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2个女人的内斗,导致了武汉疫情? 美女所长 vs 火爆研究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09

2个女人的内斗,导致了武汉疫情? 美女所长 vs 火爆研究员

今天舆论热议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人事内斗,导致病毒泄露,出现了不可收拾的疫情。这是真的吗?
 武汉病毒研究所美女所长王延轶
 
    谣言说起来并不复杂。具体点就是资历浅、能力差的80后美女王延轶靠老公的背景上位,石正丽等研究员并不服气,导致人事内斗断,病毒所内部管理混乱,以致有人有意或者无意向社会传播了疫情。
 
    谣言可以遥遥领先,但真相永远不会缺席。我们相信党和政府一定会查明真相,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
 
    不信谣、不传谣。我们只看发生的、能公开的事实: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前身是中国科学院武汉微生物研究室,在1956年创建,在1978年的时候,改为中国科学院病毒研究所,属于中科院的下属单位。病毒研究所有2个一级学科的硕士和博士点:生物学和基础医学,还有个二级学科的学位点。武汉病毒研究所一共有260多名员工,320多名研究生。
 
    病毒研究所实力很强,有一个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这个实验室是2004年创建,依托单位是武大和病毒研究所。
 
    病毒研究所最厉害的是在2015年,建成了中国,甚至是亚洲头一个P4实验室。P4是指生物安全等级为4的实验室,这是生物安全等级最高的实验室。
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
 
    病毒研究所的所长,正是火箭一般提拔的80后美女王延轶,而石正丽是该所研究员,和P4实验室副主任和生物安全3级实验室主任。
 
    也就是说,从行政关系和业务关系上看,靠老公上位的80后王延轶,是性格火爆的60后石正丽的顶头上司。
 
    在中国,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这是规律。
 
    硬币总有两面,我们先看第一面:
 
    疫情当前,人们迫切希望能有一种特效药来有效抗击病毒,保护自己。恰在此时,有报道称,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此“科研成果”一经发布,被多家媒体转载,媒体赞誉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为“抗击新冠肺炎的双黄连之母”,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同时,也引发了一场抢购双黄连的闹剧,如同“非典”肆虐时期,人们抢购板蓝根、白醋一样,一夜之间,双黄连被抢购一空。
 
    王延轶生于1981年,2000~2004年,北大生命科学学院学士毕业。北大大家是知道的,收录的都是状元,考分非常高,而且当时2000年的时候,生物还很热,北大生物系在全国排名第一,王延轶是位标准的学霸。
 
    当然,也有匿名网友在知乎透露隐情:西安铁一中理科,艺术特长降分60进北大,邂逅老师舒红兵。
 
    王延轶在科罗拉多大学读了硕士,在武汉大学读了博士。这些步骤都跟其他人一样,没有特殊之处。特殊的是,201011月以后,先当武汉大学副教授,20123月再去武汉病毒研究所,当研究员,研究员就是教授了。1年半的时间,王延轶从副教授到教授。
 
    这没有完,这才是开始。2014年,王延轶当所长助理,期间,她在武昌区的计生委挂职当副主任,当到20156月。半年之后,201512月,王延轶当选位病毒所副所长。201810月底,王延轶当选为病毒所所长,正厅级。
 
    钟南山退休前也才熬到正厅级,可见一斑。
 
    37岁当正厅级干部。这个履历不输她丈夫,舒红兵院士。
 
    舒红兵,1967年出生,主要从事免疫相关细胞信号转导的研究,201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武汉大学教授、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
 
    那么硬币的另一面,石正丽研究员是什么情况呢?
 
    石正丽,女,1964年生。1987年武汉大学遗传学本科毕业,1990年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硕士研究生毕业,2000年法国蒙彼利埃第二大学病毒学专业博士研究生毕业。
 
    现任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 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 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四级)副主任、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主任、生物安全工作委员会主任、新发病毒学科组组长。
 
    “新型冠状病毒是人造的生化武器”“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病毒所实验室泄漏出来的”······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不断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宣称,新冠病毒与中科院位于武汉的病毒研究所有关。公开资料显示,中科院位于武汉的病毒研究所拥有中国唯一一个P4级别的生物安全实验室,石正丽是该实验室副主任和生物安全3级实验室主任。P4是生物安全实验室的最高防护级别,专用于研究高度危险、至今无已知疫苗或治疗方式的病原体。
 
    201711月,石正丽团队曾在PLos Pathgens杂志上发表文章,通过对云南某一山洞中马蹄蝠连续五年的样品搜集,他们发现了蝙蝠中的SARS相关病毒(SARSr virus)是人SARS病毒祖先的更直接的证据。
 
    石正丽研究团队针对新发传染病防控的重大需求,历经多年持续研究,以我国蝙蝠携带的SARS样冠状病毒等重要病毒为研究对象,全面、系统地开展了我国蝙蝠携带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新病毒发现与鉴定、跨种传播机理等方面的研究,并取得了重大突破,获得多项原创成果。最重要贡献包括证实蝙蝠是SARS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为SARS的动物溯源提供多个重要证据;首次在我国蝙蝠体内检测到烈性病毒尼帕病毒和埃博拉病毒抗体;发现腺病毒、圆环病毒等遗传多样的新型蝙蝠病毒等,其中关于SARS病毒溯源的代表性研究成果发表在NatureScience等顶级学术期刊上。研究开创了国内系统研究蝙蝠病毒的先河,对动物源新发病毒病原学、新病毒发现等研究方向的发展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研究团队也成为国际上蝙蝠病毒研究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实验室之一。
 
    22日下午3时左右,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在自己个人微信朋友圈发文: 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 奉劝那些相信并传播不良媒体的谣传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
 
    性情如此火爆的石正丽,如果在科研上碰到不顺心的事,会不会用:“闭上你们的臭嘴”这种粗鲁的语言来辱骂王延轶或者其他同事呢? 

    只是想问一句:
 
    在湖北这种有斗争传统的地方,在体制内单位,类似“闭上你的臭嘴”这种辱骂会造成什么后果呢?

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