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权力傲慢 专家无奈 武汉疫情就这样扩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29

权力傲慢 专家无奈 武汉疫情就这样扩散

227日,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广州举办的疫情专场新闻通气会上透出几点重大信息:疫情早期,已经出现了人传人,“这个病在1231日就已明确,13日就已分离出(病毒),17日报送联合国。在疫情早期,已经出现人传人、医护人员感染的现象。”


228日武汉,封城继续,蔬菜放在居民大院的门口,一个一个来领取


是谁在拖延时间


钟南山解释中国疾控中心地位太低:暗示无法向全国发警讯,被权力部门压住了,他要求国家疾控中心有向社会公布疫情的权利。“我们CDC(中国疾控中心)的地位太低了,它只是卫健委领导下的技术部门,特殊地位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疾控中心应该有一定的行政权,有向社会公布疫情的权力,不然以后可能还会出现类似的情况。包括李文亮也很早就发出了疫情的有关信息。做出改变是非常必要的。”

假如12月初就严防扩散的话

钟南山谈防控短板:“还有一个极大的教训是:凡是发现冠状病毒的感染,马上要严防扩散。假如我们在12月初,甚至是1月初能够采取严格防控措施的话,我们的病人将会大幅减少;而据我们的估算,要是125日后再实施(封城等严防举措),患者将会增加到十几万人。”


为什么没有在12月初,甚至1月初采取严格防控措施?这只能去问掌握权力的当局。如果十二月初,甚至一月初行动,就不会是后来的样子,就是说不会死那么多人,疫情向全国扩散,向世界扩散?钟南山说得很委婉,没有点出究竟这一当局的迟缓行动造成多死多少,多感染多少,但他说,根据他的计算,如果一月二十五号再封城,患者就会多出十几万人。这个回答很技巧,躲过了习近平批示的一月二十号下令行动的日期,武汉是23号封城的,钟南山估算,如果封城再迟缓到25日,也就是两天以后,就会多感染十几万人。

如果从一月一号算起,到二十三日封城止,整整二十三日,白白地多感染了多少人?大家可能只能去猜想了,一个巨大的数字,这个数字后面是生命和死亡。

最保守估计,武汉延误了二十几天,这个数字基本是公认的,专家,包括高福,以及钟南山的最新解释,以及『财新』、『财经』等中国媒体连日来调查的结果。

权力面孔狰狞

武汉疫情爆发后,北京去过三次专家组,一次是1231日,一次是18日,前两次都没有说出 “人传人”的真相,而且专家组还有人表态“可防可控”,但只有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最后去了以后,120日对媒体肯定新冠病毒“肯定人传人”,才丢出来隐藏已久的那颗病毒炸弹。

中国国家疾控中心没有足够的权利,但至少有着拒绝说假话的权利。14日,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成员公开表示,“从目前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110日,第二批专家组成员对媒体表示,按病人病情及扩散情况,整体疫情“可防可控”,也没有承认人传人。根据『第一财经』,13日到15日之间,光是确诊的医务人员就有5位,最早的一例是17日。而217日中国疾控中心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发表的论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杂志分析』回顾指出,1110日,武汉发病的医务人员有18例,11120日,这个数字已达到233例。

『财经』对未公开姓名的属于以上专家组成员的采访显示,当专家对武汉的情形颇有怀疑,要求地方如实汇报,卫健委的领导当场反诘:“你们是不是怀疑我瞒报啊”“专家组的都在场,他都这么说了我们还能说什么。”这句对话只能说明,专家不是瞎子,但专家无奈,屈从于权力。
财经对专家的采访还有些后来造成严重后果的细节,第二批专家组18号到武汉去了6家医院,专家说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必问有没有医务人员感染,但得到的都是否定的回答,专家说,“他们根本不合作”,这一点似乎证实了网络上流传的当局要求医生不能对外透露任何疫情信息的传闻,但居然瞒着北京来的专家,显然这是湖北当局才能做出的决定,湖北当局为什么这样做呢?如果按照习近平所说的,他在17号就已做了防控部署,地方当局这不是等于对着干吗?或者湖北当局揣摩上意,“不要影响过年气氛”,不要把情况说得太严重?

『财新』的报道更详尽地指出新冠病毒究竟何时被发现,为什么上报后在中国国务院最高卫生机构卫健委阻拦的情形:去年12月底之前,有至少九名不明肺炎病例样本被采集,基因测序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似SARS的冠状病毒,这一结果上报给卫健委和疾控系统,等来的是一份是中国国家卫健委的禁令。这份13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国卫办科教函件3号文要求:已从有关医疗卫生机构取得相关病例生物样木的机构和个人,应立即将样本就地销毁或送交国家制定的保藏机构保管,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源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那么,哪些机构属于“指定病源检测机构”,文件并未提及。财新引述一位病毒学家透露,甚至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一度被要求停止病源检测,销毁已有样本。

从湖北到北京 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习近平

从钟南山和财新调查可以看出,掌握行政权力的机构,最直接的是国家卫健委,财新报道,卫健委要下面不要乱测,已有的样木要销毁,这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掩盖疫情?只能这样解释。钟南山的解释比较委婉,他感叹国家疾控中心没有向社会通报疫情的权力。致使造成重大延误。钟南山说,如果一月二十五号封城,感染人数将大幅增加十几万。注意,他在前面也说了,如果早在十二月或者至晚元月初采访重大措施,感染人数就不会大幅增加,如果以一月二十三号武汉封城作为界限,那么,耽误的时间至少二十二天,这二十二天大幅增加了多少感染者?二十三号到二十五号,可以大幅增加十几万,那前面二十几天呢。

媒体的调查,专家的感叹,最后都指向权力。权力在谁手中,卫健委,国务院,中共中央,显然,真正的权力是在党中央,在党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手中。习近平不表态,下面难行动。习近平说17号他就做了防控疫情的部署,令诸多观察人士感到诧异,既如此,那为什么疫区没有采取任何防控动作?习近平如果真正在17号做了部署,下面敢不行动吗?

有据可查的是,习近平120号做了一个简短批示,下面开始行动,但直到23号他还在率领常委们团拜,习近平居然没有在团拜讲话中提武汉封城一个字。就这样等到大年初一,疫情极其严重,武汉水深火热,全国舆情汹涌,习近平召开常委会,进入他所说的“我亲自指挥亲自部署”阶段,但是习近平至今都没有去武汉看一眼。


来源: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