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封口封网封死讯,李文亮之死的悲与怒 - 网友评论李文亮医生之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08

封口封网封死讯,李文亮之死的悲与怒 - 网友评论李文亮医生之死

最早公开疫情而闻名的“武汉八君子”之一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因感染新型肺炎去世。他的死讯在中国引爆舆论海啸,星期五(27)美国之音《焦点对话》节目的电视观众纷纷打电话来,向嘉宾提问题或发表自己的看法。

来自北京的热心观众佟先生表示,那种“共产党一旦垮台了,中国毁了世界也毁了”颇有代表性。但是佟先生认为有这种想法的人既无知又无耻,因为他不懂中国的历史。中国历史上任何朝代垮了以后,国家也没有毁,世界也没有毁。他说,如果要按那种逻辑来推理的话,清王朝倒台之后,中国已经毁了,世界已经毁了。
同样来自北京的观众张先生说:“李文亮的去世是一个强烈重大的政治隐喻,李文亮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他的去世代表公共知识分子的集体失语。当知识分子失去话语权的时候,这个国家就完了。”
从福建打来电话的林先生说,希望李文亮的死能够唤醒中国知识分子的灵魂。他说:“很多人说全中国欠李文亮一个公道、一个道歉。但是公道自在人心,全国人民早就在心中给他道歉。希望李医生的死能够唤醒良知、正义、忧患、中国知识分子行将枯朽的灵魂。”
从荷兰打来电话参与节目的陆先生说:“李文亮的死可以看出中国国家机器的运作效率很高,可以看出中国国家系统要处理一个问题可以很快。也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对冠状病毒是不在意的,但是对付“煽颠病”的动作是很快的。”
上海的观众施先生说,“因为李文亮的去世,昨晚我一夜未睡。李文亮医生在整个中国历史上是最好的眼科医生。他的去世让我们看清中国和世界。建议大家为他超度。”
与此同时,美国之音直播聊天室里的网友也纷纷发来评论参与话题讨论,很多人对李文亮医生的离世扼腕叹息。
“中国良心”在评论中写道,李文亮走的很悲哀,很无奈。他是这个极权体制的牺牲品,用中国的“英雄”这个词来褒扬他,是侮辱了他,也是对人性的侮辱!他只是尽了一个专业人士的社会职责,在中共专制统治之下,基本的人性和正义已经是一种稀缺资源。国内又有多少人知道勇士陈秋实失踪了。
JIANBING CHENG”说, 李文亮医生只是想将可能的危险通知身边的人,他不想做什么英雄,政府对他不公,但是一味拔高他却最后害了他。恳请所有人不要再消费他,他不是某些人政治诉求的工具,放过他,让他好走。
Finley Deng”说,李医生并不能算得上英雄。因为,面对警察的时候,他很害怕,担心事业和家庭,承认了造谣,写下了"明白"。他也没有向全国人民大喊危险,只是在亲朋好友间悄悄传达,注意安全。但,为什么我们都如此伤心,悲痛?因为,这就是我们自己啊!面对强权,我们会屈服。我们痛心的是什么呢?是被枉顾的信任,是说真话的恐惧,是李医生所代表的全民“寒蝉效应”。 每天更新的“真实”数字,不仅仅是冰冷的数字。那本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而另一位网友“Ying duan”则说,李医生是英雄,但只有在中国这样畸形社会他才能成为英雄,其实他做的只是一点点自私的人性。对,还有一点人性,在中国就已经难能可贵了。他病了以后接受采访,没对被警方告诫有多少意见,反倒对把他信息转发的人没有把他的名字隐去的人耿耿于怀。看来对他也只能哀其不幸了。愿他一路走好,他的孩子如果能够活下来,活得堂堂正正。
Eagle Huang” 的评论说,李文亮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他的恐惧是我们每个人的恐惧,他的经历就是我们每一个普通人明天的经历。他撞击我们的心灵,他点燃我们的悲愤。山河悲鸣,苍天垂泪,九洲同泣。文亮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强权,没有谎言。
cheng gang”发来评论说,李文亮医生的悲剧令人悲愤交加,希望他的去世能唤醒一批沉睡的国人,认清中共是非颠倒残酷无情,对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不负责任。
Spark zhu”说在中国,为老百姓发声的人都会被以各种借口,理由而消失。不惯这些人为中国人做了什么,人们都会记住他们,永不忘记。而政府更加赤裸的暴露自己的无能与残暴。
对于李文亮医生被“封口”,网友“Xin Guo”表示,以为封了医生的口就堵住了信息,真相就可以被掩盖,而病毒是不会受令而被维稳的,结果就是无法控制的疫情在国内肆疟,甚至传播危害到全世界!这场灾难究竟是谁之过!
“缠绵mc”说,中共通过故意制造医疗事故把李文亮医生封口,证明自己仍然有能力消灭提出不同意见的人,借此展示中共的控制力和维稳能力。但是,这种高压已然激起众多民愤,正如许章润教授所说,愤怒的人们将不再恐惧。事实上,切尔诺贝利事件之后的苏联仅坚持了五年,中共应该想想自己还能维持多久?
Anna W”说,李文亮医生背附着造谣生事者的罪名离开了这个肮脏罪恶的世界。李文亮你解脱了,天堂里没有肮脏,丑陋,冷血的政治,天堂里也没有中共的警察去逮捕你。天堂里没有那群无良,冷漠的中国人。天堂里没有痛苦,你安心的走吧!别回头,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不久的将来都会团聚在那里。你在人间那些罪恶的人给你安的莫须有的罪名,在天堂里都会成为你的荣耀。
还有网友从不同角度诠释了自己的看法。
“杜迪尔”说,三鹿奶粉、毒疫苗等事件受害者向政苦提出解决问题,而这个邪恶的政苦是先把提出问题的上访人以打压方式来解决!从不解决受害者的问题!恶习不变,悲剧及人祸不断发生!
“土勻”认为,是中国共产党把中国搞臭了,还不知道事实吗?高层巩固权力,千百万的疫情影片就说造假,要封号封嘴,要写训诫书的,要维稳就是维护自身政权稳定,要解决的不是问题,是要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是共产党的一向做法,一党专政,控制媒体。无人监督。多方面隐瞒无人权可言,伪红十字物资,领导先挑先拿。世界各国流感很多,谁搞封城?
“傅正輝”表示,感觉上毛泽东是象棋高手,邓小平是桥牌高手,而习近平是围棋高手。这些年来,习面对问题的最高治理原则,从西藏、新疆、香港、网络异议,反对声音,到今年的新冠肺炎,无不用封,用堵,用围解決。莫非这就是中共最先进的科学管理方式?
此外,《焦点对话》节目邀请的三位嘉宾也各抒己见。他们是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政论作家陈破空以及原《世界日报》副总编孟玄。
夏明教授认为,中国有足够堵悠悠之口的“口罩”,却没备足防堵病毒的口罩。
他说,李文亮的去世和当局对他的处理引发人们的思考。
夏明说:“李文亮其实是个很真实的人,他也不是个‘高大上’的想做英雄、想出风头的人。但是,他面临这种病情,作为医生他的天职告诉他,要把真相告诉大家。但是中国政府不许知识分子讲话,不许学生讲话,不许记者讲话,不许律师讲话,最后让全国人民让全国人民都不许讲话,这样造成了巨大灾难。这种灾难是有代价的。这次中国政府处理危机的无能就在于,他们的口罩都不够,因为他们制造了大量的封人民口的“口罩”,而没有制造大量的能够应对这种病毒的口罩。 ”
他接着说:“真情就在于,中国在全世界到处吹捧自己大国崛起,自己了不得了。但面对着一个病菌,你可以看到这个强大的国家机器用钢铁、用坦克、用机枪筑起的钢铁长城或者防火墙,其实不堪这个病菌的一击。也就是,这个政权对于人民的性命、健康,在建设基本的卫生基础设施上作出了牺牲,把钱用在军事武器上、高科技上的选择超过了对人民民生的选择。这对中国来百姓当然是个很大的打击。 ”
夏明还说:“像李文亮医生这样人,中国有大量的中产阶级和中上阶级,他们认为他们实现了中国的小康梦想,只要我们能过上安稳的日子,我们也不想给政府添麻烦。但面对这小小的一个病毒,他们的梦想一夜之间像砂器一样的坍塌。对中国人来说,这种反思、这种冲击、这种惶恐我觉得当然是非常大的。”
政论作家陈破空认为,李文亮医生该上《时代》封面,警示人民制度必须改变。
他说:“网上铺天盖地的评论是民情的汹涌。不过这件事回头来看,当时李文亮受到查处,武汉市这些单位公布查处的时候,关于查处这头8个人的消息下面居然有4万多点赞,这些点赞的很多都是武汉当地的民众。所以这些民众应该反思,当你们支持政府,扼杀一个孤胆英雄,一个为你们说话的人时,你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
陈破空接着说:“李文亮本人属于中产阶级,他本来要求得一个安稳的生活,他专门报了武汉大学医学院7年制的医科专业,希望之后生活稳定,也就是最近几年流行的“岁月静好派”,期望安安静静地过生活。但是现在一个接一个的冲击,美中贸易战、非洲猪瘟到现在这个全国性的大瘟疫——新型冠状病毒,可以看到,没有一个良好的政治制度,如果一个社会不能发出不同的声音,你无法过好‘岁月静好’的日子。这是我们多年来讲的,讲了几十年,希望民众能够有所觉悟。 ”
他说:“在中国官方来说,生前封口,死后封网,这是另一种手段的杀人灭口,因为这种做法没有从根子上反思问题,没有从新闻自由、言论公开、信息公开、政府受到监督和制衡或者改善制度着手,那么千百万像李文亮医生这样的人仍然会死于非命。所以,这种舆论封锁,全国下达指令封锁,甚至封掉李文亮的名字,这是另一种形式上的杀人灭口。李文亮的名字不仅应该载上《时代》周刊的封面,他的名字也将永垂史册。当他的名字永垂史册的时候,我想,对人民最大的惊醒是,这个制度必须改变。”
原《世界日报》副总编孟玄则持不同看法,他认为李文亮事件是“坝底”一个缺口,中共先考虑不要“崩坝”。
他说:“我记得23号,习近平主持的应付疫情的会议里头就强调要注重网络的监督跟管理。因为现在是一个信息社会,非常容易引起信息爆炸。比如在“阿拉伯之春”中,就是因为信息不能很好地管理,政权就崩溃了。 ”
孟玄说:“中共当然知道,这一次——他自己也说——是个‘大考’,这个‘大考’把中共所有的弱点都公布于世,而且很难堪。那在这种情况底下,在面对老百姓的时候,尤其是像李文亮这样一个突出的、形象性的、昭示体制荒谬的事例面前,它当然要进行很好的管理。我觉得它现在的处理方式是为了降低损害,比如现在马上派监委。当然它不可能把他变成人民英雄,让大家去学习,它肯定做不到这点。可是现在要看,比如他的丧礼给什么样的规格,这个中国人很在意的;以及武汉政府怎样道歉,不能光给钱的。现在是不是甚至习近平要出来表示一下哀悼?现在这样的考虑也有,当然我想习近平不可能做到这个程度。 ”
他说:可是,这件事情确实等于是‘大坝’底下的一个缺口,而这上面的水压很大。在水压极大的情况底下,中共政权为了保住自己的政权,怎样能够在民情汹涌的时候降低损失,这是它目前优先想到和采取措施的。至于后面的问题,以后再说,先度过这个阶段,不要‘崩坝’。 ”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