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17万人大会一言堂,习近平巩固受损的一尊地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27

17万人大会一言堂,习近平巩固受损的一尊地位?

中共周日在北京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中央政治局常委全数出席,并通过视频与全国各地连线,总共有17万各级官员人听取了习近平发表的政策宣示,规模前所未见。

受武汉疫情冲击,中共专制集权体制备受指责,习近平的党内核心地位一度受损。这次会议上习近平强调,党中央对疫情判断准确,工作部署及时,采取措施有效,再次彰显他亲自指挥和部署。
习近平文过饰非能否服众?他的一尊地位是否真正得到巩固?中共应如何在惨痛的疫情问题上吸取教训?
嘉宾:《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认为习近平在17万人大会上想传递的是两个非常明确的信息。
第一个信息就是习近平在总体评估以他本人为核心的共产党前期工作中,对疫情的判断是准确的,工作是及时到位的,措施是有力有效的,想让全党统一这个思想。因为习近平发现在前一段时间,思想比较混乱,所以他要强行统一。
第二个,习近平想推出他的复工的决定。关于复工不复工,大家有很多争论,因为习近平关于疫情有两句话是相互冲突的。一句话就是坚决地要把人民的健康和生命放在第一位,有效地遏制疫情势头。但这次是传染病,在比较大范围地有可能传染的,就要做隔离,这样就不能够恢复正常的生产和生活。
但是另一方面,习近平要强迫大家现在要进行复工。这样就使得一线领导和前面的人就感到很为难。习近平要强行统一思想,就是说一定要大家复工。
中共这段历史,未来会怎么写?
王军涛表示治疫这个事本来是个专业的事情,应该由传染病专家去做,但是习近平一开始就搞成一个政治治疫。习近平现在一心要做梦。而本来现在做第二个49年这个梦他还可以等。今年治疫,明年再说,后年再说。但是明年100周年他必须要实现小康。所以他今年就不想让治疫干扰这个东西。因为这个原因他把治疫时期给错过去了。
最大的教训就是这个17万人的大会沿着这个错误链进行政治治疫。美国2009年有一个猪流感,猪流感是4月时候发现了第一起病例。424号美国就分离了病毒,426号白宫就发表了紧急的疫情公报,奥巴马讲了话。
到了1024号,猪流感2000万人感染,4000人死亡。奥巴马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王先生在爱奥华的朋友一家五口人感染。而他的朋友并不知道奥巴马的讲话,说根本不关心奥巴马做什么,只关心医生告诉他什么。王先生总结说,治疫这个事本来是个专业的事情,应该由传染病专家去做,但是习近平一开始就搞成一个政治治疫。
《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认为,虽然完全封堵住病毒的传播可能性不是很大,但减少疫情带来的损失的可能性是很高的。他表示,中央应该检讨的问题不要“甩锅”给地方。
他说:“当然不是说采取了一些措施就一定会完全把它(疫情)封堵在武汉,这个也很难做到。这个病毒的厉害最近我们这两个多月看得也很清楚。武汉这样一个九省通衢的城市,病毒流窜出去到十二月底至少潜在的感染人数已经接近上万了,应该是这样一个局面。那么完全堵住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减少这个损失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特别是中央应该检讨的不要‘甩锅’给地方。就是说什么人让他们决定上电视披露李文亮被训诫这个事情,中央电视台的传播和在武汉一个地方的一个压制言论造成的后果是完全不同的。中央电视台的传播压制全国人民的舆论,包括知情权,导致的大家松懈,还要热热闹闹过年,这是一个重大的责任。中央的责任那当然习近平要来承担了。”
李伟东认为,尽管习近平“一尊”的地位受到了些影响,但未被动摇。此外,他表示复工与否是个两难选择,复工和局部防控彼此间纠缠和内在的搏斗可能会持续到四月底或五月初。他认为,冒险复工恐怕已成定局。
他说:“‘一尊’地位受了点损,受了点污,但是并没有被动摇。七年前,2013年,我就说过他是一个‘深度毛粉’。当时引起了拥护他的人强烈的反对。我也说他要建一个‘红色帝国’,我这个观点已经说了多少次了。这次他采取这样一个17万人电视大会的形式,像刚才军涛说的‘一统到底’来贯彻两个意思。一个是中央从来就是正确的,党从来就是‘伟光正’的,党没错。这是一个意思。第二个意思是强调复工。但是在复工这个角度上说,我不完全持批评态度。因为确实是再不复工没有吃的或者各种各样的问题都会产生。这个强制封城、强制封闭这样的情况本来就已经带来了,每天都带来铺天盖地的人道灾难。复工和控制疫情确实会成为一个执政当局的两难选择。但是我相信到两月底或三月初,复工肯定会在全国推动起来。相应的防范也会有,在暴发聚集性的感染的威胁也非常高。但是在两难选择下不复工就可能饿死。不复工全年的经济就可能垮掉。复工带来的风险然后局部再防控,这样彼此之间的纠缠的决策和内在的搏斗可能会持续到四月底或者五月初,才能够慢慢地把它缓解下来。大概现在冒险复工恐怕已经成为一个定局。”
李伟东表示,中共领导人可能感到“茫然失措”,但没有失去主导权。
他说:“‘茫然失措’是有的。聿文的说法前半部分我同意。‘重掌主导权’这个话我有不同意,不同意(的地方)就是说他没有失去主导权。大家对他前期的一个星期左右的这种‘神隐’就认为发生了多大的内斗或者说他的权力受到了什么样的限制,我觉得这个判断本身有点过了。自从修改了宪法,定于一尊以后,目前党内很难有人对他公开挑战。私底下的批评可能有一点。”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