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克强当组长,疫情打破习近平权力垄断?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30

李克强当组长,疫情打破习近平权力垄断?

转发此新闻:
中国总理李克强出任应对新型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有些出人意料。习近平执政以来,通过“组长治国”体制垄断权力,几乎兼任了所有重要小组的组长。


目前武汉肺炎疫情举世关注,成为中国最大的政治,习近平顺理成章应该站在第一线,出任这个最重要的组长,未料这一次习近平突然放权,李克强终于有机会当组长了。
中共各级政府瞒报疫情引发民怨,武汉病毒能否打破习近平的权力垄断?意识形态官员占据领导小组重要职位,中共意在防疫还是重在维稳?李克强宣布要对 “缓报、瞒报、漏报的要严肃追责”,问题根源是在于官员的素质和能力,还是在于中国威权政治的体制?
嘉宾: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博士;香港荣休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
为何李克强出任应对新型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出人意料?
香港荣休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先生认为,如果觉得这个事情打破了习近平威权体制的话,那未免过于乐观了。
125号年初一的时候成立这个中央防疫领导小组组长居然确定为李克强。但是当天所发表的会议公报并没有说明小组组长是李克强,这是其一。
第二,尤其是128号习近平在北京会见世界卫生组长总干事谭德塞的时候,他只是强调这个防疫工作是我亲自领导,亲自部署,讲了两个亲自。所以可想而知,李克强这个防疫领导小组组长只不过是由于在123号上午十点武汉实行封城,而封城之前已经有500万市民跑到全国各地以及海外。这样的疫情的爆发扩散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状况。
习近平有没有分权的意识呢?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博士王军涛认为实际上习近平这次权力有点失控。
回顾一下,在之前的时候,我们从各种迹象可以分析看出,中国的专业是到位的,比SARS到位的多。比如在去年1231号就已经通知了世卫组织,17号就已经把样本和病毒的结构都交给了世卫组织,就是说中国的专业组织是到位的。但是后来武汉市长透露的情况也表明他们是请示了,但是上面不让说,其实就是习近平不让报。
120号在中国出现第224个病例的时候呢,习近平和李克强开始公布他们的批示。但是在这个之间,他说习近平多次指示。但是这个之前的指示他不公布,说明就是他在控制这个东西…我觉得实际上在这个民意和糜烂的情势压力下,实际上习近平权力有点失控。
如何看同一个事件,两个官媒,两种不同的报道?
王军涛表示习近平输不起。
实际上在威权和集权统治下的政治转型一般都是发生大的治理失败,或者出现权力交接的时候会发生,高层出现分裂会有转型的机遇,这个机遇就是说高层的控制力就削弱了。那么一般来讲这个失败呢就是军事战败,经济的崩溃,还有就是大的公共事件的灾难。
其实前苏联的转型就源自切尔诺贝利事件。那么戈尔巴乔夫的公开化就是说以后不要再搞什么保密,搞到很多事情呢不能按照他的规律去处理,所以以后要公开化。
那么实际上习近平前段时间的封锁导致了多数甚至绝大多数的不满意,于是才有了125号一个政治局的常委会。这个会一出来,习近平可能不太甘心,他还想挽回。
习近平他输不起,因为他搞独裁前段时间他弄的人太多了,所以他如果稍微权力一松动的话,他就会被抓起来,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