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独独夫政权残民以逞 李文亮岂能安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08

独独夫政权残民以逞 李文亮岂能安息



武汉肺炎吹哨者李文亮医生之死,备受国际舆论关注,中国民众为他举行「网络国葬」,逼得当局也惺惺做态,国家监察委员会声称将派出调查组,官媒则呼吁以抗疫胜利的消息告慰逝者,让李文亮安息。然而,当武汉公安还在无耻地为训诫李文亮而强词夺理,当中共为抗疫开启表彰优秀共产党员的表演模式,当习近平与特朗普通电话行自我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当独夫政权还在残民以逞时,李文亮能安息吗?


隐瞒疫情是为保证两会举行

李文亮走了,带着一纸造谣者的训诫书走了。消息传出,中国民众的愤怒瞬间被引爆,众多网民藉哀悼李文亮声讨中共隐瞒疫情、荼毒生灵。当局试图纾缓民怨,表态将全面调查涉及李文亮的有关问题。然而,相比于武汉公安指控李文亮「你的行为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你的行为已超出了法律允许的范围」的训诫书,相比于央视各大节目连环炮轰造谣者的截图,这套官腔显得如此虚伪与苍白无力。

更讽刺的是,中共表彰了两位抗疫优秀党员,其中一位是被称为「疫情上报第一人」的张继先医生。官方披露,张继先是在20191226日在接诊病人时发现新肺炎,翌日上报至江汉区疾控中心。中共表彰张继先,是要树立党员抗疫的光辉形象,但问题不只在于,她成为上报疫情的英雄,李文亮等八人为甚么成为造谣者?问题更在于中国的疫情电子通报系统是由地方直达国家疾控中心的,那为甚么疫情被隐瞒没有公开?

其实,只要梳理下武汉市通报疫情的日程与当地政治日程,就可看到其中的关联。15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发现59例新肺炎患者,并宣称「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其后自6日至10日未再通报疫情,而武汉市政协、人大会议正是在这五天举行。11日,市卫健委再通报确诊41例、死亡1例,重申「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然后通报又中断至18日,因为湖北省政协、人大会议相继举行,直到17日闭幕。

显然,中共隐瞒疫情是为了保证武汉、湖北「两会」在社会欢乐、和谐的气氛下举行,而央视各频道连环炮轰造谣者,更显示这不是武汉市、湖北省的地方政府行为,应是受到中共高层的同意和支持。而18日举行的百步亭社区万家宴的四万多个家庭堪□□O最直接的受害者。为政治权力游戏而草菅人命,暴露的是独夫政权残民以逞的本质。当民众想为李文亮讨回公道时,武汉公安仍辩称训诫书不属行政处罚,拒不认错,暴露的是独夫政权肆意剥夺人民讨论疫情、交流防疫经验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林郑消极防疫配合中共维稳

在香港,林郑月娥13日就到高铁西九龙站巡视,声称视察因应武汉新肺炎的措施。显然,特府此时已接到疫情通报,相关官员也未忘沙士教训,才有邀林郑出巡之举,但为了迎合中共政治维稳的需要,其后的防疫措施就显得消极,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和地区,遑论提早为市民筹措防疫物资,只会坐视市民陷入抢购口罩、厕纸、食米的困境。至于要林郑全面封关,更无异于要她挑战北京的管治权,岂不是与虎谋皮?

可以说,中共不放弃一党专政、不放弃独夫政权的运作,中国就只能靠蒋永彦、李文亮这样的吹哨者,去揭露沙士、武汉肺炎这种祸害世界的瘟疫。可以说,香港继续由中共钦点的林郑月娥式的特首管治,就难免重蹈沙士、武汉肺炎的覆辙。为抗击沙士而牺牲的中港英雄未能安息,李文亮未能安息,被沙士和武汉肺炎夺命的无辜者又岂能安息?

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