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几十年不变的公共危机处理模式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19

中共几十年不变的公共危机处理模式

习近平的抗疫讲话,提到要「做好宣传教育和舆论引导」,「强信心、暖人心、聚民心」,「把握主导,壮大网上正能量……让正能量始终充盈网路空间」。


中共几十年不变的公共危机处理模式,进入媒体安慰、鼓劲、加油、感动、赞美的阶段。

故事一《武汉晚报》:还没来得及从流产的悲痛中完全走出来,武汉市中心医院90后护士黄杉就擦干眼泪,奔赴战疫一线。还在日记中写:我们万众一心,终究会是战役的胜利者!(流产呀!失去婴儿,忍受生理伤痛,就奔赴一线抗疫?非常人也。)

故事二《新浪军事》:护士赵瑜肚子里的宝宝还有20天就出生了,可作为医护人员,本可以回家待产的她毅然逆行,挺着大肚子坚守在抗疫一线。(快要生了,在抗疫一线忽然生了怎么办?做母亲的没有考虑初生婴儿安全吗?非常人也。)

故事三:《人民日报》:重庆一87岁独居老妇为武汉疫情捐出了她30年积蓄,一共20万元。图片展示老妇居处:狭窄杂乱的房间,一张看不出形状的床,一个灰沉沉的沙发,一张摆满瓶瓶罐罐的桌子,以及唯一作为照明的日光灯。(这样的独居老妇、这样可怜的30年积蓄,本身就是令人难过的现实。当政者怎么忍心收下这20万?这究竟是好事还是惨事?老妇非常人也。)

这不是特例。在疫情中展示的还有种种非常的正能量事迹:有退休环卫工,捐出10万元积蓄,最后银行卡里只剩13.78元;有退休工人扔下50万现金,说再难也要支持武汉;两个百岁老人捐出一万退休金;有拾荒老人捐出一万给武汉;有98岁阿婆,自己缝口罩,反倒捐钱给别人买口罩……。

上述的正能量报道,都伟大得有违常情。不过,以下两个报道就更是颠覆常识了。

来自微博云剪的报道:周虹是贵阳市人民医院的护士,家有年迈父母,还有2014年便由于脑出血成了植物人的丈夫。大年初三,她跟随医疗队前往武汉,周虹的母亲决定承担起照顾女婿的工作。丈夫虽然卧病在床,但他好像知道妻子在做着一件伟大的事情,只要一有人提起周虹,丈夫便会露出笑容。(植物人会听会笑?)

来自陕西《华商报》:家住陕西洋县的护士王慧,大年初一凌晨3点,将出生不到20天的双胞胎哄睡后,让丈夫雍波开车将她送到西京医院,往返七个多小时车程。早上630送达,雍波对妻子说:「我赶紧回呀,不然孩子看不到我们会哭。」10点左右,雍波安全到家,刚起床不久的两个孩子稚气地问:「妈妈干吗去了?」雍波哄着说:「妈妈上班班,回来给你们买糖糖。」(出生20天的两个婴儿会讲话?)

不要只当笑话看。传闻各地捐款和物资经常下落不明的中国,且莫说是编造,就算是事实,能够报道这样「正能量」新闻而不去监察政府如何欺骗人民,也要有昧着良心、昧着职业道德的凶狠。

徐复观教授曾指出,中共几十年编造的「好人好事」,都是「非常人所为」,他认为社会需要正常人,正常即伟大,塑造非常,宣传非常,最终必然会使非常跌入反常。

疫情处理滞后、隐瞒、粉饰、假话,频频出错,军力强制,封城封口,反常社会越制造非常的人物和事件,越凸显出已由非常跌入反常,离正常社会更远啦。在反常社会,高叫武汉加油,为李医生感动,这些「正能量」的鼓动其实都不正常。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