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港共深陷「塔西陀陷阱」无法走出困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16

港共深陷「塔西陀陷阱」无法走出困局

转发此新闻:
林郑政权动用100亿元公帑推出所谓「为民解困」措施,社会反应平淡,大部分媒体
报道篇幅甚少,没有多少获益者的赞扬声音,倒是批评之声不绝,有指为「想用民生
手段解决政治问题」、「慷纳税人之慨」、「中产及年轻人全无受益」,甚而斥之为
「掩口费」。


何以说是「掩口费」?因为香港现在的时势是「众口铄金」:众口的力量连金属都可
以熔化。特衰政府仍然以为「鸡髀打人牙□软」,施点小恩小惠市民就会收口,殊
不知政府已身陷塔西陀陷阱中,不管说真话说假话都被认为是假话、做坏事做好事
都被视为坏事也。

世界上有两种解决问题之道,真正对人民负责的政府,会先找到产生问题的根源,
从根源处着手解决;只着眼于执政者权力的政府,往往就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是指这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而且指根本搞错了问题所在,
弄错了病源。头痛,大部分原因跟头无关,伤风感冒、饮食药物、环境情绪都是头痛
之源。脚痛,很多时候也跟脚无关,比如痛风就是脚痛的病源。

爱因斯坦说:「如果我有一小时拯救世界,我会花55分钟去确认问题为何,只以5分
钟寻找解决方案。」

拯救世界,是极而言之的说法,实际上这句话对处理日常问题也适用。许多时候我们
发现问题,就急着在问题出现的地方去解决,而不是就问题何以会发生的源头去解
决。小到日常处事,大到拯救世界,都先要把问题是甚么搞清楚。搞清楚问题有时
并不容易,要花许多时间。而弄清楚之后,动手解决反而比较简单。如果没有把问
题弄清楚,那么你就是用制造问题的头脑去解决问题,这只会制造更多问题。

许多人形容中共的治国之道是「土包子治国」、「运动治国」。土包子通常都只会兵
来将挡、水来土掩,遇到问题就去应付。应付北京空气污染造成的雾霾,举办大型
活动时就硬性规定大范围内机动车限行、企业停产、工地停工等等,来制造一时的
蓝天,而不是从根源处解决大量碳排放。应对罪案增加、执行节制生育等等,都采
取搞运动的轰轰烈烈的办法,而不从根源处建立稳妥的法治。

港英时代应对反贪污,是先建立一个独立于行政之外的廉政公署进行调查与起诉,
用高薪养廉和公务员财产透明的办法,从根源处解决贪污问题。中国的办法是在建制
内抓贪污犯,官员财产不公开,于是反贪就变成权力斗争的工具。

香港反送中以来,特衰政府的应对也跟随独裁政权的头痛医头土包子办法,不是从问
题的根源处解决,甚而不审视社会为甚么对送中条例那么激烈反对,而是从一开始、
一路走来都是一味压制反对意见。所谓「止暴制乱」,就是水来土掩,就是堵塞而
不是疏导,结果是堵塞的力度越来越大,压制的警察暴力不断升级,使反送中发展
为反警暴,从和理非示威发展至延绵不止的街头勇武抗争,特衰政府与民为敌渐渐
成为全港多数市民的共识,政府深陷「众口铄金」和「塔西陀陷阱」中。

林郑政权已经无法走出困局。相反,香港市民的反极权意志就越来越坚定,并不断
在社会扩散,在全球扩散。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