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铁腕空心如何治国治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20

铁腕空心如何治国治港?

新冠肺炎肆虐之际,中国官场三顶「新冠」登场,令人「刮目相看」:原上海市长应勇接任湖北省委书记,原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任武汉市委书记,现全国政协副主席夏宝龙兼任港澳办主任。三人均被视为铁腕人物,前二者长期在政法系统工作,后者夏宝龙曾是号称「浙江铁军」的领军人物,以强拆当地十字架引人注目。铁腕登场,抗疫、治港局面会出现峰回路转吗?


铁腕治乱世,当人们都期待铁腕人物出现时,表明他们已身处乱世中。武汉肺炎疫情去年底爆发,乱局不断。这一切都是中共最高铁腕人物习近平「一直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下发生的。可见疫情之乱不仅始于病毒本身,也是铁腕的极权统治下社会缺乏正常免疫机制所致。

一个健康社会不可或缺的免疫机制首先是公民的质疑精神,对于不确定现象,特别是危机事件,没有公开的质疑,就难以释疑进而发现真相。前上海文广集团驻港办事处首席代表劳有林在笔者〈法外中国 哨音悲鸣〉一文后留言,坚持认为首先披露新冠肺炎的李文亮医生是违规者,因为「事关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怎么可以未经科学论证和权威部门的批准就公开呢?哪家媒体公开了,那马上就社会大乱。」

这就是典型的极权统治逻辑:未经中共政府的认可,不得质疑和公开真相。其荒唐处在于,当灾害比如瘟疫或地震有预兆甚至来临时,如没得到中共确认,任何人不得「擅自」逃命,当然,可以让领导先走。在自由民主社会,公民享有合法的生存权、知情权、选举权、言论自由等权利,因此对社会具备主动的责任意识,质疑任何异象是他们应有的社会承担。而在千年专制的大陆,君为天子,民为服从的臣民,而不是质疑的「公民」,如同几年前习总指示「七不讲」那样,不能讲「公民社会」,因为它「企图瓦解党执政的社会基础」。

囚身灭声无法诛心

互联网时代的开放趋势不可阻挡,随着大陆的公民意识加速成长,中共铁腕执政的社会基础正在瓦解。中外历史说明,领袖的铁腕手段能否得到有效实施,除了与他的个人能力有关,还需要与这个社会的民众存有价值共识,比如希特勒的高等民族论、毛泽东的阶级斗争论,这些价值观虽然极端偏执,但却通过宣传洗脑,得到了民众认同,其铁腕手段才得以实施。

中共现时的价值观是甚么?综观写进党章和宪法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所谓14条基本方略,除了一些政治美学上的修辞外,毫无创新内容,因此不具备政治动员力。昔日毛泽东对外可理直气壮地举起反帝反修大旗,对内可大谈「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如今习近平却不再数落西方世界的意识形态罪恶,而美其名曰「多彩文明」,并期待世界能将自己的党国特色文明包容进去。

这就是毛式铁腕和习式铁腕的区别,前者有极端而鲜明的价值支撑,后者却缺乏坚实清晰的意识形态内蕴。老毛可以公开论战,并将政治异见者打成反革命分子;习氏政权却只能以寻衅滋事、颠覆国家政权等非意识形态罪名打压异见,而无言以对异见者的价值宣示。

铁腕可以灭声囚身,却无法诛心。失人心者失天下,这是我们在去年香港反修例百万人游行和区选中看到的趋势,也是大陆千万民众为李医生进行网络国葬的启示,更是对中共铁腕空心政权的警示。

来源:苹果日报 / 沈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