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解放军有能力救武汉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31

解放军有能力救武汉吗?

在满屏的武汉疫情消息中,一个预感或期盼若隐若现,那就是解放军要出动了。某武汉籍网红甚至直接发文呼吁解放军防疫部队出动,并恳请网监放行这篇杜鹃啼血的文章。

面对武汉肺炎疫情,中国政府派出解放军医务人员前往武汉协助。 

自从这支军队被塑造成“人民子弟兵”以来,中国人民解放军出兵救灾抢险就成了职责、惯例之一,也成了中共的政治大红包,军人们的牺犠,可以令到国民一提国家就双膝颤抖,感恩戴德,每次还会把外国不出兵或无兵可出拿来得意一番,比如上次把澳大利亚大火与大兴安岭大火相比的文章。

还好常识也在慢慢普及,我们知道了澳大火不是出不出兵的问题。其实,从512汶川地震之中,中国政府和军队自己也明显感觉到,以作战为目标训练的部队在救灾中作用即使有,也很原始和粗放,针对性不强,后来也在着力将个别工程部队进一步专业化,作为地震灾害救援的战备力量,但以现在的高层认知水平和政治气候,有大灾动军队,特别是调动普通部队仍然是政治正确。

武汉封城,车站机场都见到了武警,他们只是维护秩序,但那种进站口每段铁栅栏后面以检阅似的笔挺姿态站4个兵的架势,还是这支军队形式主义至上的熟悉配方。当然,网红呼吁的是“解放军防疫部队”。可惜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解放军哪里有多少专业的防疫部队。

在中国官修的朝鲜战争史中,战胜美帝卑劣的“细菌战”是一首伟大的凯歌,其实后来严肃的研究普遍认同,那完全就是一次高度敌意和封闭下造成的战略误判和政治炒作。这自然也制造了解放军防疫部队的神话。

解放军防疫部队能力相当有限

防疫,当然也是军队后勤保障的重要内容,可这个保障是指保障军队自身安全,因而这样的编制在实力和规模上就不可能达到保障巨型城市的规模,最多是卫勤部门的一个分支。当前疫情全国蔓延,驻各地部队也生活在社会之中,虽然可以比平时更加封闭地管理并具有自我生活保障能力,仍然需要自己的防疫部门负责营区的卫生保障和官兵的检疫。

解放军倒是另有一支力量很容易被寄予厚望,其规模也要大得多。这就是防化学部队,作为一个兵种,配备到所有作战旅团,所有的作战部队也要接受基本的训练,并起码配备有防毒面具。“三防”本来就是现代军队的基本技能,这是指防原子、防化学、防生物。

不过,虽然现代仍然有伊拉克和叙利亚等独裁者对本国人使用化学武器,但总的来说,大国间战争使用化学武器的概率并不大,反而是大国间使用核武器的风险一直被高度防范,因而“三防”的研究、训练和配备的重点一直是核条件下作战,生物武器是使用概率最低的。

防化部队装备不能应用在抗疫上

而且,虽然“三防”看上去都是穿着带防毒面具的全身防护服,但在检测和处置上,防生物武器的设备、经验和要求都和防原子、防化学有很大不同。一个防化团,不经过特别的装备、训练,也不具有防生物战能力。最简单的,核爆炸产生的放射性尘埃或化学战剂的污染,都主要通过洗消来应对,但这并不足以完全抵御病毒,因为病毒能够不断自我复制。或者说,防生物部队需要的主要是医学知识而不是化学知识。现代防疫甚至需要很多社会学知识和方法。

所以,不要指望解放军抽调全军防疫部队就能解救这次危机。解放军是长期过份集中了相当大规模的医疗资源,他们中的病毒和传染病学专家也已经投入到支援中,比如军事医学科学院很早就参与了,但全军各军医院抽调人员的需要并不迫切。

可以说,如果政府尽职高效,根本不会有这次危机,更用不着解放军。目前的事态,解放军即使出于政治原因被要求支援,也并非治本之策。

武汉肺炎危机根源在人祸

这次危机首先和主要是人祸。发生在作为中科院病毒研究所所在地的武汉,本身就说明不是专业力量不足。武汉的医疗机构和医生人数也不少,关键是无能政府错失防控时机。近来医院无力收治新肺炎病人,都与武汉市平时的防灾准备水平太差有关。

为此,组织建筑企业突击抢建集中治疗的临时传染病医院当然是一个有效办法,但可笑的是,中建某公司被要求6天内完成一片临时板房,却从要求到设计全部临时拍脑门,只有2003年的小汤山经验。可是,解放军近几十年的卫勤保障成果展示中,有的是各种预制配套,可供战时快速开设的野战医院,此时怎么不见踪影,非要“基建狂魔”通宵画图纸。

其实这些观念背后,更严重的还是对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人定胜天,甚至有国才有家,多难兴邦等新旧口号的痴迷。历史已经一再雄辩地证明并正在证明,还将继续证明下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在这方面的优势就是张牛皮。512的抗灾教训远多于经验,无能、失败和浪费比比皆是,触目惊心,至今得不到有效汲取。现在充当省市防疫领导小组决策层的正是武汉人祸的祸首,专为救灾设置的湖北省应急管理厅至今少有专业动作,内部春节晚会却热火朝天,就是这个政府治理水平断崖式崩溃的明证。

以举国体制救灾毫无帮助

面对只伤害个别地区的地震,中国的举国体制得意洋洋,但全国扩散的疫情就更多要靠各地自身的准备。因而一个天天得意于举国体制的政府,在工业如此发达,交通如此方便的地方却医疗物资紧缺,只能说是戳穿了举国体制的画皮。另一个虚伪伎俩是利用医护人员的牺牲煽情,实质是要全国人民出钱帮政府救灾,可是国民平时交的税呢,国家前几天不是还给菲律宾送去几十万个口罩吗?对近几年不断退回计划经济,开始强化物资局、供销社,高度重视应急储备的中共政府,这种短缺和向民间伸手就更加打脸。

武汉的封城之所以乱,也是因为政府施政的法治化水平惨不忍睹。原本,中国也有2007年的《突发事件应对法》和2004年的《传染病防治法》,有些规定也相当于紧急状态。如果真正有效落实,根本不会有这回事。但湖北省和武汉市1月上旬正在开地方“两会”,这是延误的根本政治背景,维稳思想又使从北京到地方断不敢提升应急等级。近日,湖北政府也提到“战时状态”,却只是文宣俗套中比喻意义上的。

社会不能在法治前提下进入紧急状态,最简单的一个问题就是武汉人此时有没有权利离开城市?如果有,他们离开时是否应履行什么责任和义务,由谁来落实?实际上,《传染病防治法》规定“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的,可以由公安机关协助医疗机构采取强制隔离治疗措施”,但主动要求隔离治疗的,政府不能及时提供,这又该如何追究?另外,法律规定“对患有或者疑似突发传染病而拒绝接受检疫、强制隔离或治疗,过失造成传染病传播,情节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应以刑法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这次逃离的人口中,如果有人携带病毒又造成严重后果,就会触犯这一条,但现在显然没有人在意,可见这些法规的普及和判断,执行形同虚设。

这种混乱下,简单的可笑的一个后果是,全市公交停运,很多医生也没有上下班交通。这虽然可以马上应急解决,但可见他们所谓的那些预案有多么千疮百孔。听说全市加油站也不加油了,可能是因为明知出城道路很难完全堵死,想借此釜底抽薪,可封城是否包括本市自身道路禁止车辆行驶?实际上,封城决定宣布到实施之间故意留出的8个小时内几十万市民恐慌性逃离且根本无从检疫,就不仅使封城无效,而且加速加倍传染。

危机暴露出官员的无能

总之,任何危机都能暴露他们的无能。这次唯一幸运一点的,要数中宣部没有强行删除网上一切涉疫信息。相反,近日各种微信群,甚至包括微博号,都起到了相当活跃的疫情传播和民间议论作用,甚至容忍了一部分对政府失职的追问。还有合法采编权的“正规”媒体也在“新闻已死”的哀鸿中回光返照,发出了一批不乏揭露性的稿子。

下一步,当他们一心要制造大爱无疆,党恩无边和人定胜天的“神话”时,正敢于追问政府失职的声音被扼杀,也再正常不过。更可悲的是,在社会的愤怒之外,只要死不到自己家人,为政府洗地,将疫情归咎于美国生物战,粉饰太平等五毛观点甚嚣尘上,更预示这个国家的绝望。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朱兆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