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陆媒踢爆官方瞒报疫情涉最高密令: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学第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28

陆媒踢爆官方瞒报疫情涉最高密令: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学第三

中国媒体《财新传媒》和《财经》周三(26日)报道,揭露了武汉肺炎疫情遭国家卫健委和武汉官方封锁的内幕,中共宣传部门迅速封杀了这两组报道,并向多个自媒体施压。另外,前央视主持人李泽华早前辞职到武汉,寻找疫情真相,被国安搜查,至今失联。

2020年2月26日,正在直播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李泽华,被武汉国安抓捕走


财新传媒》的侦查报道指出,科研机构早于去年年底就已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但最后有人下达指令,要求销毁样本,并禁止发表论文。据报道,去年1227日,实验室「广州微远基因」就已经完成新冠病毒基因组测序、并立即分享给了中国医学科学院、并专程前往武汉,向当地医院和疾控中心汇报交流。但11日,武汉卫健委疑似受上级指令,要求参与检测的协力厂商机构不得泄露相关资讯,必须销毁样本,并禁止发表论文。

报道又指,13日,中国国家卫健委发布国卫办科教函(20203号,对武汉不明肺炎的病原检测进行限制;15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也从武汉中心医院送检的样本中检测出了该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并且当日即向上海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报告,并建议在公共场所采取防范措施。

但从此后事态的发展显示,这场最初有包括微远基因、华大基因、中国医科院、上海公卫中心、武汉卫健委、武汉疾控中心、国家疾控中心、国家卫健委都知情。

另外,《财经》杂志周三亦采访国家卫健委第二批赴武汉专家组织成员。据报道,这些国家专家组成员,也遭资讯封锁。湖北各个医院、湖北卫健委、疾控部门,以及湖北地方政府,都直接参与了对国家专家组隐瞒信息。该专家组成员称,正是这种瞒报行为,导致他们做出了「人不传人」的结论。

间,尽管湖北方面发布了两份「情况通报」,但文件对已日趋严重的社区传染和医护人员感染,均避而不谈。此后共有2369人参加湖北和武汉市两会,一直到117日,官方对疫情都秘而不宣。

迄今为止,外界还不清楚湖北方面瞒报是地方行为,还是来自中共中央高层的指令。而此事的当事方微远基因、华大基因都没有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请求。

财新》和《财经》的两组报道发表后,立即在大陆的社交平台遭「洗板」(争相转载)。但仅仅几个小时之后,《财新》和《财经》的官网上都已无法看到相关报道。但来自的民间、甚至是部分网站的接力传播,却仍在继续。

而早在上月23日,国家疾控中心病毒所研究员孟昕亦在社交媒体披露,在17日他们就分离病毒成功,但根据上级指令,报告被锁进保险柜不得泄露。直到119日,全所还在开大会传达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的指令,要以「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学第三」。直到疫情蔓延到境外,此事才全面「穿崩」。至此,官方系统性瞒报过程已基本清晰。

而曾属中共体制内官员的曹先生告诉本台记者,体制内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这个瞒报并不是地方和职能部门的决定,而必须是最高领导的指令。因为按照处置程式,下面的官员不敢隐瞒不报上级,但在上级没有做出决定时,他们也不敢披露。但现在的态势是大家都知道事情闹大了,谁也不想背这个锅了,所以每个人都在为自己辩解。

曹先生说︰实际上最上面那个人他是知道的,那是他压下来的。下面肯定往上报了,你汇报上去以后,要上面说怎么做你才能怎么做啊。甚么叫讲政治啊?说白一点就是听话。这一次这个事一旦发现自己要成为背锅人的时候,很多人他不愿意背锅的,他多少要说一些东西出来嘛。

这个说法也得到了资深观察人士林嘉伟的证实,他认为,因为事态严重,民愤极大,在疫情结束的时候,可能会抓几个替罪羊。

另据本台记者获悉,就在《财新传媒》和《财经》的报道被封杀之际,正在武汉实地采访的公民记者李泽华在武汉遭国安抓捕。

当天下午,他在实地拍摄的途中向网友求助,称遭国安的跟踪。他周三(26日)发布一条求救短片,表示自己正被国家安全局的人,开著不是警车的车追截,担心国安想抓他去隔离,而他当时刚去过被指是病毒源头的武汉P4实验室。

他在YouTube上最后一条直播,表示自己正被搜查,他最后隔著门读出宣言,表示自己在武汉的所作所为合法合宪,他希望中国有更多年轻人站出来,「不是我们说两句话就反党了」,但他知道理想主义,「在那个春夏之交已经破灭」。

他之后主动开门,门外两人进屋后,直播中断,他至今失联。

泽华在发布第一条视频时曾表示,「一个陈秋实倒下,会有千万个陈秋实站起」。然而曾经向外发布武汉消息的陈秋实和方斌,都相继失联。

关注到此事的媒体人告诉本台记者,李泽华仅25岁,属少数清醒的90后,但他认为,在中国做一个清醒的正常人,往往会付出这样的代价。

张先生说︰他25岁吧,很年轻,可能刚入行。25岁虽然年轻没有资历,但是脑子清醒。每一个在这儿想做一个清醒的正常人都要倒楣的,尤其是现在甚么公安部赵克志刚刚发言,要把维护政治稳定啥的放在第一位,所以估计他在武汉的境遇不会很好。

本台记者试图联系武汉国安局,但该局的电话一直无法拨通。

据相资讯显示,李泽华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曾是CCTV 7频道的播音员,其后辞职创办自媒体。他从本月16开始在武汉采访,并实地探访曾经摆万家宴的百步亭社区,武汉招聘搬尸工、尝试探访武昌火车站滞留的外地人员等。

而在他之前,独立前往湖北报导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武汉当地公民记者方斌,都已遭武汉警方秘密抓捕,至今下落不明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