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肺炎三题: 特慢政府 合成病毒 实验动物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06

肺炎三题: 特慢政府 合成病毒 实验动物

转发此新闻:

特慢政府

前天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医生张笑春发了一段被疯传的微信。大意是:现在的新冠肺炎患者是通过核酸检测(基因检测)确诊的,但他们在临床中发现一些核酸检测为阴性的人,却在肺部CT中发现病变。因此按核酸检测标准没有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极有可能是真实的感染者,而且有很大的风险传染给身边的人。


这些「冷冻野味」里,有多少是实验动物?

武汉市这些核酸检测为阴性的疑似病例,都被放回家中隔离观察,人数有多少呢?张医生说有近十万之多。这些人离开医院后,潜在病毒势必造成疫情大规模蔓延,而应急建设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其容量根本无法应付如此大数量的疑似和观察病例。


因此,张医生「大声疾呼」,请求当局征用酒店、宾馆、学生宿舍,来收治这以十万计的疑似和观察病例,强制隔离,用CT筛查,由专业人员统一管理,发放药品。


香港政府为寻找隔离与肺炎病人有接触人士的居处而大费周章,甚至连滞留武汉的香港人都因此没有接回来。但从张医生的观察和疾呼来看,非确诊的疑似病患有可能爆发,潜在的疫情来势会极凶猛,特区政府实应称为特慢政府了,这时再不考虑全面封关和大规模隔离,到疫情全面泛滥就一切都太迟了。网民建议取用毗邻礼宾府的废置的港中医院做隔离中心,若接纳这建议或者可以挽回特府少许民望。

合成病毒


日前拙文引述印度科学家宣称在武汉肺炎病毒中发现了类似爱滋病毒的插入物(氨基酸序列),他们暗示武汉肺炎病毒可能是人工设计的,「不是偶然发生的」。


22日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石正丽发文,表示「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叫阴谋论者闭上「臭嘴」。 《长江日报》还发文〈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疫情不是源自实验室病毒泄露〉。


不到24小时,大陆网友翻出五年前石正丽与其他人发表在国际期刊《Nature Medicine》的文章--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内容是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将蝙蝠的病毒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和当年SARS的传播速度一样。这篇文章显示,武汉病毒所早就在进行「合成病毒」的实验了。

实验动物


实验室的合成病毒怎么泄漏的呢?原来大陆许多拿来做实验的动物,都有人来「统一处理」。怎么处理?卖到市场,或者烤来吃。大陆有人提到,就在今年12日,中国农业大学的李宁院士被判刑12年,判决书称他贪污科研经费共计人民币3,756万余元,其中1,017万元是销售实验室淘汰的实验受体猪、牛、牛奶所得。


这是中国正式公布的案例。于是,有网文说,号称蝙蝠侠的中国科学家,要大家闭上臭嘴是没有用的,有力的回应是赶紧清点历年实验室使用的各种老鼠、水貂、竹鼠、果子狸、蛇看它们最后都牺牲在哪里,牺牲了之后又去了哪里。


大陆有学医者留言:我原来真的不知道国内吃实验动物,一直认为,实验动物嘛,都会输入各种药物,怎么能吃呢?


这是中国,就是一切离不开「吃」、所有不能吃的价值都没有意义的国度。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