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人抗共涟漪效应向全球扩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13

香港人抗共涟漪效应向全球扩散

转发此新闻:

周六台湾总统选举投票率高达74.9%,蔡英文得票率超过57%,即817万票,对手韩国瑜得552万票,大输265万票。民进党由上次地方县市长选举失利,成功败部复活,分析认为直接得利于香港抗争。中共党媒新华网刊评论文章,指蔡胜出是因为美国为牵制中国,加大打「台湾牌」的力度,蔡英文挟洋自重,借香港局势煽风点火,形容这场选举「很大程度上受到外部暗黑力量的操控」。


其实,这些外部暗黑势力,不就是香港黑警_林郑_中纪委及习近平?没有2019元旦习近平讲话_韩国瑜访港拜会王志民_送中修例_强硬镇压香港抗争者,今天的台湾总统就可能是韩国瑜。中共彻底失掉香港民心,同时也失掉台湾,持续半年的香港抗争产生外溢效应,是表象,背后真正原因,是中共对港_台,以至对美国的左倾冒进政策造成大反弹所致。

中共对港_台政策的「左」是如出一辙,香港要进入直接管治模式,中纪委才拍板搞送中修例,由内地法院直接插手香港捉拿政敌贪官,引发轩然大波。至于对台湾,中共已经不再慢慢统战国民党了,而是直接渗透国民党扶植亲共政客_收购传媒_扶植亲共政治暴力团,韩国瑜与中共的联系一直令人怀疑,更大镬的是国民党提名不分区立委名单,包括撑香港黑警的中央警察大学前教授叶毓兰_听习近平训话的退役陆军副司令吴斯怀,这张名单才叫台湾人火滚。

亡国感背后是恐共大爆发
这种中共模式渗透在香港大家已经习以为常,台湾人也觉察到传媒渐渐变色,2009年蔡衍明旺旺集团收购中时报系_中天电视时引发反对运动。沟了红色的国民党由蓝变紫,台湾年轻人认为大不妥,纷纷出来投票表态,投票率创新高,同香港区议会选举一样,亡国感背后是恐共反共情绪大爆发,才是韩大败原因。

香港人所以牵动全世界,是因为站在对抗中共专制渗透的最前线。30年前,香港人本来也在牵动全世界,积极参与北京天安门民主运动,最后悲剧收场,但其涟漪效应在年底导致东德柏林围墙倒下。十年前我在柏林阿历山大广场看围墙倒下20年展览,□@开始是由北京六月四日说起。当年我们无法令中共改变,但改变了世界,欧洲共产集团出现了骨牌效应,一个接一个倒下。三十年后,中共经济取得长足进步,已经取苏联共产集团而代之,纠合一带一路国家组成联盟,对抗美国为首的民主阵营,美国副总统彭斯视为一场新冷战开始。这个国际大局影响了台湾人及香港人,过去我们不需要思考站在哪边的问题,因为大家一直希望中共和平演变,走向民主自由,但实情是中共以国家资本主义方式「野蛮崛起」,向外扩张。过去中共遵从「韬光养晦」□篚□髡悛□A在意识形态领域低调,甚至装扮成西方的同路人,但进入习近平时代,政治意识形态挂帅,凡事都要表态,政经合一,网络民粹_民族主义全方位渗透,这已不是我们自己想选择,而是中共逼大家作选择。

香港人抗争是一场重要的运动,而台湾选举也是一场重要的选举,因为冷战持续下去,台湾人已清楚对两岸关系作选择,站在美国那一边,而美国在台湾民意基础下,会进一步加强美台关系,包括放宽军售、联合军演、自由贸易协定_产业转移等。继香港撤回修例之后,台湾大选是习近平修宪永续执政后第二次重大政治挫败,而这场由香港人掀起的抗共涟漪效应,正在一步一步向全球扩散。

来源:苹果日报 / 刘细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