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称早知疫情并提要求 与湖北官员互相“甩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17

习称早知疫情并提要求 与湖北官员互相“甩锅”?


中共党刊《求是》发表文章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早在年初就对武汉肺炎疫情提出要求。该文并列出习近平从17日到2月中旬就疫情防控进行指挥部署的时间线,被认为是这位领导人对舆论指其处置不当错失防控疫情灾祸最佳时机的批评作自我辩护,并将责任归咎于地方层级。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视察北京安华里居民区的新冠病毒防控工作。

2020年突然袭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黑天鹅”,令中国官方和民间措手不及。全国各地卫生系统正全力以赴应对疫情危机,如何阻断疫情蔓延,降低损失是中国当前面临最紧迫的任务。中国民间对官员在武汉疫情初期行动迟缓,众多患者得不到有效治疗颇为不满,北京当权者面临半个世纪以来罕见的巨大压力。
216日出版的最新一期中共党刊《求是》杂志刊登了总书记习近平23日在中共中央常委会一次会议上的讲话。这篇署名习近平的文章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17日,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120日,我专门就疫情防控工作作出批示,指出必须高度重视疫情,全力做好防控工作,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122日,鉴于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临严峻挑战,我明确要求湖北省对人员外流实施全面严格管控。正月初一,我再次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对疫情防控特别是患者治疗工作进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动员,并决定成立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
这位领导人在讲话中明确指出,在17日就已经对疫情防控提出了要求,但是没有说明提出了哪些要求或具体要求什么。事实上,直到疫情严重到123日武汉宣布封城,才引起中国各地普遍警惕。
直到1月下旬之前,中国官方一直淡化疫情的严重性和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和致命性,宣传口径是“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稍后改为这种病毒“有限人传人”,疫情“可防可控”。中共高层是否低估了疫情影响,对疫情发展是否出现误判,官方是否隐瞒疫情,成为近期讨论的话题。
关键时间点
究竟中共最高领导人在17日会议上提出什么要求,求是杂志刊登的习近平讲话中没有说明。北京独立学者荣剑对美国之音表示,不知道他究竟发表了什么指示,但是“防控延误的关键时间是从17日至20日,没有任何公开措施,导致疫情从可控转向不可控。”
历史学者、时政评论人士章立凡也注意到北京当局没有在第一时间向社会大众发出警报或及时公开疫情相关信息。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从20191230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不明原因肺炎”的紧急通知,到202017日领导人在政治局常委会上提出疫情防控要求,间隔8天(当时新华社的报道未提及肺炎疫情);到120日钟南山院士确认存在人传人、领导人专门就疫情防控工作作出批示,间隔13天。”
这位时评人接着指出,“中共有直报系统上达天听,而这21天内中国公众对疫情基本不知情,错过了最佳的防治防扩散时机。这就是‘两个亲自(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责任所在。”
对于习近平为何此时在党刊发文表明其在疫情爆发初期的所作所为的问题,章立凡认为其目的有三:一是再度确认“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领导地位;二是坚持认为“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准确的,各项工作部署是及时的,采取的举措也是有效的” ;三是拿地方官员问责,“问题在下边没有执行好。”
地方官暗责中央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自1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两国疾控中心就疫情相关情况多次进行沟通。”
然而中国国内民众在武汉123日封城前对于疫情发展知之甚少。湖北省委在121日举办了团拜会,部分演员带病坚持参加文艺演出。在123日中共中央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春节团拜会上,习近平发表了讲话,讲话中没有提到疫情。央视除夕夜的“春晚”依旧歌舞升平。湖北省领导班子在应对疫情时照常表衷心,强调“四个意识”。武汉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采访则说向社会披露疫情需要得到授权,周先旺还表示,120日国务院会议“要求属地负责”,将处置权力下放地方,武汉疫情防治工作才“主动多了”。
病毒起源之争
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目前尚未形成共识。有专家指蝙蝠、穿山甲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疫情爆发可能与人类食用野生动物有关。也有人怀疑病毒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石正丽则表示“用生命担保”这种病毒与实验室无关,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员工和学生也无人感染。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威胁世界和病毒源头疑问备受瞩目之际,习近平214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的会议上讲话时特别提到了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并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安体系。中国科技部随即作出响应,出台《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要求实验室发挥平台作用,服务科技攻关需求,各主管部门要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
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管轶121日到武汉考察疫情,对疫情发展形势表示悲观,认为感染规模将是SARS10倍起跳。不过当时中国国内的舆论对管轶教授的看法不以为然,更有人对其言论发起攻击。
严控舆情正面导向
中国官媒集中报道各国政要盛赞中国防治疫情措施有力,习近平对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对疫情“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也引发了舆论的讨论。新华网发表文章“中国加油!——全球网友点赞习主席带领中国人民奋力抗击疫情”,该文写道“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中国沉着应对,坚定有力抗击。网友纷纷点赞带领中国人民抗击疫情的习近平总书记所展现出的担当、果断与智慧。”
201912月底,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在医疗圈中就有传播。武汉八名医务人员因讨论和传播疫情相关的消息遭到公安的警告,官媒央视高调报道八人“散布谣言”。随着疫情不断蔓延,民间对当局的不满情绪日益升级,“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去世,引发网络上呼唤言论自由的高潮,官方对相关言论严加控制,社交网站上大量信息被删除。
世界多国对源于中国的疫情做出了反应,加强了入境限制,并且取消航班。中国官方对内封城封路,对外则称其他国家“过度反应”。中国驻外使节频频接受采访,强调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
武汉市为应对疫情,临时紧急修建了收治确诊新冠病毒感染者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中国官媒盛赞“中国速度”,然而武汉市的一场大雨,让雷神山医院房顶严重漏水,舆论对于这种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建筑的安全和质量产生了担忧。官媒报道辟谣说,漏水发生在雷神山医院尚未交付使用的病区,施工单位正在抓紧维修整改。财新网报道说,由于医院漏水,部分病人已转到其他病区,新增的收治计划延后。
湖北省目前采取了更加严格的管制措施,官方通告全省所有村组、社区、小区、居民点实行24小时最严格的封闭式管理。另一方面,雷神山医院院长王行环周日在接受央视专访时指出,疫情实际的拐点已经来到。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