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为何中共用尽手段,仍没办法平息香港抗争运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09

为何中共用尽手段,仍没办法平息香港抗争运动?

无论中港共政权用了多么残酷、阴险、暗黑、假冒、分化的肮脏手段,都没有办法让延绵七个月的抗争运动止息。当局用制造问题的头脑去解决问题,是运动得以持续的主因。而就抗争市民的主观因素来说,则是由于在这次运动中,排除了两个缠绕了十多年的心魔,使运动纵使稍有缓和,却没有真正止息,从元旦日仍然有百万市民站出来,就可以看到市民的反抗意志决不是五分钟热度,而是保持韧性的坚执。


两个心魔是甚么?一个是「不要激嬲共产党」的心魔,另一个是「捉鬼」的心魔。

过去许多争取民主运动人士,他们的思维、路线、行动,都考虑是否会激嬲共产党。明明知道全世界所有地区的民主都是建基于本土利益的民主,知道从来没有一个地方的民主是由更高层级恩赐的,但为了避免激嬲共产党,就不提甚至批判本土意识;明明知道言论自由是指只要没有行动、单单言论本身不应该有禁区,但就刻意回避乃至与一些言论主张割席,比如不可以提港独,自决,不可以提一些保护本土利益的意见,深怕被指「排外」,其实是怕被指「排内(内地)」;就抗争的方式,也与「勇武」割席。但最后发现,不论你怎样克制住不要激嬲共产党,到头来主张恩赐民主的、主张建设民主中国就会带来香港民主的、与本土自决港独割席的,都一律被中共和港共指为港独,甚而是无辜被指为港独带头人。为甚么?因为你主张民主,主张命运自主,就是要削减奴隶主在香港的权力,对嗜权如命的共产党人,这种言行与主张同港独没有分别。和理非的游行也跟勇武抗争没有分别,已经说了:和理非是「帮凶」。所以,激不激嬲对共产党来说都一样。要争取民主,就没有必要害怕激嬲共产党而让自己绑手绑脚,这样做只会在支持民主的市民中造成分化。

不仅「不要激嬲共产党」没有意义,讨好共产党也没有意义。有史以来任何靠拢共产党的人士,当利用价值失去,掌权者也就弃之如敝履。在失去区议会大部分议席之后,中联办换了头头,民建联前日拉队抢闸求见而不得,看来对之前的靠拢派,会另眼相看矣。

「捉鬼」的心魔,由来已久。对于不是自己同一阵线的人士,动辄怀疑是「共产党卧底」,是「鬼」,参与运动是为了分化民主派,为了「__票」。且不说指别人是「鬼」有没有足够证据,最重要的是忽视了「捉鬼」说除了打击了竞争对手之外,也打击了支持对手的群众,实际上是造成支持民主的群众分化,使人灰心,减低了参与的意愿,整体削弱了民主力量。在元旦游行中,也有了「捉鬼」说,破坏中人寿玻璃的,被指是乔装示威者。当然不能排除中共港共会有许多想得到或想不到的阴谋活动,但如果我们没有100%的证据证明他们是「鬼」,捉来又有何意义?不是又把话题引向「鬼不鬼」的争议上乎?不是又造成支持民主的市民分化乎?

运动得以延绵七个月之久,是因为抗争市民基本上已经排除了这两个心魔。香港局势已经迫使抗争者决心「揽炒」了,前线抗争者写下遗书,死都不在乎,还怕激嬲共产党?警方已经公然承认有乔装者了,市民也都相信有「鬼」,还捉鬼来作甚?

香港这次抗争,靠的就是所有抗争市民的自由意志。无大台,不割席,不笃灰,是对市民的充分信任,对所有抗争者的充分信任,这样抗争自然如水般流动。不须组织,选民凭自由意志投票,区议会自然夺取大部分议席。我想市民终于会发现,两个过去给香港民主运动拖后腿的心魔,其实都是「组织」心理造成的──对共产党组织的恐惧,和对自身组织利益的考量。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