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毋忘初心 继续抗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02

毋忘初心 继续抗争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在元旦声明中说甚么「真诚希望香港好,香港同胞好」,林郑月娥在度岁前说甚么要虚心聆听市民意见及为社会找出路;但从实际行动看,当权者对市民的五大诉求,对市民的抗争还是只强调「止暴制乱」,还是只想以警暴、制度暴力镇压打击。可不是么!当市民以人链、「荣光归香港」歌声送走2019年时,警察则以水炮车、催泪弹迎接2020年。



事实上除了警暴以外,特区政府正在向社会不同团体、不同专业秋后算账。那位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最近不是接二连三公开发言,既说要严肃追究发表「不当」言论的老师,又说政府有权取消「不称职」校长的职务。总之,局长一派手握大权准备在学校「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横蛮模样,置办学团体、教育团体的专业自主于不顾;未来几个月教育局大有可能以各种荒谬理由要校长、老师交代,搞人人过关,市民、家长、教育界得作好准备迎击教育局的政治压力。

此外,政府的滥暴、滥捕、滥告将会变本加厉,有更多抗争者成为警暴的受害人,有更多人要坐在法庭被告席面对冗长的刑事诉讼程序,有的还可能下狱。对这些抗争者的关怀、声援、支持将是未来抗争不可少的部分,也是对警暴、制度暴力的重要回应。

壮大群众基础迎持久战

当然,市民昨天已用有力、坚定的脚步及呼喊回应当权者的压力与威吓。尽管游行中途被叫停,但逾103万市民再次走上街头,逼爆从维园到中环的街头,让市民明白我们抗争的决心没有丝毫动摇;让抗争者明白,我们仍然齐心同行为未遂的目标奋斗;让国际社会知道,港人对民主自由的诉求没有改变;让北京及香港当权者看到,他们的威吓没有也不会得逞。只要北京及香港当权者不答允市民的合理诉求,大游行、不合作运动、各种抗争行动绝不会停止,社会的撕裂不安不会过去,他们心目中的所谓「正常状态」将一去不返,所有施政将会寸步难行。

究竟当权者会不会或何时回应市民的诉求,我们不能心存幻想,这意味「逆权运动」不但会由2019延续到今年,还很有可能变成不是以月计而是以年计的抗争。正由于抗争长期化,今年以至更长时间也未必看得到成果,相关行动更需要持守一些重要原则,包括努力争取更多市民支持,致力维持国际社会对香港「逆权运动」的道义及政治支持。

争取更多市民支持从来是首要的目标。我们希望改造这个城市,想建立一个真正民主自由的社会,市民的参与及支持实在不可或缺。没有大量市民的支持,抗争运动不可能延续到现在,一些带来种种干扰与不便的行动不可能得到市民的谅解与包容,当□v者的孤立及分化策略早就成功了。要维持运动的力量及争取更多市民支持,采取抗争时需要更小心考虑对一般市民日常生活的影响,评估行动会否过激过度令市民感到受滋扰威吓。因为一旦抗争行动走向过激伤及无辜民众,同情、支持运动的市民便可能变为沉默,甚或离开运动,最终削弱抗争的群众基础。

另一方面,对持不同意见市民、团体当然可以跟他们认真讨论、辩论,对他们的观点提出批评,但绝不该因意见不同或争论而以暴力相向,例如打砸人家店铺或造成人身伤害。不然,言论自由这核心价值将会受损,暴力恶性循环则不断上升,想壮大运动变得越来越困难。

强化国际联系制衡北京

从过去半年的情况看,国际社会支持对推展逆权运动同样不可或缺,美国不久前通过的「民主人权法案」对北京及香港当权者就造成巨大压力,前几天多位外国政要发表公开信要求国际社会就香港情况设立独立调查机制也令特区政府非常尴尬。往下来若能争取更多外国政府、国际民间组织站在「逆权运动」的一方,声援我们的合理诉求,北京及香港当权者在处理抗争行动时肯定有顾忌,难以胡作非为。因此,如何进一步强化跟国际社会的联系,保持国际社会的支持是新一年必不可少的重要工作。一旦这方面的支援减了,我们将陷入孤军作战的困局。

来源:苹果日报卢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