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感染逾15万 中南海暗派特别小组对世卫“公关” 武汉肺炎沦为“中共病毒”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2-09

感染逾15万 中南海暗派特别小组对世卫“公关” 武汉肺炎沦为“中共病毒”

本社从知情者获悉,截止到28日,中国卫生部门掌握的感染人数15万,死亡近5000,而卫生部掌握的数字未必是全部,即便如此,比官方公布的数字要大十倍。武汉肺炎进入关键时期,随之不断扩散的却是中共病毒



日内瓦时间27日,世卫组织WHO举行记者会,因新型冠状病毒而引发的且已被广泛使用的汉肺炎,竟然成为再次论不休的焦点话题

这当然不是一个医学问题,走出WHO总部大楼外,接受博闻社驻欧记者独家暗访的一位专家,仍然一脸严肃地表示: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政治问题。

关于武汉肺炎在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WHO开了多场会议,至今仍然喋喋不休;而主题似乎都确实是在配合中国政府的抗疫工作

中国驻瑞士大使馆和驻WHO的两名知情者均对博闻社驻欧记者独家透露:自上月WHO就武汉肺炎的蔓延是否应定义为全球性的公关紧急事件而召开的首次会议前,一个由中南海暗派的特别小组,就一直在日内瓦进行公关活动。

这个特别小组早在中央防疫小组成立之前,就已经抵达瑞士,直接由中南海最高层亲自指挥

该特别小组的一系列公关活动,显然备而来有的放矢;甚至,WHO总干事的北京之旅也是其公关的最大成果

此后,中国异见艺术家艾未未在接受BBC访时也直言: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肺炎疫情判断失误,未及时宣布紧急状态,正好帮助中国政府隐瞒疫情

前往北京访问的WHO总干事,并未特别赶赴疫区风暴眼的中国武汉,而是立即返回了日内瓦总部;在随后举行的记者会上,不断咳嗽总干事笑言不是汉肺炎,但是且罕力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中国政府的抗疫功劳。

流行病学专家Maria van KerkhoveWHO7日的记者会上又坚持:提供一个临时性过渡名称很重要,这样就不会有任何一个地名与这种病毒挂钩。

但是另外一些专家也有不同声音:“2019-nCOV是一个学术名称,其中文译名2019-nCoV急性呼吸道疾病,显然也不便日常表达。

采用汉肺炎,当然也无可厚非;埃博拉病毒中的埃博拉就是以埃博拉河而命名的地理名称,早已被长期和广泛使用。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命名,WHO并无明确限制,只是建议不应包括地域、人名、动物和食物名称以及特殊文化或产业标示而已。

一名要求匿名的WHO员则对博闻社驻欧记者独家表示:“WHO日益受中共控制,尤其是在台湾问题上,由来已久。

此次武汉肺炎的大爆发,WHO应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疫情的全球防控方面;但是因中共病毒的不断侵入和渗透,WHO经沦为中共的暗箱,甚至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书工具

WHO最新消息源显示,关于武汉肺炎的各种专题会议仍将继续举行;但至博闻社驻欧记者发稿时,博闻社纽约总部一直无法成功联系WHO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相关报道置评

但是,台湾依然被WHO“拒之门外;准确地说,是被中共禁止入内

正逢传统元宵佳节,相信全球华人都将度过一个史无前例的特别日子;尤其令人痛心疾首的时,武汉肺炎的吹哨人没能坚持到这一刻

在祝愿广大读者在家里度过这个团团圆圆时刻,博闻社和博讯网全体同仁也将一份特别的哀思,献给李文亮医生

天国里的李文亮,不再需要吹哨

来源:博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