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武汉肺炎会成为中国分裂自爆的导火线?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31

武汉肺炎会成为中国分裂自爆的导火线?

近日大爆发的武汉肺炎病毒已经从大陆扩散全世界,由于被中共影响的世界卫生组织错误判断,令疫情一发不可收拾,世卫终于承认在上周四、五、六(23日、24日、25日)发表的报告中表示全球风险「一般」,是做了「不正确」的陈述。他们现在已经改口说在中国的风险「非常高,在区域层级上高,在全球层级上也高」。随著近年中国对外大幅扩张,病毒对全世界的影响将会非常巨大。


这次冠状病毒威力非比寻常,首先,病毒杀伤力不输当年的SARS,上周初爆出中华护理学会秘书长应岚的通报,指疫情严重程度超过想像,重症率14%、致死率4%,跟SARS相近。中国国家卫建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锺南山指出,随着病毒逐渐适应人体,毒力会增加。其次,病毒的传染性比SARS高出非常多,在哈佛大学任教15年的流行病学家埃里克·费格丁博士估计,武汉病毒感染繁殖数字(R_0)是3.895%的置信区间,3.6-4.0),且上述推算已经算上了72%-75%传播被有效控制措施抑制的情况。Ro=3.8意味著它已超过温顺的SARS病毒(0.49)的7.75——将近8倍!

最后,病毒的隐藏性高,费格丁估计在武汉只有5.1%95%的置信区间,4.8-5.5)的感染被确诊。更令人担忧的是,广州医生最新发现病毒会假装阴性。费格丁提醒,对武汉的封城并不能有效阻止疫情在中国境内的传播;至24日,即便是有效阻断99%的人员流动,在武汉以外的疫情也只能减少24.9%。我们正面对著史上最毒的病毒疫情。

过,这次疫情中,人祸可能性很显然高于天灾。一方面,不少报导都直指这次的病原并不是华南海鲜市场的甚么蝙蝠或蛇,而有可能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该研究所拥有中国最先进的病毒研究实验室。另一方面,湖北省及武汉市的官员被质疑隐匿疫情,最讽刺的是,日前在出席记者会时,湖北省长王晓东没戴口罩,省委秘书长别必雄戴著口罩却把鼻子露在外面,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更把口罩戴反了,这显示官员们缺乏基本的个人防疫知识,公共防疫能力实在堪忧。市长声称目前武汉只900万人,却预备了10张病床,可见疫情的严重性。市长公开对党中央及人民道歉,但网民不买单,而先不论那些说中共要消灭人口或对付「反送中」阴谋论是否成立,中共党中央至今为何不用负责呢?

最重要的是一个那么大的中央集权体制,在结构上就很难做到有效防疫,先假设官员没有隐瞒疫情,单单经过层层通报开会再做决策,往往错过防疫黄金期。如果这次中国人民意识到「靠国家准没事」只是假象,那么可以考虑争取各省市更大的自主性甚至独立,独立国家之间随时可以限制别国人民入境。更重要的,按照中共的惯例,由中央指派的各省省长大多都不是本省人,那这些外省人又怎么会真正关心他人的家乡呢?他们的晋升之路或许只需在权斗中站对边,就可以取得一个省长资历尔后平步青云。

汉在上周四(23日)封城前其实已经有数以百万计的人逃离到中国各省市及其他国家,这些可能的感染者迅速将病毒到处散播。各省市根本无从完全阻止带毒者入境,事实上,河北省卫生当局于武汉封城当天表示,一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80岁患者已经在前一天过世,这是爆发疫情的湖北省以外首例确诊死亡病例。疫情的迅速蔓延令北京市及河北省于上周六(25日)前后令全市及全省联外的省际客运,以及省内跨市的市际客运班车全部停驶。可惜的是,河北省或北京市都无法完全阻挡湖北人进入。

正当大众不禁怀疑北京未来也会封城,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及李克强却分别出访偏远省份云南及青海,被质疑是在避难。不过,李克强近日受习近平委派正式担任中央防疫组组长,还到了武汉视察,当然他就是一位权斗下的失败者。习近平罕见地让李克强曝光抢到版面,除了是怕死外,应该是他对能否成功防疫缺乏把握。如果习近平死于可能是中共自己研发或变造的病毒,那当然是一个世纪大讽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