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教育政策新规封禁境外教材 「习近平思想」将成「教材之魂」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08

中国教育政策新规封禁境外教材 「习近平思想」将成「教材之魂」

转发此新闻:
中国教育政策及管理部门发布新的教材管控新规则,将习近平思想透过课程教材全面进入校园,成为教材建设的「灵魂」。同时规定义务教育学校不得使用境外教材,公立的普通高中也包含在禁止范围。评论人士认为自香港「反送中运动」以来,中共惧于西方教育下香港年轻一代的独立思想,遂在国内校园升级其管控思想手段,以维持有效统治。


北京记者高瑜指中共当局从幼童开始抓起,实施愚民手法,中国出现了很多只会唱红歌、没有独立思想的学生。


中国国务院下属的国家教材委员会周二(7日)印发《全国大中小学教材建设规划(2019-2022年)》,这是中共建政以来首次对各学段、各学科领域的教材推出统一管控法规,超过「毛邓时代」中共领导人以指示形式干预教材选择

该规划称,要全面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入课程教材,使其成为教材建设之魂。在方向上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

该规划还列出政治审核规定,既「凡编必审、凡选必审、谁编写谁负责、谁选用谁负责」

同天,中国国家教材委、教育部联合下发4部新规, 明确规定义务教育学校不得使用境外教材,而普通高中除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或特别项目外,不得选用境外教材

当局在《学校选用境外教材管理办法》强调要「按需选用、为我所用」

就事件,本台采访了美国乔治亚大学博士留学生古懿。他认为,自去年6月香港发起年轻人占主流的「反送中运动」以来,中国官媒和亲政府学者将矛头指向香港教科书,称其影响了年轻一代。这也令中央更加恐惧和警戒公民意识在国内散播

古懿说:限制外国教材是为了在基础教育阶段维护一元化的意识形态,因为体制知道,知识是自己克星,自己要生存,就必须垄断自己定义知识的权利,对于体制来说,如果不能垄断意识形态,那就没有政治安全,香港就是前车之鉴

古懿在2015发表了《六四26周年致国内同学的公开信》。《环球时报》随后刊文指其为境外势力,试图煽动八零、九零后

中国小学一年级课本14页,目前的课本中越来越多的爱国、爱党内容。中国当局更有意将习近平思想全面推进到中国学生的教材中。


《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也认为,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让中共当局更意识到愚民教育的重要性,料当局封杀外国教材的范围将不只局限在义务制教育

陈维健说:习近平上台以后完全要回到毛时代,把西方的这东西全部拿掉,人的思想就统一在它的宣传当中。个人有了思想,对中共做这些倒行逆施就会有反思。中共的总结就是说,香港发生的危机就是这批年轻人,因为香港的教科书,从他们反证明要从娃娃抓起了

北京资深记者高瑜也表示,中共用各种封杀和愚民手法,令一代一代人成为「只会唱红歌」没有思想的臣民,在习近平时代尤甚

高瑜说:你不让用外国的,那刘晓波的(文章)能登吗?现在就是愚民,从娃娃愚起,把这些孩子的脑袋瓜愚得只会唱红歌,只能说明现在的教育、意识形态的倒退,既要封杀思想、又要封杀网路,还要封杀课堂

201612月,习近平在中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建设甚么样的教材体系,核心教材传授甚么内容、宣导甚么价值,体现国家意志,是国家事权

去年8月当局将「上帝」一词驱逐出中小学教科书,将《卖火柴的小女孩》、《鲁宾逊漂流记》等外国文学经典读本中涉及基督教、《圣经》有关的字眼抠除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