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为何开国元勋后代故宫豪车撒欢引全民声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19

为何开国元勋后代故宫豪车撒欢引全民声讨?

202011714时,网名“露小宝LL”的博主发了一条微博“赶着周一闭馆,躲开人流,去故宫撒欢儿~”,并配以她和同伴与一辆车牌号以京A8开头的梅赛德斯-奔驰G500型黑色越野车,以北京故宫太和门广场为背景拍摄的照片。



    这篇炫富炫特权,开豪车在故宫太和殿前撒欢的微博,立即引来了众多网友的指责。但“露小宝LL”显然并未意识到自己闯了祸,她发微博回应称“柠檬精太多了,啧啧啧......”,嘲讽指责她的网友。不久,露小宝LL又发微博称:普及一下,西华门是允许开车进入的。我所在的位置就是停车场,旁边十几辆车。只是进来看个展而已,故宫关闭,取个景不违法吧?我进来合规合法。但此时,网友的愤怒已经演变成燃烧的烈火。

    2013年故宫就明令禁止车辆行驶。那一年4月,法国总统奥朗德参观故宫,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午门外引导外宾步行入内。单霁翔解释禁车原因时称,英国的白金汉宫、法国的凡尔赛宫,都不允许车辆穿行,这是一个文化尊严的问题。

    一石激起千层浪,故宫开始感到了压力。当天晚上20时许,故宫博物院发表道歉声明称,针对网民发布周一开车进入故宫事件,经核查属实。故宫博物院对此深表痛心并向公众诚恳致歉。今后,我院将严格管理,杜绝此类现象。但故宫的道歉不仅没有平息网友的愤怒,相反火上浇油。有网友指出,故宫的道歉,公众读不到半点儿其所说的“痛心”和“诚恳”。像极了国航那句“我们抱歉地通知,你乘坐的航班因特殊原因延误不能按时起飞”。避重就轻,转移话题,轻描淡写,这是哪门子的诚恳?没有通报调查结果,也没有进行相应惩罚,就直接到了“今后,我院将严格管理”别啊,怎么就今后了呢?这事儿还没完呢,这人是谁?不知道。谁放进来的?不知道。该作什么惩罚?抱歉,没有。这一切稀里糊涂不明不白,今后怎么能够“杜绝此类现象”。
 


    “露小宝LL”微博身份为“中国国际航空有限公司乘务员”,之前她发布的微博中有穿着国航制服的照片,照片中名牌上的名字为高露。国航证实,高露曾担任该航空公司的乘务员,但已于2018年离职。高露曾多次在微博上称自己是中共开国元勋何长工的孙媳妇,其丈夫为何长工的孙子何刚。何长工曾参加秋收起义,后任红八军军长、粤赣军区司令员,参与长征。1949年后何长工曾任第五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何长工夫妇育有三儿三女,高露的公公曾任国家旅游局局长。

    有网友对高露在微博上晒出的美国豪宅进行了搜索,披露了鲜为人知的信息。20183月,高露在微博相册所晒出的海景豪宅位于洛杉矶富人区Newport Beach。她称“新买的房子,超喜欢。”该套房最近一次成交价为1181万美元(折合8140万人民币),套内使用面积为715平方米,占地面积为0.45英亩。这套房每年的房产税15.3万美元,每个月物业费838美元。但奇怪的是,该房子的产权登记显示持有人并非高露和她的丈夫,而是一名叫王志杰的华人。经查,王志杰是忠旺集团老板刘忠田的妻子。2019年刘忠田及他所创办的中国忠旺集团涉嫌走私大量铝材至美国,以逃避18亿美元关税。现年55岁的刘忠田、中国忠旺集团已被洛杉矶大陪审团以24项罪名起诉。何长工家族与忠旺集团之间又有怎样的利益关联呢?中纪委和监察委应该给网友一个说法。下面,我就高露在故宫豪车撒欢引发众怒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该事件涉及到高露和故宫两个当事人,但背后的逻辑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权贵特权的张狂和傲慢。高露一个小女子之所以能在故宫闭馆时开车进入,畅通无阻,不是她有多大能耐,而是她嫁给了权贵家族,是中共元老的孙媳妇。而故宫之所以对高露的行为不阻拦是因为在中国特权高于法律和制度。这是路人皆知的潜规则。



    故宫曾是中国最后两个王朝即明朝和清朝的皇家宫殿,作为中国的政治中心长达近500年。它是中国保存最完整的古建筑群,也是北京最具标志性的地标。而在如此有特殊象征和文化尊严的地方,高露却炫耀特权,那张扬的大奔,得意洋洋的表情,既侮辱了故宫的历史,也侮辱了公众的情感。故宫不许机动车进入,这是对世界文化遗产的基本保护和尊重。但这是名义上的,而不是现实。在现实中,故宫只是权贵炫耀财富和权力的场所和背景。在权力面前,故宫暴露了它的后门。故宫的道歉当然是虚伪的,因为它无非是一个行政机构,馆长的位置并不在于管理得有多好,民众有多么满意,而在于他的上级是否满意。不给领导面子,不把村长当干部,其后果就会丢乌纱帽,甚至还被作为腐败分子送进监狱。

    事实上,高露也不是唯一一个开车进故宫的。我们可以在网上发现很多权贵都将车辆开进过故宫,当时在她身边还停了“十几辆车”。20099月,叶剑英的孙女叶明子就在紫禁城的太庙与美国男友举行婚礼。太庙,那可是明清皇帝祭祖的神圣家庙。高露事件之所以激起众怒,关键在于她的炫耀特权和通过炫耀所表达的对民众的蔑视和嘲弄。有一个规律,只要有特权存在,特权既会以隐蔽的方式运行,也会以某种伤害大众情感的方式出现,从而引发众怒。高露通过开车到故宫撒欢,展现了特权的傲慢和她的无知无畏。

    高露事件尽管是个个案,但它反映出来的问题却是值得深思的。习近平在四中全会上称要实现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但他所指的现代化是中共一党专制下的现代化,没有国家治理现代化所必需的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权的土壤。其结果只能是自欺欺人,特权腐败泛滥。因为不打破中国一党独裁专制制度,就不可能实现平等,不可能实行法治,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根本无从谈起。共产党领导一切,自然宪法要服从党的领导,党就具有超越宪法的权力,至高无上的法律就成为权力的奴仆。中国人知道故宫不可能限制权贵特权,但高露炫耀特权触碰到了中国人的痛点。我们可以说,中国人是通过谴责高露而表达对中共和特权制度的厌恶和反感。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指出,目前中国最大问题是特权横行,中国现代化的最大障碍是特权制度。不铲除特权腐败制度,中国的现代化其实是无望的。

    有观众朋友会问,目前中国特权制度难以改变,中共政权是否会延续到红三代。对此,我认为不可能。首先,中国民众对于高露事件的强烈反应说明了中国人对于宪政民主制度的认同和呼唤。其次,宪政民主制度是世界潮流无法阻挡,其根本点在于它符合人性。人生而平等,这种权利是人与生俱来的,是上帝赐予的,是不可剥夺的。即使中共党媒也不敢公开说高露的特权行为是正义的,也必须批驳。这就是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之所以发声的重要原因。当然,它们的目的并不单纯,但承担着转移社会视线的任务,将民众的注意力从中美所签订的不利于中方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上转移到高露事件上来。现在民间有呼声将刘鹤与清朝李鸿章相提并论。尽管这种评价并不公允,但中共害怕不利民意动摇执政根基,所以,牺牲一个元老后代的代价与政权相比显然是无足轻重的。所以,高露之流既可恨也可怜。

    中共政权能够延续到第三代吗?澳洲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给出了答案,他指出:中共政权苟延残喘的日子屈指可数。中共政权刚刚举办了它的“七十大庆”,但并不意味着这个政权可以突破 “七十年大限”。我们所说的“七十年大限”,指的是党国专制政权的最长寿命是七十年左右,存活了七十四年的苏共政权是最高纪录。我们不可低估习近平及其跟班们一意孤行、死抱“红色江山”的蒙昧和顽固。但是,习近平所代表的红二代顽固派无论如何折腾,都无法将中共政权传给红三代,避免不了中共政权与红二代顽固派一起终结的命运。


来源:博讯 /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