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遗体没人理、民众候诊得等 2 天!法媒直击武汉封城 8 天的「惨景与温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14

遗体没人理、民众候诊得等 2 天!法媒直击武汉封城 8 天的「惨景与温情」

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爆发 2019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法新社采访团队进驻武汉市 8 天,直击武汉市与外界切断联系后,城内天翻地覆的生活样貌。

武汉医院里人满为患 

人口约 1100 万的武汉市在 1 23 日遭遇空前的封城,以防致命的 2019 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扩散。新型冠状病毒据信是从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传到人类身上,已在中国造成 1000 多人死亡。

法新社采访团队是在武汉封城当天进驻,在接下来的一周记录到民众遵循防疫措施、武汉人失落绝望的心情,以及当地民众勇于面对的精神。


1 天:全面封城!武汉像跟世界断了联系

1 23 日凌晨,中国宣布暂停武汉对外的空中、公路与火车交通。时值农历年前夕,中国虽突如其来宣布封城,在上午 10 时封城令生效前甚至大多数人连尝试出城都没有;少数还在街上游走的当地人,也都还遵守在公共场所戴口罩的新规定。

武汉火车站当天稍晚开始关闭,警察赶离车站内最后一批旅客。一向熙熙攘攘的机场变得空荡无人,就连几个小时前负责筛检乘客发烧的官员,也都一一离开。

通往武汉的高速公路跟武汉其他道路一样,路上都没有车辆。武汉市跟世界切断联系,民众担忧自已遭到感染,将自已关在家中。

2 天:明明是除夕夜却没有欢乐气氛

本应是热闹欢愉的除夕夜,街上店家都关门,整座城市弥漫着诡异的宁静,一般在中国城市街道随处可见的公安人员也不见人影;口区著名的京汉大道像是被世人遗弃般,一处繁荣商业区内的精品店,也都拉下铁门。

在武汉南部一栋 20 层建筑的小公寓内,53 岁妇人王艳红(音译)招待一团外国记者跟他们一起过农历新年。她的先生准备了各式各样的丰富菜肴,桌上还摆了一瓶当地酿造的红酒。

但屋内一点都没有庆祝气氛,因为武汉全面封城,他们的 25 岁儿子回不了家,无法跟他们吃团圆饭。王艳红感伤地说:「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

3 天:大年初一 走春变挤药局

以往大年初一,归元寺通常都会涌入数十万人庆祝新年,但今年却大门深锁。一名穿着制服的男子告诉法新社:「为了防堵病毒扩散,现在禁止进入。」

城内往年例行的走春,这次变成必须忧心忡忡地冲到药局,而迎接客人的是全身防护密不透风且戴着双层口罩的店员,药局也限制每人只能购买两盒退烧药。

鼠年第一天的广播节目一点也不喜气,尽是关于防范病毒入侵的讯息,还有呼吁听众戴上口罩、播放帮武汉人打气的 rap,激励他们相信能打败病毒。

4 天:医院被挤爆,遗体数小时无人处理

在法新社采访团队造访的各大医院,民众都必须排很长的队伍才看得到医生。等待看病的时间实在太漫长,有些人干脆自己带椅子来坐。

一名发着烧的 30 岁男子准备彻夜排队,希望天亮后可以看到医生。他说:「我已经跑了各大医院两天了,我都没睡。」

民众主动找上外国记者,向记者描述他们在其他医院看到的悲惨景象,这在中国并不常见。一名目击民众说:「这看起来就像是恐怖片。」他跟法新社说,有些遗体甚至好几小时都无人处理。

5 天:当局开始拚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

自当天午夜起,当局禁止所有非必要的交通,计程车也被当局征集。

在武汉郊外,前几天才抵达的数以百计人,已经开始从头建造两栋医院。在一大片泥泞的土地上,起重机与挖土机忙个不停,以赶着在数天内盖好有 1000 个床位的方舱医院。

一名男子说:「我们必须动作快一点,这样才能击败病毒。」他这几天每天工作 9 个小时,晚上在工地附近睡觉。

政府指示民众待在家中,但有些人不顾可能染病的风险,冒险跑出来协助患者。一名林姓男子与其他志工发挥善心,开车运送患者往返医院。他站着一间诊所外头,等着把一名病人载回家时说:「我们必须主动伸出援手。」

6 天:外国医师展大爱

武汉市封城第 5 天,外国开始计划从武汉撤出侨民,但住在武汉 8 年的法国人芮米(Remy),没有想要离开的念头。33 岁的芮米带着蓝色口罩说:「现在这里没事。」他连家门都没迈出一步,与一群急着离境的多明尼加学生成鲜明对比。

法国医师克雷恩(Philippe Klein)也留下来。他说:「(留下)我非逞英雄,有经过深思熟虑,我觉得这是我的工作。」

7 天:饭店如鬼城,房客每进一次饭店就得备量体温

武汉马哥孛罗酒店依旧欢迎房客入住,是武汉少数几家还没关闭的饭店之一,只不过饭店规定必须戴上口罩、测量体温,且不能上餐馆。

踏进饭店会察觉气氛很有点诡异,接待处空无一人,饭店内静悄悄一片,随处可见的年节装饰反变得不搭调。

饭店工作人员害怕被传染,将餐点送到寥寥无几的客人房间内。每当房客进出饭店,保全就会测量他们的体温。

法新社记者在武汉街头,目击一具男尸躺在人行道上,因死因不明,其他行人都不敢靠近 ,尸体在几个小时后才被运走。 


8 天:死亡氛围感染街头,男子倒卧数小时没人敢靠近

一名 60 多岁男子的遗体,僵硬地躺在一家关门的家具店门前,离医院不远,脸上还戴着口罩。

穿着防护衣的工作人员采取了万全措施,才接近遗体。法医团队在检查遗体后脱掉防护衣,接着卫生人员马上消毒。

工作人员之后将遗体放入黄色手术袋中,以厢型车载走,民众忧心地在旁看着,有人说:「真的很恐怖。这些天看到太多人死亡了。」


来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