的百姓突然遭遇横祸,恸哭、哀嚎,天下还有比这更痛彻心扉的事吗?武汉肺炎从发现、蔓延到封城,差不多到了封国的时候,官方已无法把它算在天灾头上。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上月31日央视采访时,显得似有后悔之心。他说,“如果早一点采取措施,疫情影响会更小”。

提醒听众和读者们注意,现在仍然还端坐在武汉市委书记位置上的这个叫马国强的所谓“后悔之心”,是在央视上对亿万中国民众播出的。当央视记者提问马国强,这一段时间来,是在用什么样的心态工作的问题时,带着口罩回答问题的马大官人回答说:“首先我说我是一种内疚、愧疚、自责的心态…….,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早一点决定,采取像现在这样严厉的管控措施,结果会比现在要好。那么我们可能对全国各地的影响会小,这个结果没有这么严重,那么也会让党中央、国务院少操心……。我们一方面要做防控,一方面要做救治,同时还要保障我们市民的正常生活,保证城市的正常运转。那么这样的心态由于我们工作没有做好,没有做到当机立断,导致这个疫情输出到了国外,输出到了国内,所以我是这样一个心情。”


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

标题为《武汉书记忏悔 习近平保持沉默》的文章还分析说:共产党的书记公开出面悔过,即便是武汉市这一级的也很稀罕。共产党的官员都是在内部斗争失败时,根据情况“交代、批斗、认错、认罪”,很少向人民承认错误。马国强出面检讨形势所迫,也十分罕见。但是他的检讨够吗?他的检讨的重心放在武汉疫情“输出到了国内、国外”,影响不好,因为之前从中央到地方都不希望这件事扩大出去,所以起初要隐瞒,隐瞒不了尽量缩小影响,结果失控了。而针对他此次接受央视访问的问答情况,从大陆微博留言和评论来看,大多数网民并不买马国强表现的账。有的网民直指他应该感到内疚,有的强调自责就完事了?疫情中损失的这么多条人命呢?还有的要求马国强立即辞职。而就其在访谈中所展现出的态度,有网民称,他回答问题顾左右而言他,问什么回避什么,看不出马国强真的内疚。

笔者就此搜索到了更多的对马国强心怀“内疚”的报道分析文章和网民评论,包括所能够看到的中国大陆境内的网民评论,也都是全部集中到了对马国强个人的不满,认为他是诚意不足。但是,鲜见有人分析到马国强这篇被采访的数百字内容中的最关键一句,即“如果我早一点决定”,是意说给亿万中国民众听?还是在说给习近平听?甚或这最关键的一句话,根本就是奉上峰之命而说?

这里说的“上峰”当然不会是习一尊本人。应该相信,习近平本人不至于蠢到直接电话或者发微信指示马国强,“你必须主动出面当我的替罪羊”。但正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 ,习近平手下的,尤其是被安排在“领导武汉肺炎小组”担任副组长和组员,专责控制“舆论导向” 的王沪宁和黄坤明,不但要时时急皇上之所急,想皇上之所想,更要把皇帝没有及时注意到、对皇上的负面舆论“引导到正面舆论上来” 。


2020年1月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左)在北京会面。



正如笔者在本专栏上篇文章中所介绍的,大灾大难当前 ,周先旺,这位武汉人民的父母官这才不得以对外公开承认:作为地方党委和政府的武汉市和湖北省,是因为没有得到中央的“授权”才迟迟没有及时发布疫情信息并采取坚决并有效措施,这才导致如此世纪瘟疫已经祸患全武汉,攻陷全湖北,传遍全中国,危害全世界的。话音才落,外界媒体已经直接以《武汉市长央视受访罕见“甩锅”习近平》大肆渲染时,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习近平那里,居然马上就借召见世卫负责人的机会向全世界大大方方地亲口承认:“(这个武汉市长在央视上说的事情)我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也许王沪宁还有黄坤宁等人也都和笔者一样实在是搞不懂,习近平本人偏偏要抢在武汉市长的“授权” 说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引起轩然大波后,立刻公开表态他武汉市长在央视上道歉,甚至说出他与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愿意承担骂名,也愿意“革职以谢天下”后,他习近平立刻公开声明,这事都是由他“一尊”本人“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这到底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还是自掌自嘴?居然是那么自觉自愿,那么迫不及待端起屎盆子来,哭着喊着往自己脑袋上扣?

但是皇上一言,更是驷马难追。武汉市长的“授权” 说和习近平的“两个亲自” 衔接得天衣无缝,令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直被王沪宁等精心装扮的“人民领袖”形象毁于一旦。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引述的许多网友跟帖之一是“BYM ”的评论内容:“当然是一直亲自指挥,一尊是从去年12月初发现病毒传染开始,就亲自指挥封口,亲自指挥拘捕在网上泄露消息者,亲自指挥百姓的生命让位于两会,亲自指挥让春运的人口浩浩荡荡经过武汉……。直至现在,一尊也亲自指挥谁来当组长、谁来背锅。”

具体到这一则评论内容,也许不会正好被中共当局的“舆情分析” 机构选中上报,但类似内容会上达王沪宁毫无疑问。而截止目前,王沪这批人唯一能够设计出来的“亡羊补牢” 之策,就只剩下让周先旺的上级、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主动出面,从习近平手中抢过那个屎盆子扣到自己头上,这一个方法了。

现如今,仍然还是和中共政权的绝大部分各级官员一样对上惟命是从的马国强,除了按照上面的要求,用一句““如果我早一点决定”来把祸水引到自己身上,也是别无选择。但是细想一下,先不说大年初一之前的湖北和武汉地区瘟疫的各个应对措施的滞后甚至完失当,单说武汉在头一天还力图令百姓相信“未见人传人”……,第二天即突然宣布封城这一和当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样“史无前例”的惊天举措,包括所有红粉和五毛在内,有几个人会天真地相信此惊天决策权会落实在马国强这位副省级官员手中 ?

正如一则网评中所说:太监们试图让武汉当地官僚助皇上脱罪,没成想习皇的脸上被越描越黑,屁股被越擦越脏……。


2020年2月1日印尼公民离开武汉机场。

就在中共当局宣布武汉封城的消息刚出,笔者即联想到了当年的那场河南洪灾,中共自己的媒体将其称之为“驻马店水库溃坝事件”。说的是1975年8月,由于超强台风莲娜导致的特大暴雨引发淮河上游大洪水,数十个大中小型水库相继漫溢垮坝,六亿多立方洪水,五丈多高的洪峰咆哮而下……。河南、安徽省有29个县市、1100万人受灾,伤亡惨重,1700万亩农田被淹。其中1100万亩农田受到毁灭性的灾害,倒塌房屋596万间,冲走耕畜30.23万头,猪72万头,纵贯中国南北的京广线被冲毁102公里,中断行车18天,影响运输48天,史称“75.8”大洪水。

如上内容是中共官媒事后的描述,但日后有中共自己的全国政协委员乔培新、孙越崎、林华、千家驹、王兴让、雷天觉、徐驰和陆钦侃在文章中揭露,该惨案死亡人数达23万人。作家郑义也曾就此作过调查。比较得到认同的说法是,超过30万人死亡。据美国探索频道节目认为,现场打捞起尸体就达10万多具,后期因缺粮、感染、瘟疫又致14万人死亡。24万余的死亡人数,直逼次年发生的唐山大地震!

日后有报道说,当时的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刘建勋接到急电后,立即将险情报告给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纪登奎和另外一位时任副总理李先念经短暂商讨后认为,只有动用军队才能化险为夷。他们决定向时任第一副总理邓小平汇报想法,请求具体指示。邓小平当时有权力和能力调集各兵种参与抢险工作,而无需惊动毛泽东和周恩来。当晚22时45分左右,李先念向邓小平家打电话。邓小平女儿邓榕称邓小平身体不适,已经入睡,并坚持不肯叫醒父亲。但据纪登奎和李先念后来了解,当晚邓小平并没有生病,也没有入睡,而是在和万里打麻将。

如上内容是否属实或者完全属实,永远不会有答案。中共自己的媒体日后的相关描述是:如果说水库垮坝所引起的冲击性灾害给洪汝河流域的百姓迅雷不及掩耳的毁灭性一击,那么河道宣泄不畅、洪水居高不下所造成的浸泡性灾害,则更加残酷地延续和加重了这场灾难本身的损失。纪登奎率“中央慰问团” 在直升飞机视察灾区后认为,为了解救还困在水中的百万灾民,必须尽快排除洪汝河平原的积水,炸开阻水工程……。在得到当时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邓小平的同意后,李先念下令武汉军区和南京军区的舟桥部队紧急出动,在“中央慰问团” 的指挥下执行爆破任务……。

笔者引述如上官方媒体的内容,并非是要影射如今的习近平也是因为“打麻将”之类的个人休闲活动而延误了应对武汉疫情的决策。只是想证明,任何地方上遭遇同样程度的重大灾害时,重大应对决策权绝无可能是在地方。

关于当年的那场世纪洪灾,中共自己媒体中的一个重要的细节描述特别值得回顾,那就是当年的纪登奎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水库再出问题,我们就下地狱了,决升不了天堂。”

现如今,正在日益严重的这场世纪瘟疫的最终死致死人数,也许不会恐怖到当年那场世纪洪灾的数十万之多,但其为害全中国、波及全世界的另类恐怖程度,迄今已经是难以笔墨来形容。若再无休止地蔓延下去,习近平应该想想他们这批从中央到武汉的当政者当中,谁是第一个该为此下地狱的!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