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武汉防控肺炎疫情连错三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28

武汉防控肺炎疫情连错三步

始发于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的新型冠状病毒仍在迅速传播,截至12624时,内地30个省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744宗,现有重症病例461宗,累计死亡病例80宗,现有疑似病例5794宗,另有30453名密切接触者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此外应当还有很多尚在潜伏期、未被记录的感染者,以及更多处于易感染区域的人群。未来无法给出期限的一段时间里,被感染和死亡人数势将继续攀升,中国因此承受的全局性影响则难以估量。

发现疫情越早,治理越容易,但中国已然错过了最佳防控时间。据报道,疫情流传最早可追溯到201912月上旬,并被认为出自武汉市汉江区的华南海鲜市场。从12月中旬开始,前往医院就诊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迅速增多,疫情得以大范围扩散,形成一种近乎失控的局面。作为重要负责方的湖北武汉当地官方和相关部门在这最关键一段时间里的一系列反应处理,令人大感失望。

首先,是对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违法运营的不作为。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提出,病毒爆发的源头可能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而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很大可能是野生动物。传媒调查确认了该市场有贩卖野生动物的店铺,该市场与店铺同属一间公司,但其并不具有经营野生动物的资质。另外,201911月中国发现几宗鼠疫案例后,网络曾有曝光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售卖土拨鼠等野生动物,但武汉相关部门显然对此并无作为,直至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的11日才将其关闭。

第二,粗暴蛮横式维稳,压制资讯公开。传播快、致死率高的疫情并非存在利益纠纷或政治诉求的一般社会事件,而是危及所有人生命安全的重大挑战,只能疏而不能堵,堵是堵不住的,越堵问题越大。武汉当地管理者掌握着地方全面、细致和及时的资讯,应该对此有更清晰判断。但是在疫情最初展现其巨大威害性的时候,武汉官方限制谣言还无可厚非,但是严管医院医护工作者向病人、网络、传媒透露实情则实属不当。武汉协和医院的医生表示,当时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再嘱咐就诊患者:「口罩、口罩、一定要买口罩、戴口罩」。

「人传人」是判断疫情危害程度的重要标准。武汉当局在20201月中旬应该对疫情已有较多了解,但其对外通报明显有意将其淡化,例如在115日所称「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直到120日钟南山出面证实了这一点,但此时中国广东等省、泰国等国家都已有确诊病例。

武汉当局压制关键资讯外传,不利于集中社会各方面资源、人力和专业知识,不能在最关键的时期遏制局面,甚至可能某种程度上延缓和误导了中央决策。这是一个必须吸取的教训。

第三,「封城」不果断,资源、人力调度紊乱。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123日凌晨公告称当日上午10时起武汉市轮渡、长途客运等交通工具暂停运营,机场、火场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此即外界所称的「封城」。据统计230时至10时,从武汉发出可抵达大中城市的列车至少有251列,由此离开武汉的人数或有数十万之多。「封城」前夕逃离武汉的那些人则成为中国其他地区的安全隐患和巨大负担。姑且不论「封城」是否已迟,既然决定「封城」,为什么不果断采取措施,还要预留这么长的时间离开?

「封城」之后,武汉将成为中国对抗疫情的主战场,应当尽全力打好这一仗,作为对抗疫情最前线的医院却传出许多医护人员缺少防护设备、长时间高负荷工作,感染者和待诊者数量激增,医院拥挤不堪几乎崩溃。如果疫情没有爆炸性扩展,这种状况就是不应该出现的。为什么不给他们提供安全的工作保障,充足的饮食供应,至少进行相对合理的协调?

如果说疫情爆发早期难免会资讯不充分、判断不准确、决策不清晰,出现一些紊乱状况尚且情有可原,但是在如今疫情已经持续了接近两个月,仍然没有形成整体协防、趋于可控的局面,就应该反思问题背后的原因以及治理能力的不足,有必要适时启动问责机制。

2003年沙士(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危机到17年后的今天,中国人在重大疫情灾害前的知识、经验和意识已经今非昔比,但是一些地方政府与官员的应对措施可以说是毫无进步,与民众和时代的要求无法匹配。

2020125日中国农历初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专门听取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汇报,对疫情防控特别是患者治疗工作进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动员。这也意味着中央层面对疫情的重新认识和决策,或许将打开治理此次疫情的新局面。


来源:香港01