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抑制权力即抑制疫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03

抑制权力即抑制疫情

转发此新闻:
130日,中国的《经济观察网》报道了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的访谈,她说17年前中国经历沙士疫情后,国家重金建立传染病网路直报系统,这套庞大的资讯系统在招标时曾吸引IBM、甲骨文等国内外巨头参加投标,她担任副主任期间分管这套网路直报系统。只要发现传染性病例、尤其是不明原因肺炎,全国医院直至乡镇的卫生院都要直接在这套系统上报告,包括中国疾控中心在内的各级疾控部门第一时间了解情况,对各类传染性疾病展开监测和立即采取措施。一直以来这套系统运行良好,这些年包括禽流感、鼠疫,各级疾控部门都能第一时间了解情况,地方有自主裁量权,毋须请示中央就能立即处理,因此多年都没有让疫症传播开。她认为应该追问,这套疫情报告回应机制在此次武汉肺炎疫情中的运行情况。


她显然是在回应127日下午,武汉市长周先旺在央视专访时所说,对疫情披露不及时的原因是「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资讯之后,授权之后才能披露。」

这套十多年运行良好的机制,在这次疫情中何以失灵?何以拖延了至少一个月之后才让疫情披露,以致疫情扩散而无法控制?原因恐怕只有一个,就是疫情并非一般疫情那么简单,背后有不可告人的原因。

甚么原因?129BBC中文网在一篇关于「随疫情扩散全球的五大假新闻」中,提到其中一个假新闻,是「病毒是一种生化武器」。原始报道出自美国《华盛顿时报》与《华盛顿邮报》的两篇文章,引述一名前以色列生物战专家的分析,指武汉肺炎可□钼PP4等级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泄漏病毒有关。P4等级即生物安全等级最高的实验室,专用于烈性传染病研究的大型装置。武汉P4实验室被指为与北京当局研制秘密生化武器计划有关。

BBC认为两篇报道都没有提供相关证据证明这种说法。

131日,印度基因工程学家Anand RanganathanTwitter上说:「噢,我的上帝。印度科学家刚刚在2019-nCoV病毒(武汉肺炎病毒)中发现了类似HIV病毒(爱滋病毒)的插入物(氨基酸序列),而其他任何冠状病毒都没有发现这种插入物。他们暗示这种中国病毒可能是人工设计的,『不是偶然发生的』。如果是真的,真是令人感到恐怖。」

印度科学家的论述未有看到。不过,中国《新京报》就提供了一个旁证。130日报道,北大第一医院医科主任王广发治愈出院。他1月初作为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到武汉考察肺炎,110日接受访问声称武汉肺炎「可防可控」,但随后就武汉肺炎失控,而他本人就确诊在武汉时被感染。治愈出院时他说,一种抗爱滋病毒的药物对治疗他的病情有效,他只用了一天体温就降低了,随后好转。

印度科学家指武汉肺炎病毒含其他任何冠状病毒都没有的爱滋病毒,王广发的治愈病例可作旁证。

中国行之有效的传染病网路直报系统,这次没有启动,印度科学家的研究发现,王广发病例的旁证,以上三项,说明BBC认为是假新闻的未必是假。

外国有没有在试验或制造生化武器,我不知道,但「令人感到恐怖」的不仅是这一点,而是当一个执政党垄断权力、垄断资源、垄断新闻、垄断言论、垄断一切而权力没有任何监控的时候,疫症和各种灾难也就像权力一样不受控制地蔓延肆虐。

香港特衰政府正在向这个不受控制的权力和不受控制的灾难靠拢。因此如何抗争手段都有抑制权力的正当性。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