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批评“四种干部”防疫不力,习近平要地方官员背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29

批评“四种干部”防疫不力,习近平要地方官员背锅?

习近平23日对十七万中共干部发表讲话,严厉批评四类干部在新冠疫情中“表现很差”,要求地方官员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
《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等官媒随后跟进,大批特批是某些官员的“不敢担当”、“百般推脱”,才导致比“非典”更大的公共卫生危机。
同时,湖北,黑龙江和山东等多个省份都有地方官员因疫情控制不力而丢掉乌纱帽。
对比官媒有关习近平“英明决策”铺天盖地的赞美,地方政府似乎成立疫情爆发扩散的替罪羊。
习近平上任以来,反腐、整风不断,搞得中共官僚阶层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这次严厉批评四类官员,将他们定位为疫情扩散的主因,对官僚阶层如何形成新的压力?来自最高层的运动式高压,能否真的在地方官员中逼出治理能力?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说,习近平现在的想法是必须死死地抓住权力,同时现在开始就要甩锅。在习近平给17万官员的讲话中有一个非常大的看点就是,习近平心里非常明白,疫情过去以后一定要有一定程度的追责。破空讲到三年大灾荒以后对毛泽东的追责,这种追责无论是社会的还是党内的一定要有。习近平认为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必须要抓住权力,完全失去权力下的追责可能就是灾难性的。
所以他必须死死地抓住权力,同时在现在开始就要甩锅。甩给谁呢,首先要甩给地方干部。地方干部的回应也比较有意思,天天地吹捧习近平。
因为第一,习近平被追责他们心里都明白。全国都有一个共识,就是习近平你肯定是第一责任人,最后追责,习近平如果垮台了,那我天天捧你,说你是指挥的,当然责任你来负。如果习近平站稳脚步了,那我天天吹捧你,我也没什么错。所以这对于官员来讲是最佳选择,所以才造成现在这种舆论的状态。
瘟疫蔓延正因统一到中央、统一到习近平的风气
政论作家陈破空表示,习近平23日对十七万中共官员发表讲话,话音刚落,当局就将这次讲话的单行本出版发行。陈破空认为,正是因为统一到中央才造成了瘟疫蔓延。
他表示, 单行本在第二天就出版显示了“中国速度”、“中国效率”,那就是救人救灾迟缓无力,一团混乱。但是要维稳,要维护政权,给领导人歌功颂德可以马上到位。这就是中国政权的特质。习近平这番讲话是“甩锅”给地方政府。说是要进一步统一到党中央的思想上来。
事实上,正因为统一到党中央,统一到习近平才造成了这么大的灾难,瘟疫的蔓延。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就说过,如果我们能够早一点作出决定,早一点采取措施,不至于后果这么严重。这个“我们”就指的是上面拍板的人习近平。武汉市长周先旺也说过,我们没有得到授权,作为地方政府,因此没法提前公布,这点没有得到谅解。
就说明是被上面,被习近平捂住了盖子。就因为他们统一到党中央,统一到习近平,造成了这么大的灾难。
陈破空指出,习近平本应在17万人大会上自我检讨,做出一个姿态,但是却没有,而且还大肆批评下面的干部,这种“甩锅”的做法非常恶劣。
中央高度集权、定于一尊导致官场怪现状
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习近平上台后,第一任就使得100多万党员干部受到各种处理,官不聊生。现在不管是批评官员没有能动性、还是做表面文章、还是一问三不知,还是说他们临阵脱逃,这些现象都是他过去七年多高度中央集权,核心意识、定于一尊,既不尊重科学,也不尊重中国人民的利益,也不尊重干部的积极性所造成的。中国任何天灾都可以找到人祸,习近平就是罪魁祸首。
这次新冠状病毒可以看到一个官僚的特征。官僚特征在于受到伤害和打击的人当然底层很多,普通老百姓也很悲催,但是也看到大量的中国的中产阶级和中上阶级的特征。所以他们可以往全世界逃,通过游船、飞机在全球的各大都市,无论是上海、北京、多伦多、纽约、洛杉矶,往这些地方带。
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病毒是政客的直接原因,另一方面我觉得中国的官僚他们觉得可以有了大权,可以一切都享受,可以不顾民生。最后医疗体制的崩溃也让他们尝尽了苦头,现在全世界躲逃,像丧家之犬。
习近平的一言堂中,任何错误也会被放大
夏明认为,所谓习近平对官僚们的“运动型”领导,就是想把官员作为完全听话的群众进行操控和动员,一个声音、一个思维,都是习近平的。它的最大优势当然在于要做表面文章、要做虚假的东西,包括他自己习近平要进行个人崇拜,当然很有效果、很热闹,气势好像很旺。但是最大的弊端就是有任何错误都会在这种运动式的政治中得到放大。因为在这整个体制中,基本上就是武大郎开店,基本上也就是一言堂,所有领导干部成为习近平一个人声音的回声版。在整个回音室里,只有习近平一个人讲话,下面的人全部都把它放大的话,习近平一犯错,下面的错误就会无限放大。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