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家军敌不过湖北帮?引火烧向北京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29

习家军敌不过湖北帮?引火烧向北京

自武汉肺炎爆发以来,从围绕隐瞒的甩锅,到人事变动后的多次诡异事件,被观察家们认为对应着中共官场的中央与地方、亲习势力与反习势力的暗中角力。而最新有一名在武汉已发病的女子,竟然在习近平下令死守北京之际,顺利被武汉当地“送”进北京,这是否说明习家军陷于失利?

新任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和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

带病从武汉一路闯进北京的女子轰动社会 更令北京高层恐慌

223日,习近平主持全国防疫会议,明确要求湖北和武汉继续执行严格的交通管制,湖北要防输入,北京防输入。26日习近平在听取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汇报时再强调,要全面加强湖北省和武汉市疫情防控。

但在这前后,陆媒26日报导,武汉女子监狱一名冠状病毒疾病确诊受刑人17日出狱后,隔天发烧,22日凌晨由家人开车载她从武汉返抵北京,24日被发现后转至市级定点医院治疗。她发病还能突破封城管理离开湖北一路回京,引发陆民愤怒并质疑涉及特权纵放。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26日午夜作出批示:此类严重违反离汉离鄂通道管控的事件,“绝不能允许”‘“’要迅速查清事实”,“不论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27日凌晨,中共国家司法部、北京市及湖北省分别成立小组,调查该名确诊女士在武汉女子监狱出狱后,怎样突破重重关卡,返回北京东城区的新怡家园寓所。

综合陆媒报导,曾是宣恩县水利水产局财务股副股长兼出纳,因贪腐获刑10年,狱中两次获得减刑。知情人士透露,黄登英是恩施州人,其有一名在北京工作的女儿,当时还没结婚,案发时就在北京买了房子。“她的家庭条件非常好,从17岁开始就做财务工作,搞了几十年。”

知情人说,黄女在宣恩县水利水产局和几任局长关系要好,加之此前单位管理比较松散,她在用钱方面有较大自主性。“她的背景就是她在家全部做主。”

黄登英女儿对媒体辩称,武汉监狱瞒报疫情,未告知其发烧症状。但只字不提他们如何突破层层关卡,从武汉驱车回到北京。

对于媒体报导称,黄女士在武汉确诊后被接到北京,其女儿对此予以否认。“你要确诊了你肯定要住院了,证明已经在医院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一个确诊的人从医院捞出来,先别说能力做不做得到,也得考虑病人的安危,不可能在确诊的情况下,回到北京几天后再让他去住院。”这位家属称,自己也有疑问,“正常情况下监狱不是应该对每个人进行检测,然后该求助医疗机构的求助医疗机构吗?”

北京时局观察人士华颇对海外媒体分析说:黄登英她只是一个出纳。但是这个出纳生活非常不错,她住在新世界,就是崇文门地区一个花园小区。那块属于北京市中心,接近长安街。那个小区说是十几万/一平米。当初她入狱时贪污了30多万,可是她们家拥有那么一个豪宅!这就使人们浮想联翩了。我觉得当初处理她这个案件是不是蜻蜓点水、是不是她代人受过、是不是遮掩什么。如果因为她的背景,是不是就只干过这一件事情?我觉得,当初反腐有一个不彻底的可能。

另外,虽然她服刑期满之后应该放出来,当初基层防治人员、警察那种暴力情况已经满网络都是了!可是她为什么就一路畅通,一个油门就出了武汉!可是她来到北京。武汉是重灾区!北京是重中之重要保的!是首都!可是她这个人却有通天本事!从重灾区来到了重中之重保护区!这就画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武汉地方对抗中央内幕深?分析指强龙与地头蛇正在对掐

北京时局观察人士华颇分析认为,前述事件不简单,或显示武汉官员在集体抗命中央。他说自武汉疫情爆发后,官方干的事情就让人感到吊诡。比如说123日封城,封城就立刻封城,可是它5个小时之后,才采取实际措施!这么一来给人家逃跑匀出很大时间,有消息说跑出5百万!这是武汉官方干的事情!

早前有武汉知情者披露,封城前闻风而逃的,就在提前知晓消息的大批武汉官员及其家属,包括医院院长。

华颇说,联想前一段时间,武汉突然间解除封城,又放走一些人,说是武汉一个副市长签发的,让防疫交通组来背锅!没有通过武汉主要领导。

根据官方信息,在224日中午的解禁通告发出后大约三个半小时,武汉当局又说有关的通告是市指挥部下设的交通防控组,未经指挥部研究和主要领导同意发布的,宣布无效,对相关人员进行了严厉批评,重申武汉市坚决贯彻习近平关于“外防输出”的指示精神,严格执行封城禁令。

华颇说,应勇、王忠林空降到武汉,可以说武汉这帮官员肯定是不服气的!肯定还搞一些小动作不断。没有通过湖北武汉主要领导,可以说他们是擅自决定!说武汉应该副市长拍的板,可以说武汉这帮官员还在抵制习近平空降的这些人,还在搞一些小动作。

华颇说:“现在我认为一些人生怕这个瘟疫过去!还是觉得疫情不够大!不排除有些人在包藏祸心!我觉得是上下齐手,我觉得应勇、王忠林他们虽然空降到武汉,出身于政法系统,代习近平来稳住湖北武汉局势,但是他们受到当地一些人的抵制。所以黄登英这事暴露出来以后,也给应勇、王忠林清洗武汉当地的一些官员提供了一个口实。强龙和地头蛇现在正在掐!”

华颇表示,从以前周先旺把这次把疫情甩锅给习近平,就可见这次的疫情不一般!而且湖北当地,可以说地方抗上!可见这一系列的事情,武汉当地的抗上的力量大于抗灾的力量,有人说是“武汉起义”!武汉有这历史,不说辛亥起义由武汉打响第一枪、文革期间“二月逆流”就是武汉,当初把毛泽东都困在武汉!武汉有这个历史,反抗历史!

疫情隐瞒早已爆甩锅大战 习家军空降对阵“九头鸟”胜败难测

这次疫情处理过程中,中共地方与中央的对抗早有端倪。

据公开报导,疫情早在去年12月已爆发,但中共当局一直隐瞒,直至今年120日习近平公开做出防控指示。由此导致病毒迅速扩散全国和全世界。

武汉市长周先旺在上月27日,曾就民间批评当地政府隐瞒去年12月初就爆发的疫情,大胆地趁着接受央视专访时及时对外界披露说:“我作为地方政府(的领导人),我获得信息之后,授权之后才能披露,这一点在当时不被理解”;但是,“是1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属地负责,在这之后,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

周先旺的公开言论,引发国内外一片震动。周先旺被指不愿意替中央背黑锅。

中央社引述分析家表示,周先旺虽没有指名道姓,但暗示地方所有的政治决定都需要中央上级批准,导致无法快速行动。

媒体人何频指出,“周先旺清楚自己会成为代罪羔羊,所以向权力结构抛出挑战。”

中国事务》网站主编伍凡则说:武汉市长已经公开讲,中央要负责,你压制我不准我报道,不准我去公开。现在公开了却要我们负责。这个市长带头抗命中央了。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分析,熟悉中共政治尤其是党内斗争史的人都明白,哪怕上级错得离谱,下级也是“奴才该死,臣罪当诛”。如果不是背后有人撑腰,借地方当局几个胆子,也不敢公开“甩锅”给中央领导。

另外,时任武汉书记马国强也曾在受访中称,疫情初起时早已上报国家相关部门。

值得注意的是,武汉官网《汉网》212日更挺身而出为周先旺辩护,踢爆早在12月武汉就将疫情上报中央。

题为“‘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的这篇文章写到:“很多人说,疫情在全国的蔓延,武汉市长周先旺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可是又有谁去理性看待这位市长背后的无奈?早在疫情发生12月,武汉已将相关情况上报国家卫生部门,专家组一行也深入到武汉调研,给出了初步结论,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又何错之有?”

法广报导指出,这里已经不是简单的甩锅,这段文字大有一箭三雕之势。一,武汉市并非不动作,而是早在12月份就向北京中央上报;二,武汉市长的举动并非盲目,他向北京上报不仅是自己的决定,而且遵从了专家的建议。这等于表达了市长在疫情面前既有担当又有科学精神,何错之有?在武汉官网笔下,武汉当局做的合法合理,而且是冒着史无前例巨大风险的英雄行为!

法广表示,“何错之有?”这句话的指向毫无疑问是指向北京中央的。

时评人士高新对此评论道,事实上,武汉官网上的这篇文章已经不再是什么“高级黑”了。文章作者已经以近乎直白的表述,为已经因为官方宣传引导而成为“千夫所指”的武汉市长──虽然至今仍然没有被公开宣布撤职,但却已经被失踪的周先旺击鼓鸣冤。

随后,《汉网》就被封,《看中国》记者发现,该网直至目前还无法打开。而中国境内媒体,至少是新浪网一家曾及时转载这篇文章,现在也删了。

213日前后,湖北省官场遭大清洗,包括省卫健委两主要负责人,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均被换,新任的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以及坐镇武汉的中央指导组副组长、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均是习近平亲信。

但《北京之春》发表的张杰评论则直指:北京撤换湖北官员是蠢招,习家军斗不过九头鸟。习近平上任以后,就一直强调忠诚和反对两面人,对湖北官员的甩锅行为,他想换上自己的嫡系习家军是可以预料的。习近平集权力于一身,他将责任推给地方官员引发官员群体的不满和愤怒。

张杰认为,临阵换将是兵之大忌,不利于稳定军心。新来的应勇和王忠林对武汉情况不熟,与下属也没有默契,容易造成政令不畅达。况且临阵换将容易朝令夕改,甚至引发湖北官员的抵制。湖北人号称九头鸟,他们性格既有北方人豪爽,又有南方人的精明。他们对自己信得过的官员愿意舍命,对自己看不起的官员也会制造事端,让他们很难堪。湖北官员是个庞大的群体,关系盘根错节,利益交错。蒋超良和马国强被免,湖北官员人心不稳,惶惶不可终日。官怨或最终转化为民怨。故此,习家军空降湖北大战九头鸟,胜败难测。

观察家认为,如今武汉方面公然将带病刑满释放人员“送”进北京,如果涉及地方官员故意所为,可能又要发生一次大清洗。


来源: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