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有人响应号召,退了父亲和自己自武汉去洛杉矶的机票,结果...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20

有人响应号召,退了父亲和自己自武汉去洛杉矶的机票,结果...

导演常凯一家四口相继离世,惋惜之余,惊愕不已——即便在武汉,医疗资源奇缺,新冠的病率尚只有5%上下,且死者多为高龄、伴有其他疾病的老年人,为什么会出现一家四口、子女父母都不幸去的现象?
导演常凯

更令人惊讶的是,常凯父母都是同济医院的教授、医生,这样的中产家庭竟也一床难求,为求收治,屡次碰壁,以致于儿子常凯在遗书中这样写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

我想不到,华中地区最好医院的医生,灾难来时,居然也只能在家自救!无奈之下,常凯只能把父亲接回家。父母死后,常凯去了一家不在专治医院之列的区内小医院,最终也不幸离世。

他的姐姐,就是武昌医院护士刘帆。在她病逝当天,有人称,这个人大年初二还在上班,时没有防护服,基本裸奔,结果全家感染

前几天不断有教授、医生、院士离去的消息,今天武昌医院的院长也不幸感染新冠去世了!成为武汉首个因新冠去世的医院院长。昨天这个消息一直在传,公众期待是谣言,家属说尚在抢救,一如李文亮医生所经历的场景,但没想到讯今早就被媒体证实。

还留在武汉的人,是好样的,他们为疫情防治做出了贡献,有大局意识,堪称公民表率,但于个体而言,生命只有一次。城内城外,医疗待遇截然相反,亡率差别也过于悬殊。上海来的张文宏医生说,人不能欺负听话的人,可是命运正在偷偷欺负听话的人!

有人响应号召,退了父亲和自己自武汉去洛杉矶的机票,但没想到父亲几天之内就发烧明显,咳嗽严重。期间,辗转求医,却没有医院收治,一直在家隔离。昨日病情加重,有呼吸急促,咳的不能睡觉,喘气。今天复查,双肺感染明显增加,已经全变白了,血项cpr87,多项指标下降。医生说重症,必须马上住院治疗,但是依旧没有床位。

不到十天她父亲即与世长辞了。这样的人伦悲剧,换做谁,都可能会活在余生的自责与愧疚当中。

错,我们终将会战胜疫情!这毋庸置疑,但关键是我们要为此花费多大代价,牺牲多少医护人员,去多少老百姓!如果不该犯的错误都犯了,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还忘记了谁是罪魁祸首,最后陶醉在虚假的赞歌和萌化的权威中,即便最后疫情消失,我们也没有胜利


来源: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