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从许家屯到骆惠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08

从许家屯到骆惠宁


联办主任换人,坊间已有许多评论与揣测。但有些经验与观察,似乎还没有人
到。


新任的骆惠宁较被免职的王志民岁数大,已65岁,届退休年龄。刚从省委书记
职位退下,几天前才被任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的退休前闲职。可见新职是仓促受命
也可以说是临危受命的。尽管他见传媒时说对香港并不陌生,但实际上他从来没
涉足香港工作。

这样的级别、年龄和经验接任中共在香港第一把手,历史上也有过极为相似的
次,就是1983许家屯派来香港任新华社社长,实际职位就是与现在的中联办主
相同的中共港澳工作委员会书记。许调来香港时是67岁,也是刚从省委书记的任
退下,并刚获退休前的闲职,只不过还没有履新,就仓促调港。许与骆的资历和级
别都较原任者高,而且也都对香港缺乏认识,没有涉港工作经验

在《许家屯香港回忆录》中,讲到他被任命前后的一些事,可以作为这次中联办
任命的参照。

许在1983年春节,曾在苏州接待过邓小平。他原来只被安排与邓小平谈话20
结果谈了两个多小时,显然极合邓的心意。两个月后,他获时任总书记的胡耀
当面通知,要他到香港接受一个艰巨的使命,就是告诉他香港主权将在1997转移
要他到香港主持这个重大变迁前的过渡期工作

许家屯在北京,都由胡耀邦、胡启立、杨尚昆、习仲勋等最高层级会见及交带工作
香港工委的顶头上司是港澳办主任廖承志,但习仲勋对许家屯说:「廖承志很少
中央汇报,他垄断港澳情况。」胡启立要求许家屯到香港后,三个月内,向中央
一个较完整的关于香港问题的报告。这说明从港澳工委到港澳办,形成一个权力结
构中的封闭系统,中央高层并不能从他们的汇报中了解到香港的真实情况,又或
只得到中央想听的意

时的中央领导人还向许家屯讲到港澳工作有「一左二窄」的毛病。许到香港工作
果然受到香港工委小圈子暗地抵制,而传统工委的社会接触则主要是六七暴动时
香港左派,从中取得社会资讯

这次中联办的高层变动,与许家屯当年调港有相似之处。突然由一个超龄的、高级
别的、与香港没有联系的干部来接任港澳工委书记,说明香港工作会有一个重大
变,只不过1983年是准备主权转移的被动改变,这次是中共掌香港大权后的主动
变。这次中国处理香港反送中显得手足无措,我们会认为是中共极权主义本质
缺陷,但中共会认为是施政方向无效的技术问题,需要有所改变。此外,这次调动
说明中联办和港澳办已经由工作多年的干部形成一个封闭系统,中央得不到真正
映香港情况的讯息,或发觉所获讯息有极大误差,其中,相信最大的误差就是区议
选举前中联办向上级通报的讯息

中国官场文化,与西方最大的不同,就是同一级别甚至同一官位的人,政治能量
以极不对等。同一个官位,因为资历、个人关系,可以直达天庭,能量就比资浅
没有个人关系的干部大许多

近年来,中联办主任的地位已经相当于香港的市委书记,香港特首只不过是市长
市委书记的权力自然比市长大得多。突然由一个资深得多的干部接任这职位,中
对香港工作的改变可以预期,至于是政策改变还是策略改变,我倾向是后者,因为
不能相信共产党要掌控一切的本性会变。接任者与本地没有联系,则说明原有的
共与本地一些人的关系可能淡化,情况或与许家屯来港后相似

许家屯和骆惠宁不同的是,许是曾经有理想的革命前辈,而骆则是文革中成长的
权力的一代

来源:苹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