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经济步入萧条:方向错误,不可逆转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06

中国经济步入萧条:方向错误,不可逆转

經濟由衰走強難;由強轉衰易。無論甚麼樣的政治體制下,經濟保持強勢的前提是:外部環境良好、與主要經濟體關係密切,特別是與美國保持良好的關係;內部因素是,保持較低稅負,企業家有信心、企業有活力,推行國退民進,啟動民企活力發揮主導經濟作用,經濟與民眾有較高自由度,資訊暢通,具有較好的創新氛圍,政府不能干涉過多,用胡錦濤的話說是「不折騰」,司法相對獨立或公正廉潔等。未來的十年,中國這些因素不僅會消失,有些已走向了反面



201812月,很多人讓我預測次年經濟形勢,我非常不看好,並且看空了未來十年,當時寫下:「當2029年的今天,你們回顧過去十年一定會說:2019年是最好的一年。」導致經濟將長期衰敗完全是重大方向錯誤所致,有些已不可逆傳了。
倒車逆行經濟難好
首先,中美關係從友好速滑淪為敵對。經過40多年的努力,中國一度成為美國比一般夥伴更好的夥伴,在過去兩年迅速降級成名義上的競爭對手,實質上的頭號敵對國家關係。特朗普作為傳統保守主義者,既不同於自由主義者也不同於新保守主義者,在外交和軍事上是典型的防守打擊型選手,你的體制你在自家玩不向全球,特別是美國兜售,他都能忍受,比如對沙特還能保持盟友關係。特朗普從中東撤退部份兵力並非完全不管中東,特別是在其國民受到死傷威脅之際,比如在伊拉克對伊朗軍事頭子的斬首行動、派兵保護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跟之前的奧巴馬處理類似事件完全不同。不過,特朗普採取的是省錢省人的斬首行動,震懾邪惡勢力療效更佳。

中國並未改善同美國關係,內心和行動上是抵制的,雖然嘴上說得冠冕堂皇,就在美國對伊朗軍事首腦斬首前幾天,中國與伊朗、俄羅斯還展開了聯合軍演,並再次撒幣數十億美元。最近兩年,美國的敵對國家和主要對手被中國輪番多輪金援與互訪,花錢買成世界第一強國頭號敵人。美國強硬派在未來九年或許能持續執政,換鴿派上台都難以逆轉對華關係。

其次,自斷獨有後路。陳志武教授說印度經濟不能迅速起飛,跟中國相比,印度缺少了一個香港。在改革開放之初香港和台灣投入大量資金、技術和直接建設成為中國經濟起飛點火器,直接投資大多從香港轉進,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幫助中國企業上市融資、舉債等,還有轉口貿易和引進對華禁運產品等。香港教授說再過50年香港人民依然會記得已經持續半年之久的抗爭,香港人民的心回不去了。台灣蔡英文連任後的四年多難與大陸改善關係,台商回流勢不可擋。

再次,民企受國企多層盤剝難堪重負。眾所周知,沒有一個國家強大靠國企發展起來的,曾經的南美富國委內瑞拉大搞國進民退經濟早已崩盤,中國也有先例,中國經濟的復興也是自朱鎔基推行國退民進開始的。依靠從民企繳納的稅負補貼壟斷都虧損的國企,只能讓承擔八成以上就業的民企關門歇業。最近,有民企向我反映,增值稅從最高17%降至13%,而採購方的國企要求這些民企把國家減下來的稅費全部給國企,初聽很震驚,打聽了其他民企老闆,大多如是反映。國企是買家,只要賣家不是獨家獨有的產品,供應商多於兩家,國企都能這麼要求,民企大多只能降價降低自身利潤,維繫與國企關係而不敢聲張與撕破臉。

三個最直接影響中國經濟的因素出現了兩個不可逆轉,你憑甚麼自信經濟能好十年?


来源:苹果日报 / 賀江兵 中國金融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