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卑鄙是习近平政权的通行证 高尚是李文亮医生的墓志铭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08

卑鄙是习近平政权的通行证 高尚是李文亮医生的墓志铭



在网上突然看到李文亮医生被抢救无效的消后,一时间满脑子的痛悼和悲愤之情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突然间想起了北岛的那两句著名诗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出自他一九七六年写就的《回答》。


新冠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去世,网友努呼自由。


一位署名“直航”的网文作者两年前给北岛的这两句诗作注说:“卑鄙”是指语言、行为很恶劣,不道德的形容式名词;若在语言上、行为上是恶劣,又如何成为“通行证”呢?“通行证”一般是给合资格人士进出的凭证。可是如果结合这两个意象在一起,“卑鄙”是“通行证”的话,便可得出这样的结论来:这个限制进出的地方是以行为语言恶劣及不道德作为进出标准的。读者不难由此推断:这以“卑鄙”为“通行证”的地方,必然是乌烟瘴气,是非黑白不明,道德沦亡的。

接着的一句:“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也与前一句紧密地连在一起。“高尚”是用来形容道德水平高的人。说“高尚”是墓志铭,“墓志铭”是指放在墓里刻有死者生平事迹石刻上的文字,一般是死者生前好友对死者的评价。“墓志铭”一词的出现,暗示“高尚者”已死。

“直航”继续其注解说:“高尚”与“卑鄙”的意义在哪里?卑鄙的人竟然可以凭藉“卑鄙”而通行无阻;相反,高尚的人却因他的高尚而死,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社会,怎样的世界呢?“卑鄙”与“高尚”是言行的两个极端,对比明显十分强烈。“通行证”与“墓志铭”一组,前者是畅通无阻的根据,后者则是死亡的标志,也有著无法继续前进的意味……。只这两句已能将(回答)全诗的主题:社会黑白不分,道德沦丧的现象表露无遗!

被中共当局审查通过了的百度上,对北岛《回答》一诗的客观介绍内容是:《回答》创作于1976年清明前后,初刊于《今天》;后作为第一首公开发表的朦胧诗,刊载于《诗刊》1979年第3期。此时的诗人在地下进行着诗歌创作,和一些朋友一起自费编辑出版诗刊《今天》。《回答》是对诗人所经历的“文化大革命”那个荒谬、罪恶现实社会进行披露、怀疑和挑战。

北岛先生创作《回答》一诗,留下“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传世绝句的时代背景这里无需赘述,只需要提醒一句:当今中国的习近平,早已经比一九七六年的毛泽东还要毛泽东,更加毛泽东!不但是独裁和暴政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多了一层伪善和“用谎言统一思想”的变本加厉!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一位叫“东方明月”的文学城网友写道 :哭了,为李文亮医生,也为我的祖国。“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道者,不可令其困厄于荆棘”。可是他为众人抱薪却冻毙于今晚。 他走了,没有官方为他道歉,没有平反。可是他需要吗?

在一个谎言統一思想的时代,“造谣者”就是李文亮最荣耀的勋章,那训诫书就是他生前留在中国最美丽的墓志铭。

正如被纳粹法庭以“叛国罪”处死的德国21岁青年马克•尼姆的墓志铭:“当你的祖国被独裁所统治,‘叛国罪’是对你最荣耀的评判。”

网友“高斯曼”跟帖说: “造谣八君子”的美名将世世代代传颂,总有一天,“造谣八君子”的大型雕塑会屹立在长江岸边!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这里的卑鄙者,不仅仅代表了当今中国的共产政权里自习近平往下,所有用“党性”取代人性的各级各地,大大小小的党政官员,特别是至今仍然未被问责,事实上是可以被以“反人类”控罪的湖北和武汉的党政主官,也还包括了那些各级党媒,特别是中央党媒和湖北党媒中的相当一部分记者和编辑,以及那些至多只能与八哥和鹦鹉相提并论的电视主播们。

君不见,武汉肺炎病毒眼见已在酿成大患之时,武汉当地警察当时奉令对李文亮等八个“造谣传谣”者采取的“法律手段”,是所谓的“训诫”。2020年1月1日,武汉警方发布通报: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

但就是因为“训诫”一般都会被理解为“批评教育”,显然是被中共党媒认为震慑力有限,所以从新华社到央视,再到各级官媒,几乎都没有在新闻稿中客观写出“训诫“一词,统一用“8名散布谣言者被查处”这句话发出强烈警告,令国内国外无人不相信这八人遭受的“法律惩处”,最轻也是已经被收监。尤其是从中央到地方电视台主播们的“义正词严”,绝对是起到了令所有疫区百姓,特别是令武汉一线医护人员噤若寒蝉的效果。

追踪最为及时的媒体事后回顾 :截止2月6日23点16分,“李文亮医生去世”在微博热搜榜收获超过两千万次搜索量,5.4亿阅读量、73万讨论度,问鼎榜首。但这一热搜在接下来的15分钟内迅速跌至190万,随后消失。23点25分,WHO在其Twitter上发布了对李文亮医生的悼念消息。随后,《中国新闻周刊》于23时56分最后一次致电武汉市中心医院ICU,对方表示李文亮医生仍在抢救中……。随后“李文亮去世”与“李文亮仍在抢救中”这两则消息,开始从不同平台流出,一时难辨真假。

2月7日凌晨零点20分左右,经济观察网发微博表示,其记者在武汉市中心医院ICU外确认李文亮医生去世,其妻在湖北老家,身体健康。该贴指,李文亮医生于2月6日晚21时30分左右停止心跳,但用上了ECOM(叶克膜)进行抢救。

有媒体总结说:事实上,在确认李文亮死讯的前后接近两小时里,各家媒体大多陷入了李医生是“死亡还是在抢救中”的混乱。直到7日零点30分前后,包括凤凰网在内的多家中国主流媒体才陆续证实了李文亮的死讯。直到凌晨3点48分,武汉中心医院才发微博确认了李文亮死讯。网友迅速在下面回贴:“学到了两个词:政治性抢救,表演式抢救”。

一时间,网友开始质疑这样的操作只是为维稳争取时间,就连微博认证为“中共山东省委政法委员会”的“山东长安网”也发出微博表示:“能否让逝者安息?”与此同时,大量未经来源核实的微信截图在网上疯传,称“因为担心网络舆论,所以在人死了两个小时后重新装上ECMO”。

社交平台一片愤怒,有网友批评:“心跳停止,却不让人死,用时间换维稳,极其可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不要臣死,臣不得好死”、“要你死你才能死?明白了吗?明白!”还有网友表示:“拖延几分钟,说还在抢救,这是舆论控制的老手段,这叫延宕情绪。直接公布死讯公众愤怒太大,要把愤怒转化为对奇迹的失望。现在大家不就觉得愤怒少了很多嘛。”

而在这个“为维稳争取时间”的过程中,《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再次主动“为党叼飞盘”,及时发布微博称,“老胡得到准确消息,李文亮医生仍处于被抢救中。”

而这个“为维稳争取时间”的政治表演,实在不能继续维持下去 -- 很可能是参与抢救的医院方面确实已经无能为力继续表演之后 ,行动最快的当然是中宣部,立刻下令“关于武汉市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去世一事,要严格规范稿源,严禁使用自媒体稿件擅自报道,不得弹窗PUSH,不评论、不炒作。互动环节稳妥控制热度,不设话题,逐步撤出热搜,严管有害信息。”

与此同时,又是这个胡锡进抢先发文,力图引领网民们的抗议和声讨浪潮只针对武汉,至多局限在湖北。

被媒体标上《胡锡进:武汉市的确欠对李文亮的一个道歉》的报道中引述胡锡进的话说:武汉市的确欠对李文亮的一个道歉。武汉和湖北的主官们,也欠对湖北和全国人民的一个郑重道歉。武汉市的主要官员为什么不在李文亮病重期间去慰问他,为什么不早一些推翻之前对他的态度?我们的一方政府和官员们做错了事情,向受了冤屈的人道个歉鞠个躬,难道就这么难吗?

对李文亮的训诫书流到网上后,给了社会非常强烈的震撼。重要的是,这个人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作为医生率先在专业的圈子里发出了对危险病毒的警示。当疫情从武汉到湖北,再到全国大爆发时,所有人都看到了李文亮是对的,相信他受了委屈。武汉官方为何不能与人民群众的认识形成同步,一定要回避这个已经炸开的问题,与人民群众越走越远呢?

事情已经发展得如此糟糕,全国人民有一些抱怨,但是大家依然坚定地跟着国家走,全力支持湖北和武汉。武汉的主官们怎么就不能在这个时候采取主动姿态,不仅还李文亮一个公道,而且主动解开让无数人感到难受的那个心结呢?他们作为官员的担当精神去了哪了?

有外界媒体在转发如上内容时,在标题里使用了“倒戈”一词,实在是太抬举这个胡锡进了。“倒戈”?倒谁的戈?中共当局?这对胡锡进这样的级别的中共御用文人来讲,已经根本不是不敢的问题,而是绝不情愿的问题。

事实上在李文亮医生去世之前,他胡锡进早已经明明白白,习近平当局除了抛出武汉乃湖北省的党政主官当替罪羊已经再无选择,早早晚晚的事。所以“更加坚定地维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权威”的最聪明方式就是“小骂大帮忙”,把激愤的群情引导向武汉,局限在湖北。

由此可见,他胡锡进绝不是一般的“叼盘手”。有网民“夸赞”他是“共和国第一叼盘手”,绝非浪得虚名。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视察人民日报社时,当面向他胡锡进表示,“你们《环球时报》是我每天必看的报纸之一”。

不过,胡锡进虽然在其最新文章中故意轻描淡写,用“道歉”一词来说明武汉和湖北当局对李文亮医生不过是亏欠而不是犯罪。但他最后一句,“人民群众是惹不得的,谁惹了人民群众,最终都会付出代价”,到是道出了历史的必然规律。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夜话中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