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武汉肺炎 北京也要完?无力自保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01

武汉肺炎 北京也要完?无力自保

武汉肺炎最新消息,中共到底隐瞒到什么程度?阿波罗网得到北京医院内部的独家消息。

中国首都北京街头一景2020128

协和医院内部消息说,大致1周前,北京已经确诊3000例病人,按香港专家的保守分析是6.2天翻一倍。如今应该是有6000多例

26日北京就至少三家医院公开要求社会捐赠防护物资。

北京安贞、中日、东直门医院都发布公告,号召社会捐赠防护传染病物资。



阿波罗网记者发现,中日友好医院和东直门医院已经把公告删了,但是路径还能看到,点开链接已经没有内容了。好在阿波罗网记者已经做了中日友好医院的截图。安贞医院的公告也是如此。

对于北京指定医院作为发热传染接诊医院。

海外网友披露说,不论医院的强项科室是什么,上头说你是指定医院,你就是。我堂妹她们医院也被指定成发热传染接诊医院了。我家有直系亲属在这三个医院里面的一个,而且是呼吸科。确实物资短缺。防护服什么的都需要重复使用,而且只有大夫有。也开始接受校友捐款了。

此网友披露:她堂妹说,还不如去一线,起码防护还好一点,现在这样如果传染上,怎么传的都不知道。

海外网友感叹:连含赵量最高的北京都资源短缺了,下面的小城、县、乡、村该是什么惨状?天子脚下也要募捐,还是规模很大的中日友好医院。这到底有多少人感染???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北京各大医院公开向社会募集防护装备,可说明三个问题。一是医院已经接收大量感染武汉肺炎的病人,二是中共当局在疫情全国蔓延的态势下,无力调配更多物资,三是医院不相信政府能提供这么多防护装备,对政府失去信心。


阿波罗网独家消息,消息来源是北京医生易先生,他说:我在北京呼吸科的同事作为第一批医疗队去了武汉。在微信里没有这些消息。因为我在安贞医院进修过,所以知道他们的第一批也去了武汉。我在北京的同事作为第二批待命,据说可能走不了了,因为北京的情况开始恶化了。朋友们家里都储存了很多食物,说不用出屋了。说是北京一直在到处抓武汉人。

易先生说,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传染度R0据外国专家说达到了3.8,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值,按照我的传染病学知识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字,属于烈性传染病。

易先生介绍,病毒是一种极小的微生物,没有细胞结构,所以抗生素治疗无效。有的病毒极其稳定,可以根据它的抗原特征研制出它的疫苗,如天花、狂犬等,但是冠状病毒和流感病毒是一种极易发生变异的病毒。病毒在进入细胞进行复制的过程中容易发生变异,这次这个病毒发生了变异,产生了极其危险的病毒株,或者是有泄漏或人为投放新的病毒株,这种变异后或新的病毒感染,潜伏期非常长,从1-14天不等,潜伏期就有非常强的传染性,症状不明显,可以不发热,没有呼吸道症状,但是有的一发病就是直接昏倒在地,具体发病过程不详。

易先生分析,关于P4实验室,我觉得可信度很高,非典病毒或其它病毒经过处理,演变成一种生物武器是非常有可能的,把病毒作为一种生物武器,要比细菌危险得多,但是生物武器的使用目标性很差、可控性很差,投放一般采用空投的形式,弄不好就会造成大面积难以挽回的损失。所以这一事件我认为第一次发生意外而导致的泄漏可能比较大。并非主动投放导致。但是病毒发生变异,症状加重,传染性加强,这不排除新的毒株泄露或投放。

易先生语出惊人的论述,2018年就有中共在武汉P4实验室自己发现冠状病毒的报道,但是研制生物武器利用冠状病毒毁灭中国老年人的动机我认为是存在的。中共巨大的养老金缺口已经无法弥补。大面积解决这类人群的动机超越了人类道德底线,中共是干得出来的。

130日,大陆原卫生高官、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接受大纪元记者的采访时披露,卫健委主任马晓伟说现在是疫情防护的关键期,其实「现在是严重的失控期」。

陈秉中指出,这是开脱罪责,替他们辩护,本来是应该追究领导责任,马晓伟还在为领导歌功颂德。

陈秉中还说,北京和中央卫生主管部门给武汉卫生主管部门下令封口,当地卫生主管部门给各个医院院长下令,院长给科主任下令,这样层层下令让有关医生闭口。


来源:阿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