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疫情触目惊心,习帝步步为营 / 附《网易》被删文章:「崇祯亡国时候,所有人 都等他下令」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16

疫情触目惊心,习帝步步为营 / 附《网易》被删文章:「崇祯亡国时候,所有人 都等他下令」

汉肺炎已令内地大量中小企业遭受重创。瑞银下调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测,由先前估计的6%降至5.4%,中国中小商业企业协会报告显示,因厂房空置、订单损失、资金链断裂等多方面问题,超过70%业预料营收按年至少损失三成或更多。在延迟开工方面,仅有5.26%业表示能承受晚开工2个月以上。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研究所刘孟俊上周指,封城后很多企业要面对供应链断链危机,预估12个月内中国企业就会发生倒闭潮



路透社本周爆幕料消息,习近平对各级政府防控疫情工作不满。认为防控武汉肺炎的措施「冲过头」,对经济造成伤害之馀又令公众恐慌。习在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提出这样的批评。习近平还指示官媒开始把宣传重点放在经济复苏上,或至少把搞经济与抗疫说成同等重要。不是说好了「要把人命放在首位」吗?锺南山早前预估元宵节疫情见顶,如今再作评估,预言二月中下旬见顶,如果按照习指令放松抗疫,锺南山这预期一定很难成真。中国人也要面对「不是饿死,就是冒险病死」的两难,但中国人是否敢于豁出去为革命而死

李文亮之死令清华校友高呼「五大诉求」,网络对李文亮之死亦群情汹涌,中共内部文件以大数据评估亦不敢忽视,认为要肯定李文亮贡献,也以湖北省委书记易帅来作回应,撤换蒋超良,应勇临危受命,清一色换上习家军。习近平的人事变动被认为是借抗疫危机抓权,但进一步抓住权力之后,还是未能成功止疫,「习王朝」是否还可不动如山?国内《网易》一篇被删除的文章很有启示。文章题目是:「崇祯亡国时候,所有人都在等他的指示」

中方冷淡回应美国NIH/CDC专家来华抗疫,美国协助中国的抗疫物资,17.8吨包括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等,已经于4日送抵武汉,华府同时宣布拨款1亿美元,资助中国和其他受新型肺炎影响的国家,还会派医学专家参加世界卫生组织的考察团,到中国协助抗疫。但是,美国医疗专家不得中国其门而入。白宫顾问纳瓦罗认为中共必须对病毒的起源负责,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也表示,美国对中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相当失望,他认为中国在疫情爆发问题上的透明度不高。特朗普也下令彻查疫情起源,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加控中国电讯设备生产商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及美国两间子公司,窃取商业秘密等16项新罪名,对中共能造成多大压力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祯亡国时候,所有人都等他下

观历史言

祯为什么亡国?当危机来临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指

祯作为亡国之君,是一个悲情人物,尤其是他在上煤山的时候还能回望京城大火,说一句苦吾民耳,更是让后人唏嘘不已。加上清朝初期许多倒行逆施的政策,各地的反清复明活动也一直持续不断,但大多数都要和崇祯扯上一点关系。可以说,在清初的一段时间,崇祯的声誉反而越来越高了

祯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非常勤政。在明朝的皇帝里,除了太祖和孝宗之外,可以说就没有比崇祯更勤政的皇帝了。而且,因为孝宗时期对阁臣还是比较尊重的,也比较倚重大臣的辅佐,但崇祯不同,崇祯时期虽然在制度上也还是沿用了之前的内阁制,但是因为他很勤政,而且对阁臣动辄斧钺相加,所以内阁实际上形同虚设。在这个意义上,崇祯时期的制度也是最接近朱元璋时期的

官僚制发展到明朝,已经非常成熟了。甚至在有些时期几乎处在无人驾驶的状态,但它也还是能够自己正常运行,并且应对一些危机。最典型的就是武宗时期,武宗天性活泼好动,比较爱玩儿,不怎么理朝政,甚至内阁大臣也见不了几次面。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官僚体系还是按照自己的逻辑运转,平定了当时波及整个中原腹心地带的叛乱

官僚制差不多就是在两种极端状态之间来回摇摆。一种极端状态就是武宗时期甚至万历这种情况下,皇帝几乎不管,但是官僚体系仍然能够正常运转,完成自己应该承担的任务。也就是说,可以在无人驾驶的状态下正常运转。另一种状态则是被驯服之后的状态,也就是完全按照上级的命令行事,无论什么情况,哪怕是天塌下来,它也一定要按照规定的程序来运转,完全不理会现实的危机

祯亡国时候,所有人都等他下

朱元璋时期,通过胡惟庸案就差不多让官僚体系成了第二种状态,但是因为他杀伐果断,精力充沛,所以他实际上兼任了宰相的功能,每天从天不亮刘开始批阅文件,到夜里很晚才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加上他手下还有大量参加了创业过程的开国功臣,所以能力还是足够的,运转起来也没有问题。他下发给各级官僚的任务,也都能够完成

祯面临的就是完全不同的状态了。明朝的官僚体系经过万历末期和天启时期的混乱,实际上已经处于一种很不正常的状态,正是需要恢复和培育元气,并且逐步消除党争,让整个官僚体系重新回到比较正常的状态。但是崇祯登台之后缺没有这个耐心,因为边疆危机始终无法解决,儿内部又很快出现了叛乱,所以崇祯始终处在比较焦虑的状态,没有耐心来缓解危机,总是急于求成,最后一事无成

也正是因为他在心理上的过分焦虑,让他在对待大臣的态度处在两个极端之间,很容易一见钟情,但是如果出现一点失误,又会完全失去信任,甚而直接诛杀。所以,崇祯一朝阁臣变换非常频繁,被杀的被杀,被贬的被贬,最后剩下的就是一些只能顺着他说的人,或者干脆不说话的人,以不犯错误为自己固宠保禄的主要手段,也没有人敢于任事了

而且,在这种非常时期,尤其是在战争状态下,一个独当方面的大臣,在战争中不敢出错误,只能赢不能输,就算是赢得再多,只要输一次,就要被杀,最后能干事的大臣差不多就被他杀完了,留下的都是不说话,不做事,皇帝说什么他就怎么做的那种听话的人。所以,他最后还说诸臣误朕,其实是执迷不悟,始终没有理解,是他耽误了大臣,也耽误了明朝的江山

如果在承平时期,权力过度集中的问题是不太容易暴露出来的,但是这种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唯恐出错的状态,一旦遭遇突发危机,应对能力的短板就会特别明显。因为其他人都怕承担责任,所以并不独立判断,也不自己决策,而是逐级上报,等待上级指示,上级没有指示,他就坚决不动,因为这样做对他是最安全的。而这种逐级请示报告就会导致决策效率很低,在应对危机的时候反应非常慢,什么事情都慢一拍

这种过度的权力集中导致的另一个很明显的结果就是,其他人都对整个体制失去了忠诚和认同,而只是把自己当成皇帝的打工仔。反正江山是你的,好了是你的,坏了也是你的,那么兴亡就和我没有关系了,一旦被危机摧毁,也是你的失败,整个官僚体系不会觉得是自己的问题,也不会觉得对自己是多大的损失,大不了敌人来了投降就是了

这其实也是每个王朝末期官僚体系的普遍状态,对朝廷没有什么认同,对皇帝也无所谓忠诚不忠诚,只是当成一份普通的工作而已,只做上级交代的任务,上级没有指示,哪怕是再大的利国利民的好事,他也不会去做。因为在这种氛围下,如果谁这样做,反而显得别有用心,容易成为众矢之的,最后被其他人逆向淘汰。这也就是说,王朝中期由盛转衰的时候,大臣的心态都是坐等出事,而在王朝末期,官僚的普遍心态都是天下兴亡,关我屁事

来源:网易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