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由武昌起义到武汉封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12

由武昌起义到武汉封城


没有多少人能预见在17年后,一场疫症再席卷中国全域。相较于2003年的沙士,现在的新型冠状肺炎来势更凶。疫情爆发之后,中共的专制政权高调地运用全控的党国机器去抗疫,看来相当决断,多个城市包括源头的武汉市也能封掉,这是沙士时期亦没有做过的。中共或许想借抗疫,向国人及世界证明中国模式的优越。若没有中共的全权操控,怎能全国总动员去抗疫?沙士时期中国经济还未全面起飞,现在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直逼美国,中共当权者或许相信中国应更有能力去打胜这场疫战。


疫症暴露专制致命弱点

能否成功控制武汉肺炎,现在言之尚早。但即使用尽九牛二虎之力能把这场疫灾压下去,中国经济也必受重创。中国经济本已受中美贸易战严重打击,在付出极大代价抗疫后,更会百上加斤。中共若幻想以抗疫去展示它的制度优越,可能适得其反,暴露出专制政权的致命弱点。相信更多人在经历抗疫的苦痛后,会反问从一开始,为何疫情会出现及爆发。

先不去阴谋推断这场疫灾中的病毒是否由官方实验室研发或泄漏出来,但人尽可见,中共政府部门,至少是武汉市政府,其实早知道这病毒已在社区爆发且会人传人。或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或是为了确保政权稳定,他们刻意隐瞒,望能在没人察觉下把疫情控制。为达这些政治目的,甚至当那些在前线抗疫的医护人员看见疫情失控向公众发出警示,当官的竟把这些吹哨者以造谣为由拘禁。但当疫情爆发至再也掩盖不住时,才高调地用看似果断的措施去抗疫,尝试把不能再隐瞒的危机转化为建立中共权威的契机。当然,坐在最高权位的必会夺取所有掌声,而黑锅就会由下级官员背上。

专制政权的根本问题就是靠强权治国,而不论是民或是官,在强权之下都不敢说真话,因在上位掌控所有权力者,未必能容得下真话,何况这位掌权者过去对异见都采取零容忍的态度。所有人都只能说他们估计掌权者喜欢听的话,故强权治国必会造成谎言治国。若全国都只充斥谎言,掌权者即使非常英明,也不可能做出正确决定,更何况水平偏低的人。

讽刺地,当谎言成为了国家标准,民间反会流传更多谣言。可悲的是,其中有一些「谣言」才是真相,只是民众难以分辨真假。更因人倾向相信他们想听的话,令这些包含真相的「谣言」与那些荒谬的混杂在一起而被淹没掉。因此,国家管治低下是必然的。

在国际大形势下,中共以抗疫来提升威望的如意算盘也未必那么容易打得响,因西方自由世界已醒觉到中共专制政权的威胁。由中共以非物质的锐实力入侵,到看到中共以实质的警察暴力去打压香港争取民主的人,至现在因中共的无能(或有意),让人眼看不见的病毒散播全世界,西方自由世界在未来必会以更大力度去围堵中国。中国人民必会受中共的专权所累,问题只是有多少中国人能看得见,和看见后他们是否敢向中共的专权说不。

百多年前,满清王朝虽面对内忧外患,但没有多少人想到革命会在武昌爆发及成功,甚至起义也是在重重意外下才被提早启动。但巨变往往不是由人精心策划,反是在重重误会与意外下发生的。导致巨变的因素其实早已存在,但因人人都不想当出头鸟,故人民未能联合起来一致行动。在囚徒困境的逻辑下,理性的人是不会自己先起来反对专制政权的。反是在意料之外,黑天鹅突现,才会使人们在没有组织下,反能一齐起来抗争,终把专制政权推倒。

不敢在此刻断言中共的丧钟已响起,但相信在武汉封城之后,中国的政治格局或会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出现微妙变化。习近平妄称的中共制度优越神话必会被打破,也会有更多人看见他所高举的中国梦是何等虚妄。中共的强权势难再,意想不到的巨变或许会像百年前的武昌起义,在众人没准备好下突然发生。

来源:苹果日报 / 戴耀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