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封城令下武汉四面楚歌 试剂盒缺货病人下跪求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24

封城令下武汉四面楚歌 试剂盒缺货病人下跪求医

转发此新闻:
汉政府周四(23日)凌晨3点多突然宣布早上10时将封城以应对疫情。大批市民闻讯则立即连夜出逃,而无力出走的留守市民,则囤积物资以至物价飞涨,有的已被感染者排队四个小时、有病人走了好几家医院都不收,最后下跪求救,不少人都因为缺乏试剂盒而不被确诊。

2020年1月23日,封城令发布后,武汉的许多超市前立即排起了长龙


当地时间周四(23日)凌晨3点多,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防控指挥部突然下发了「第一号通告」,称当日早上10时全市巴士和地铁停运,离汉车、船、火车、航班全部暂停,直至另行通告为止。

这是中共建政以来,首次因疫情对一个超大型省会城市下达封城令,即便是深夜,该命令仍立即震撼了武汉三镇。

据当地志愿者邓先生告诉本台,禁令下达后,大批市民因担心被困在市内,立即驾车外逃,在禁令生效前的6个多小时里,多条出城的通道异常堵塞。

另据当地市民发布的视频显示,禁令下达后,大批武警已进驻了武汉火车站和机场,当天飞往武汉的566个航班,有288个航班取消,38000多班次的巴士,也仅留下3000多个班次。

汉市民刘先生对本台表示,就封城令下达后,武汉市内一早就出现了抢购潮,从汽油到生活日用品,特别是鲜蔬菜,遭到疯狂抢购。大批市民冒著被感染的风险,在很多超市前排起了长队。一些原本廉价的蔬菜,一夜之间涨了数十倍,很多店里货物都被沽空。

刘先生说︰私家车都在抢加油,然后超市里的价格涨得很离谱,蒜苗平时卖几块钱的,超市里单价是80块钱一斤。然后我们办公楼里面有一个超市,它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搬走了。现在还没有到最高潮的时候,我们是做了一些物资上的准备吧,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刘先生还指出,封城后,武汉市民求医依然困难。即便是在有很多朋友帮忙奔走,刚因感染肺炎去世的资深环保人士徐大鹏夫妇的女儿徐馨蕾,依然没能得到医疗救助。

刘先生说︰武汉市它的那个郊区加在一起将近一千万人,估计人口1800万,武汉的医生们肯定是忙不过来的。我知道的那个徐馨蕾,她就没有办法顺利的就医。因为昨天(22日)我去打他们电话,要求对高危的疑似人群采取措施,那个是非常大的事情,但他们(疾控中心)是很无奈吧。

而武汉一家中华超市的职员也向本台记者证实了物资补给可能出现了问题,口罩、消毒液都缺货。

华超市员工︰供应是吧?我们已经没有进货了呢。要不就是没有货了。进货的话,按那个市场经济都涨价了,口罩涨了10倍了,平时大概就是10块钱一包现在都差不多要7080元、100多一包。就我们还有消毒液,卖断货了,估计进不到吧。

资深的环保志愿者赵女士提供给本台的资讯显示,一个在美的武汉人群组里,一个人求助称,他住在汉阳国博的姐姐被感染,姐夫的母亲重症,但走了好几家医院都不收,最后下跪求救,老人被收治,但其姐姐还不是重症,无法住院。

目前,很多病人被告知打针后就回家自行隔离,然后每天自己去医院看病。有的已被感染的患者为了打针不得不排队四个小时,并且他们都因为缺乏试剂盒而不被确诊。

赵女士称,目前有消息称军方可能会介入,但面对奇缺的医疗资源,如果没有新的医疗资源,根本无法应对疫情。

赵女士说︰我听说那个甚么物资调运、甚么医疗设备调运过去是靠军队来做这个。家属说很多病人根本没有被接诊,因为超出了那个接诊的能力。说今天5点到几点啊,他们开始转运发烧病人到定点医院,那个时段让大家不要出门。我想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现在不集中建一个地方,那怎么搞?

为此,本台记者多次致电武汉市政府,希望了解封城第一天的后续状况,但该机构没有回应此事。但据湖北省政府官网发布的消息显示,面对抢购潮,当地疫情防控指挥部当天发布了「第二号通告」,称物资储备充足,市民无需抢购囤积。

仅仅几分钟后,指挥部下发了「第三号通报」,公布湖北红十字会公开接受抗击疫情的医用耗材、防护用品等物质。但其公布的多部电话则一直处于占线中。

根据中国官方行政权限,长时间封闭以及中断国道、铁路、航班以及水路航道的许可权只能由中央实施,此次武汉因疫情封城,也被视为官方试图以牺牲武汉为代价,为遏制疫情在全国扩散争取时间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