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藉问责再揽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14

习近平藉问责再揽权

昨天中共官场大地震,正在前线处理武汉肺炎及香港抗争的两名省部级要员被撤换。虽然换人是意料中事,且只要习近平大权在握,换上谁也不可能有所作为,但时机敏感,仍引起外界巨大回响。大家都在问,习为甚么在此时换人?对他处理这两场重大政治危机有何帮助?

习擅集权而不懂分权,志大却才疏

首先是湖北官场大地震。省委书记蒋超良下台,由上海市长应勇接任。与此同时,武汉市委书记由山东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任,加上早前湖北卫健委主任换上习的亲信王贺胜,至此,事关湖北抗疫成败的主将都换成习的人马。

其实,湖北阵前换将首要目的是让公众有泄愤对象。现在,整个湖北党政系统都被千夫所指。湖北当局从一开始就对公众隐瞒疫情,在武汉封城前公布的感染人数、是否人传人等资讯都不尽不实,期间还举办万家宴,刻意营造一切如常气氛,以致武汉突然封城时大家才如梦初醒。更甚者,湖北当局对「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迫害,更激起公众莫大愤慨。对此,总有人去承担责任,让公众发泄不满,舍两位一把手还有谁可担此「重任」?

更重要,他们须替习近平背黑锅,以免公众怒火波及中央。中央早知武汉疫情,13日就已通报世卫及美国。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访问时隐晦地说:「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信息、授权之后才能披露」。武汉官网「汉网」替市长喊冤时说得更白,「早在疫情发生12月,武汉已将相关情况上报国家卫生部门,专家组一行也深入到武汉调研,给出了初步结论,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又何错之有?」就是说,习近平一直掌握疫情,湖北当局只是受命而为,他们不是替习食死猫吗?

「习家军」主政港鄂

湖北抗疫主将现在都换成「习家军」,难道他已认定能打胜仗,才换上亲信赤膊上阵准备收割果实,充实其政绩?换人后,习控制的解放军立即再派2,600名医护及大量物资抵达武汉,而只要习直接指挥,医疗资源及人力都会源源不绝抵达,这是成功抗疫的先决条件。

至于国务院港澳办主任换上同是习亲信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夏宝龙,也是藉着问责去夺权。笔者早已表明,反送中运动已危及中共的政治经济外交,全是习优柔寡断、错过多次解决机会所致。不过,习及中央的决策错误必须有人承担责任,除了中联办前主任王志民,张晓明也不可能置身事外,背此黑锅去保住习的光辉形象。

港澳办原是国务院一个办事机构,换人后竟有一个国级领导(夏宝龙)、两个中央委员(副主任张晓明、骆惠宁)、一个候补中委(兼副主任的澳门中联办主任傅自应),如此配置跟被称为「小国务院」的发改委已不遑多让。如此不正常的人事高配,除因习要夺回港澳事务大权,更说明在后逆权后疫情后贸易战时代的香港,对中共及习近平的重要性有增无减,更需要香港继续为其经济输血、助其企业融资及输入敏感科技。

港澳系统改组,虽是过渡安排,但港澳办必将接过领导大权,中联办则被削职削权削资源,并受港澳办领导,香港建制力量又要重新洗牌。另一问题是,往后习将更直接插手香港事务,韩正的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有可能被丢空。习的治国能力或许不过尔尔,但权力嗅觉敏锐,今次将两场危机化为夺权良机,找借口安插两个亲信上位,特别是两年前无法接掌政法委、本已退休的浙江旧部夏宝龙,翻叮替他掌控香港事务,正是他不断揽权的明证。只是,习擅集权而不懂分权,志大却才疏,集再多权于国于民也是枉然,而香港死结就更难解开!


来源:苹果日报 / 潘小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