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后习近平时代提前到来的挑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12

后习近平时代提前到来的挑战

转发此新闻:
虽然人们对后习近平时代何时到来有非常不同的预期,但武汉疫情失控之后,所有人都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后习近平时代将因此次危机而提前到来,人们还不得不面对的是,后习近平时代提前到来有可能是一场不仅危及中国、且危及全球的巨大灾难。


为甚么这次危机能如此急剧地改变如此多人的预期?为甚么这种预期的急剧改变本身也意味著非常严峻的挑战?此次疫情失控的整个过程表明,习近平定于一尊的治理体系,虽拥有历代帝王做梦也想不到的统治手段和资源,却无法应对一个本来有机会控制的疫情爆发。这里有一个看似偶然的技术因素,那就是这种「新冠状病毒」的传染力实在是太强了。换句话说,如果这种病在美国或欧洲出现,他们的治理体系也未必能应付。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种突袭中国治理体系的「完美病毒」,本身也可能是这个治理体系的产物。这就说明,习近平定于一尊的治理体系必然会内生出这个体系自己无法克服的危机,尽管无法预知危机的具体形式。

回顾历史,这其实是中国政治大一统的治理传统一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不少人曾认为,有现代技术支持,中共政权已经完全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此次「天谴」以人造病毒的方式再次警示,政治集权不合天道,中国人若继续对皇权文化执迷不悟,就不仅会「自作孽不可活」,也会危及整个人类。那么,政治集权不合天道的机理是甚么呢?要想对中国人讲清楚这个问题还真不容易。我看到,很多生活在民主自治下的海外华人,也难以理解这个问题。他们可以大骂中共失道,但还是坚持习近平集权是中国的唯一希望。最近,一位有识之士非常深入浅出地解释了这个机理。这篇在《网易》上发表的文章题目是:「崇祯亡国时候,所有人都在等他的指示」。虽然这篇文章已经被删除,但我相信该文将启示千千万万的中国人。

但是,理解这个机制,并不等于中国靠自己的努力就能走出「定于一尊」的陷阱,这也是中国的历史教训。历史上,中国大一统的王朝多次崩坏,但成功重建大一统的多不是汉人,而是胡人。这是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史实。这个令许多国人尴尬的史实提出的一个尖锐问题就是,今天的中国人能不能靠自己走出习近平「定于一尊」给中国和世界带来的险境?

我的判断是不能,即使能,代价之大也不可接受。此次中国疫情失控的最坏可能,就是「中国病毒」在全球传播带来一场不亚于世界大战的人道灾难。为了避免这种灾难发生,习近平必须要尽最大诚意和努力与美国和国际社会合作,而不是继续像现在这样,做不顾后果的豪赌。这种豪赌即使成功,生命代价和社会后果都太严重,习近平也将难逃国人和世界问责。避免这种最坏可能的机会是存在的,其中一个重要的机缘就是习近平与特朗普微妙的个人关系。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后,马上派军机威胁台湾,说明特朗普不懂得如何利用这个宝贵的机缘。特朗普应该告诉习近平,如果中国全力与美国及国际社会合作避免一场巨大的人道灾难,美国将承诺对习近平的政治生命,做类似当年对裕仁天皇相类似的政治安排,因为这个安排不仅符合美国和中国的利益,更是全人类的利益之所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梁京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