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文亮之死揭穿盛世中国的画皮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11

李文亮之死揭穿盛世中国的画皮

转发此新闻:
率先对外披露武汉肺炎疫情的「吹哨人」武汉医生李文亮2月6日晚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治去世,终年34岁,消息传出后在中国社交网络媒体引发公众排山倒海的吊念和悲愤。
 
1月22日香港有线电视记者在广州花市就武汉肺炎状况采访,一群广州市民手舞足蹈表态「不戴口罩,相信政府」。
 
     去年底武汉出现肺炎疫情时,官方严密封锁消息对民众隐瞒疫情,李文亮因在一个微信群中发布疫症消息而受到武汉警方的警示和训诫。由李文亮向媒体披露的训诫书显示他的预警被警方指控为「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实言论」,要求他签署训诫书,保证停止「违法」行为。


  
    八人封口九州闭户
  
    预警被指控为谣言,随后又奔波在抗疫第一线而感染上武汉肺炎,最后不治身亡,李文亮的遭遇无疑成为因当局隐瞒而造成疫情恶化,使得全社会人人自危的公众心目中的英雄人物,他的去世引爆中国网络海啸,群情汹涌,悼念李文亮、谴责当局的文字铺天盖地,到7日凌晨4时,「李文亮医生去世」和「李文亮去世」这两个关键词高居微博话题榜前两名,总阅读量已超过6亿次。
  
    至死也未能得到警方一句道歉的李文亮,成为一个让公众发泄对疫情的恐惧、对时局的焦虑、对当局的愤怒的符号。
  
    零八年北京奥运后至今,随着当局对政权安全与权力专断的焦虑感与日俱增,对中国民间构建公民社会的努力不断进行打击,使得社会的自由空间完全萎缩,对意识形态的控制越来越紧,知识分子在重压下噤声,媒体在「党媒姓党」的舆论控制下侏儒化,NGO被严格规管,压制人权律师,以数字技术监控社会,凡此种种倒行逆施,使整个民间陷入肃杀的语境,人权状况完全陷入大溃烂状态。
  
    武汉肺炎从一场人类完全可控的传染病蔓延成巨大的人祸,就是这12年来压制社会漠视人权的恶果。在政权安全的幌子下,官方向民众隐瞒疫情真相封锁信息,只允许政府一种声音存在,对李文亮以及其他预警的7人以传播谣言罪进行维稳,致使错过了治理疫情的黄金时间,造成「八人封口、九州岛闭户」的失控后果。
  
    所以李文亮的死成为中国自由派阵营被压制多年后愤怒的火山喷发口,追问导致李文亮死亡、武汉肺炎猖獗背后的真相,成千上万的网友用关键词「#我要言论自由」的标签在微博上分享贴文,要求实现《中国宪法》第二章第35条保证中国人民享有言论自由条款的权利,矛头直指专制制度。
  
    传统的自由派阵营之外,为数众多的新兴中产阶层也在武汉肺炎危机带来的焦虑下加入到李文亮之死的悼念队列。对他们来说,李文亮是一个巨大的象征符号,显示了作为与体制有利益依附或半依附关系的新兴中产阶层一直以来政治冷漠的失败─为换取党国稳定和繁荣的许诺而放弃个人权利,却在一场人祸下带来财产与生命安全的威胁。
  
    人祸继续肆虐中国
  
    官方极尽铺垫的盛世中国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人人自危的社会是如此的千疮百孔,未来前途未卜的不安全感使新兴中产阶层倍受焦虑,从来没有哪一次的危机能与这场人人都可能直面生死的人祸相比拟,使他们清楚地认识到,若喉咙继续只能发出一种声音,则大家都在走向敞开的坟墓,所以他们迫切需要借助李文亮的符号让官方能够有所收敛绝对控制社会的权力。
  
    对于相对大的一部分普通中国人而言,悼念李文亮是对这次导致人心惶惶的失控疫症的恐惧、沮丧及由此而来的对隐瞒疫情的官员的愤怒。他们不会质疑体制而只相信是一些官员的懈怠与不作为,甚至可能一部分悼念李文亮的就在元月1日时在官方发布处理李文亮等8位「造谣者」的微博上点赞的64万之中。
  
    作为广州人,我常常想起1月22日香港有线电视记者在广州花市就武汉肺炎状况采访一群广州市民那可怜可笑的场面,该群市民手舞足蹈表态「不戴口罩,相信政府」。这已被制成表情包在网络上疯传的一幕,正是在洗脑下成长的中国普通市民的可悲,前面有多偏执,后面就有多疯狂,他们现在既在重复人云亦云的「武汉加油」,「中国加油」,亦会为李文亮点起一盏盏蜡烛,只为了在恐惧中寻找一丝半点的慰藉。
  
    李文亮之死不会改变这个国家。官方不会因此放松对社会的控制,他们只需要继续一贯以来的处理手法即可。对愤怒的,加以打击;对焦虑的,给个态度;对恐惧的,予以安抚。李文亮去世的第二天,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调查组赴武汉市「全面调查」李文亮的有关事宜就是一个姿态,后面当然会有不少官员落马,以安抚李文亮之死及肺炎危机带来的风波,但是体制的专制统治不会有任何改变,更不会改变李文亮及众多中国国民被人祸致死的事实,也不会改变人祸继续肆虐中国的未来。
  
    这正是74年前中共在国统区发行的党报《新华日报》批评国民党专制统治的文章标题「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所描绘的现实。

来源:博讯 /野渡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